我没想到,刘逸扬会这么问,瞬间有点呆愣。

  我和他站的很近,我看着他的眼睛,从他清亮的瞳仁里,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我忽然有些慌乱。

  “刘逸扬,我。。。”

  没等我说完,便被他截住了话头,他神色有些焦急的说:“玉子墨,你先别急着拒绝我,你先听我把话说完。以前你心里一直记挂着楚离,所以无法接受我,可是现在你已经和楚离没关系了,不是吗?”

  刘逸扬看了看我,继续说:“你现在没有男朋友,而你和我已经认识有八年了,彼此了解,这样你就不必再花精力去认识一个人了,对不对,而且最重要的是。。。”

  刘逸扬忽然顿住,凝视了我一会才又继续说:“玉子墨,我爱你,我一直都在爱你,所以给我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好吗?”

  我愣愣的看着他。

  我最初认识他的时候,他简直就是一个花心大萝卜,让我无比鄙视,可是后来,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一个人,竟然能够坚持等我八年。

  当年,我和楚离一起的时候,他就扬言要抢回我,后来楚离走了,他就一直陪在我身边,无论我怎么拒绝他,他都仿佛没听见。

  人们常说,时间能淡化一切,可是八年的时间,仍然没有淡化他对我的感情。

  也许就像他说的,我应该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我张了张嘴,有些艰难的开口:“刘逸扬,让我考虑一下,行吗?”

  刘逸扬紧张的跳个不停的心脏,终于在玉子墨这句话后,安静了下来,太好了,只要她不是直接回绝,就已经很好了,况且她还说考虑一下,刘逸扬觉得,老天终于开眼了,自己的八年等待,也许就快开花结果了。

  他的笑容简直更灿烂了,“好,你考虑吧,但是不要让我等太久啊!”

  我深吸了口气,点点头。

  刘逸扬忽然抓住我的手,我潜意识的想挣脱,可是想起刚刚说过的话,便放弃了。

  刘逸扬看到玉子墨的反应,心里更高兴了,今天简直是这些年来,自己最高兴的一天了,他拉着玉子墨的手,到了车旁,拉开车门,让她进去,自己也上了车,倾身为她系上安全带,也没见她躲避。

  “玉子墨,去我二叔那吃饭吧!”刘逸扬偏头看着我说。

  我想起,前些天曾经去过一次,两个人还闹得很不愉快,不过这会儿,我们两人之间的气氛,明显已经悄然变化了,我感觉的到,刘逸扬肯定也感觉到了。

  我看着刘逸扬等我回话,点了点头,随后又赶紧说道:“到了,不许胡说。”

  刘逸扬眼角眉梢全是挡不住的好心情,现在,他无比喜悦,他觉得以前的那些等待都是值得的,他也在庆幸,还好没有放弃。

  其实,有很多时候,他觉得自己就要熬不住时候,想过放弃,而且也曾经尝试过,他尝试过不主动联系玉子墨,短的时候一月或两月,长的时候甚至是半年,可是最后,他还是抵不住思念的痛苦。

  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玉子墨到底有多好,自己在她身边,这么多年,自然是将她看的清清楚楚,这样的女子,值得最好的守候。

  就在刘逸扬和玉子墨的车子开走后,一辆SUV也缓缓启动,楚离紧紧的握着方向盘,视线触及到车座上的盒子,那里面是今天自己买给她的手机,他本想给她亲自送过来,不曾想却看到她和刘逸扬如此亲密。

  他们真的在一起了吗?

  刘逸扬吗?我看你到底有什么资格和我争?

  刘逸扬和玉子墨吃完饭,将她送回公寓,在玉子墨要走的时候,又叫住了她,“玉子墨,周六有时间吗?朋友约我去海边,一起去吧!”

  我想了想,最近烦心事也多,出去散散心也好,笑了笑说:“远吗,不远的话,我可以考虑。”

  刘逸扬赶紧回答:“不远不远,最多开两个小时的车。”

  “那好吧,周六你过来接我。”

  我回到公寓,洗漱完躺在床上,想想最近发生的事情,怎么也睡不着。

  世事真是让人难以预料,曾经喜欢的人陌路,曾经讨厌的人将变成恋人,那么以后呢,谁又能知道呢?

  第二天。

  中天集团总裁办公室。

  刘逸扬懒懒的坐在椅子上,姿态颇为恣意潇洒。

  楚离终于从面前的资料里,抬起头来,盯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是来挑衅的吗?他未免得意的太早了。

  楚离冷漠的开口:“刘总,这么早过来,有事?”

  刘逸扬笑了笑,望着面前冷漠的男人,有点怀疑玉子墨的眼光,这么冷的男人,她是怎么受得了的,还念念不忘那么多年。

  “有事,无事也不敢打扰楚总的宝贵时间啊!”

  楚离仍然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只是眼眸却深了深,不说话,等待刘逸扬继续。

  刘逸扬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的说:“我来拿手机,我送给玉子墨的手机。”

  q酷UB匠《网唯一y正版。,其o他;都q*是盗1版“

  楚离神色蓦然一冷,他来拿手机,难道是玉子墨让他来拿的?

  楚离不动声色的开口:“手机是阿默派人送来的,要拿也是她来拿,恐怕不能给刘总。”

  刘逸扬也收起嬉笑的神色,一改往日的轻松,加重了语气道:“楚总,我不妨提醒你两点,第一,玉子墨不愿意来,所以我才过来拿,第二,楚总开口闭口的阿默叫来叫去,似乎不合适,未免叫她的男朋友误会,楚总还是改改称呼的好。”

  楚离神色也越发冷漠,反驳道:“怕她男朋友误会?八年前我就这样叫她了,以前这样称呼,以后亦然,况且不是谁都有资格做她男朋友的。”

  刘逸扬忽然笑了,“当然,不是谁都有资格做她男朋友,只是别人没有,楚总恐怕就更没有了。”

  楚离瞳孔猛然收缩,盯着刘逸扬的眸光越发狠厉起来。

  刘逸扬仿佛没看见似得,站起来说了句,“楚总若是喜欢,我便送你了。”说完转身就出了楚离的办公室。

  刘逸扬走后,楚离将抽屉里的手机拿出,猛然摔向了地面,看着四分五裂的手机,他的心情似乎好受了一些,刘逸扬,这是你自找的,不要怪我。

  星期六,如约,刘逸扬接我一起去了海边。

  下了车,发现沙滩上停着一排排豪车,车前聚了好些人,我跟着刘逸扬走过去。

  那群人显然看见了我们,竟然有人打起了口哨,真是没有礼貌。

  刘逸扬悄悄瞄了一眼玉子墨,还好神色没什么变化,这帮人竟敢起她的哄,看他找机会怎么收拾他们。

  待刘逸扬和玉子墨走近,一群人呼啦啦的围了上来,眼睛仿佛是红外线扫描仪一样,在玉子墨的身上瞄来瞄去。

  今天来海边,玉子墨特意穿了一身白色的齐肩长裙,长至脚踝,头发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束起,很自然的散落在身后,海风吹过,几乎及腰的长发轻轻飞起,白色的裙摆也随风轻轻舞动,她的气质本就清远空幽,此时更是仿佛一个堕入人间的精灵,看得那些男人简直移不开视线了。

  忽然看见刘逸扬的神色有些不好看,其中一个男人赶紧开口,打断众人火热的视线,“哎,我说刘二少,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竟然带着女人来了,还是说这是你替别人带的啊?眼光不错啊!”

  刘逸扬看见那些个男人,看着玉子墨的目光收敛了些,脸色才缓了缓,只是语气还是不怎么好的回道:“滚,谁要再敢胡说,就赶紧滚,别说我刘逸扬今天不给他面子!”

  这些人发现刘逸扬似乎是真生气了,再也没人敢拿玉子墨打趣了,这女人显然不一般,竟让刘逸扬如此维护。

  玉子墨看见刘逸扬如此一来,场面立时尴尬起来,本来都是出来玩的,图个心情愉快,就悄悄拉了拉刘逸扬的衣袖,示意他不要这样。

  刘逸扬自然也明白了我的意思,把我往前拉了拉,脸色又缓了缓,语气也好了很多,“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女朋友。”

  我一愣,瞅了他一眼,我还没考虑好呢,他倒是自己就做主了,可是看着这么多人,我也不好反驳他,只好对着那些人笑了笑说:“大家好,我是玉子墨。”

  “玉子墨,你就是玉子墨?就是前不久刚上了《财经专栏案例》的玉子墨,被人们追捧为商界后起之秀的玉子墨?不是同名吧?”人群中忽然有人问道。

  剩下的人们听到有人这么问,又齐齐的将视线投向玉子墨,只是不再是刚才的打量比对,更多的是惊诧。

  我也是一惊,原来我还这么出名呢?都被称之为后起之秀了?世人之追捧,真是谬赞了。

  我赶紧谦虚的回道:“后起之秀不敢当,不过我确实是玉子墨无疑。”

  人们听我承认,又频频发出惊叹之声。

  我有些不好意思,刘逸扬却是得意的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有几个人突然向我们身后迎去,我知道又有人来了,我回头望去,竟看到陆川正从车上下来,慢慢的走了过来。

  走到近前,扫了众人一眼,开口道:“不好意思,来晚了,让大家久等了。”说完竟是看了我一眼,似是没料到我也在。

  刚才说话之人又开口了:“不晚不晚,我们也刚到,今天可是有个爆炸新闻,刘家二少这么多年身边都没个女人,今天竟然带着女朋友来了,不知道陆少什么时候也带个女人出来啊?”

  这里的人都知道,刘逸扬和陆川,身边一直没有女人,现在刘逸扬终于名花有主,现在就剩下陆川了,在场的人都好奇这人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陆川听那人说完,猛的转头,目光瞥向玉子墨,眸光中闪着一丝冷冽,只是一闪而过,玉子墨以为是自己又看错了。

  众人看他瞅向玉子墨,有人开口:“就是她,她就是刘逸扬的女朋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