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离将我抵在门上,手臂紧紧的箍着我的腰,力气大的几乎要折断我,他的眼眸里布满了血丝,瞳仁里却是奇异的透着黑亮的光芒,这种眼神我见过,在刘逸扬的眼睛里见过,就是那天他强吻我的时候。

  我忽然有些害怕,楚离这是要做什么?他不是不爱我吗?怎么能对我做这样亲密的动作呢?

  我试图挣扎,可是我越挣扎,楚离的力气便越大。我咬紧牙关,试图阻止他的唇舌的侵入。

  忽然,楚离在我的腰上掐了一把,好疼,我疼得呼出一口气,他的舌头却趁机侵入我的口腔,一股浓烈的酒味,立即充斥了我的口腔。

  他喝酒了?

  我忽然明白了什么,心中乍然一痛,他把我当成什么了?酒后泄欲的工具吗?

  我立即狠狠的咬了他一口。

  “嘶”,楚离疼得立即松开了我的唇,我使劲推了他一把,趁机逃得远远的。

  楚离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她这一口咬的可真是狠,恐怕没有几天是好不了了。

  楚离眼底有隐隐的怒意在聚集,她这样对自己,却那么享受刘逸扬的亲吻,想到这里,心里更是怒极。

  他向玉子墨走去,他走一步,她就退一步,眼神里充满了戒备,眼看她就要退到另一户人家的门上。

  忽然,那户人家的门打开了,她吓了一跳,立马跳开,真像个受惊的兔子,看着这样的她,楚离的怒意倒是消散了不少。

  这时,门里走出了一位老人,老人看见自己和她站在门外,似乎有些意外。

  “咦?子墨啊,你男朋友吗?怎么不开门进屋?”

  真是倒霉,被人欺负,又被邻居看到,以后还要不要活了?

  我赶紧解释:“阿婆,你误会了,他不是我男朋友,只是一个普通朋友。”

  楚离听见,玉子墨这么急着撇清和自己的关系,刚有点消的怒气又上来了。

  这个阿婆显然是不信,还了然的笑了笑,然后说:“子墨啊,你不用不好意思,阿婆不会笑话你的,有男朋友是好事,阿婆这么些年,还从没见你往家领过男人,阿婆知道你是好孩子,要不今晚来阿婆家吃饭吧!”

  我又怒又急,楚离本已经那么看轻我,我不想再让他误会我还对他有情,我只好再解释:“不是的,阿婆。。。”

  没等玉子墨说完,楚离便打断了她,对着阿婆亲切的说:“谢谢阿婆的好意,不过我今天找阿默有些事,改天再去阿婆家吃饭吧!”

  阿婆又笑开了,这个男人果然不错,真有礼貌,怪不得子墨会看上呢。阿婆看着,有些呆呆傻傻的玉子墨说:“子墨,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开门让男朋友进去啊!”

  可是,我为什么要让他进去呢?想起刚才他对我做的事情,我现在还后怕呢。

  楚离见我还是没有动作,竟然走过来,主动拿起我手里的钥匙,打开房门,就进去了。

  酷K:匠hb网6h正版首发

  我有点不知所措,我是进去还是不进去呢?正在我犹豫的时候,楚离又探出了头:“阿默,还在傻站着什么,快进来啊!”语气中充满了宠溺,我有些恍惚。

  最终,我还是进了屋,本来我就是这个房间的主人,我为何要惧怕呢?

  进屋后,便看见楚离正站在客厅的一幅字画前。

  那是一幅寒冬腊梅图,靠右侧书写着一阕词。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那是纳兰容若的词,我很喜欢他的诗词,在这里住下后,便选了这阙词,写好裱了起来,挂在客厅,用来装饰。

  楚离一直知道玉子墨会写毛笔字,原本以为她必是精通灵秀俊雅的小楷,没想到她竟然能写出如此磅礴大气的魏碑,若没看到那幅字画的落款,自己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幅字画出自她之手。

  楚离眼里充满了惊讶,本以为自己已经很了解她了,却没想到,她还有那么多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呢?

  楚离收起眼底的惊讶,转过身来,望向玉子墨。只见她站的远远的,神色淡淡,眸光清凉,无波无澜。

  自从自己回来后,她对着自己时,便总是这样的神情了。

  想来,她还是在怨恨自己吧?不过有爱才有恨,她如此对自己,不正说明她对自己用情很深?

  刚才那个阿婆,不是也说,那么多年从没见过她往家领过男人,不也说明她心里还有着自己,所以不能接受别的男人的感情,或许她和刘逸扬亲吻,只是一时情动而已。

  楚离如此宽慰着自己,心里便是好受了许多。

  当年自己离开,也非情愿,实属无奈,只是如今也不能告诉她原委,而且怕是一辈子也不能让她知道的。

  楚离不由得叹了口气,自己不能告诉她,当年自己不告而别的原因,想让她重新回到自己身边,怕是有些难了。不过,只要她心里还有自己,自己就能让她再回到自己身边。

  他环顾了下四周,房间不大,布置的却很是温馨。

  说起来,自己也是第一次来她家,以前大学时,虽然在一起一年多,却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主要是那时自己已经大四了,课业任务重,家里公司的事情也多,本来能陪她的时间就很少,哪还有时间来这里,不过那时候,她虽然小,却很懂事,很乖巧,很少让自己费心思。

  现在想想,当年自己虽说是他的男朋友,但确实是没尽到一个男朋友的本分。根本就没有好好照顾她,反而是她,总是很贴心的照顾自己。

  想到这里,楚离觉得心里有些揪着疼,不过自己以后会好好弥补她的。

  只是有些时候,错过了就是错过了,等你想弥补的时候,那个人还是否愿意接受你的弥补呢?

  我看着楚离神色不停的转换,不知道他再想些什么,我从来就看不懂他,也猜不透他。

  当我以为,他爱着我时,他却不告而别,远走他乡。

  当我以为,他不爱我时,他又如此对我纠缠。

  可是,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心里一直有个坎,总也迈不过去,我有时候想,也许我早就不爱楚离了,只所以现在还记着他,不过就是因为记挂着,他当年不告而别的原因吧!

  如果他能告诉我,也许我也就放下了。

  只是他现在在这里,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怕他再耍酒疯。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我吓了一跳,赶紧从包里拿出手机,待看清屏幕显示的名字时,我有些犹豫要不要接了。

  是刘逸扬打来的电话。

  自从那天,他强吻我后,我们便没再联系过,想来他也是尴尬的,所以也一直没主动打过电话给我。

  昨天在宴会上,我是看到他的,他自然也看到了我。我看的出来,有好几次他想过来找我,只是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所以每次他向我走来时,我总是一个冷冷的眼神射过去,他立即就顿住了脚步。

  正在我犹豫的时候,手机铃声停了,我呼了口气,还好,对方挂了。

  只是没等我放下手机时,铃声又响了起来,“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我不想接,我不知道接了要和他说什么,可是就在我要挂断电话时,手机却突然被楚离拿了过去,我一惊,赶紧伸手去夺,却见他退后两步,已向手机屏幕看了过去。

  我恨恨的看着楚离,这个人还是这么霸道,只做自己想做的,从来就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把手机还给我。”

  楚离看着气得脸色有些发白的玉子墨,本来有些缓下来的情绪,又开始波动了,她就那么紧张刘逸扬?

  刚才看着她盯着手机发呆,他有些好奇,就伸手把手机拿过来了。以前自己偶尔,也会拿她的手机,可是她从没像现在这样生气,那只能说明,她生气是因为刘逸扬了。

  又是刘逸扬。

  “怎么?耽误你和情人说话了?”他有些口不择言了,他也想好好和她说话的,可是自己就是受不了,她那么关心别的男人。

  玉子墨蓦的睁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楚离,那目光冷的有如利剑,几乎要将楚离盯个窟窿出来,楚离忽然有些害怕,他不想看见这样的玉子墨,不想看见这样对着自己的玉子墨。

  玉子墨忽然笑出声来;“呵呵。。。你说的没错,你就是耽误我和情人说话的时间了,所以把手机还给我。”

  反正,楚离已经认定,自己和刘逸扬有什么了,我又何必争辩,更何况,我也用不着和他争辩些什么,本来就是两个没有关系的人了。

  楚离目光一冷,眸子里的暗沉又暗了几分,她这是承认了?她不是一直说自己不喜欢刘逸扬的吗?如今怎么承认了?还是说,她和刘逸扬真的在一起了?

  那自己呢?她又将自己置于何地?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楚离眸光更冷,一挥手,直接将手机顺着窗户扔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