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晨。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手机铃声响了,我迷迷糊糊的接起。

  “喂,子墨,不好意思啊,昨天我又喝多了,你怎么回家的啊?”

  “陆川送我的。”

  “陆川,又是陆川,子墨,你实话告诉我,你们俩是不是有什么?”

  “白丽你不要瞎说,我倒是没关系,不要毁了人家名誉,”我赶紧解释。

  “我可不是胡说,我就是觉得陆川对你不一般,上次英雄救美,这次竟然还和你跳舞,你不知道吧,陆川从不和女人跳舞的。”

  “这能代表什么?白丽你不知道,陆川和我们是校友,所以才会多次帮我的。”

  白丽那边突然沉默了。

  “白丽,怎么了?”

  “玉子墨,你竟然不知道陆川是A大的?”白丽突然拔高了声音。

  我赶紧将听筒拿远,“你早就知道他是A大的啊?”

  “我的天啊,子墨啊,也就你不知道陆川是A大的,当年陆川在A大也是神一样的存在的,和楚离比,也是丝毫不逊色的。哎,也不怪你不知道他,当年除了楚离,你还知道谁啊?当年你眼里除了楚离,谁也看不见了。”

  是啊,白丽说的不错,当年我一心扑在楚离身上,真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了啊!

  “子墨,要我说,你还是放弃楚离吧,我觉得陆川就挺好的,我从没听说过他和哪个女人有过绯闻,真的。你也知道,他的身份地位,有多少女人上赶着的。”

  只是人家再好,关键不是我的菜啊!

  想到楚离,我叹了口气,“白丽,我放弃楚离了,真的,以后不要再和我提起他。”

  “真的吗?”

  白丽不相信的问。

  “真的,六年了,我看透了。都是我的一厢情愿,我也该回头了。”

  “太好了,恭喜你终于想通了,那咱们今天就去庆祝一下吧!”

  “这个也要庆祝?”

  “当然,你脱离苦海了,难道不值得庆祝?”

  脱离苦海吗?想想还真有理。

  等我到达时,就看见白丽朝我招手,我走过去,这才看见,她身边还站着一个男人,是林洛。

  林洛,我是认识的,A大音乐系百年难遇的音乐天才,毕业后又去外国深造,这些年一直在国外演出。

  只是他怎么在这里?

  我赶紧上前打招呼:“林师兄,你好。”

  “嗯,你好,昨天没来得及和你打招呼,今天就和白丽一起过来了,我是他表哥,不介意吧。”

  没想到竟然是白丽的表哥,白丽也不提前说一下,弄得我有点措手不及。

  “不介意,当然不介意了。”

  进到饭店,已经没有包厢,我们只好寻了个大堂的位置,坐下来后,我总感觉有道视线一直盯着我,我偏头去看。

  楚离,隔壁的位置,竟然坐着楚离,还有于倩。

  于倩也看到了我,忽然朝我露出一个得意的笑。

  她是该得意的吧,六年后,她可以和楚离一起吃饭,而我却不能。

  只是,又有什么好得意的呢?那么冷漠的人,又给得了谁天长地久呢?

  昨天的我,也许就是明天的她。

  幸好,我已从昨日中醒来,而她还在不知不觉的深陷,可怜之人罢了。

  世界那么大,大到六年来,我没有再见过楚离。世界又那么小,小到不过短短一月的时间,我已经碰上他数次。

  我虽不愿在与他纠缠,但是想起昨天发生的事,还是有些坐立不安。

  白丽显然也看到了隔壁坐着的楚离,她有些担忧的望向我。

  “子墨,这人这么多,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我知道,现在正确的做法,就是立即起身走人,可是我不想再逃避了,我想和楚离以后,就像个陌生人一样相处,“没关系,你不是说这里的鱼火锅是出了名的好吃?”

  林洛也看到了楚离,当年他和玉子墨的事情,自己也听说过。只是不明白,那么好的女孩子,他怎么会放弃?

  林洛收回视线,替玉子墨拉开座椅,随后也坐了下来。

  其实,我是很感谢林洛的,当年要不是他,我恐怕要顶着弃妇的名声好久。

  林洛和楚离一届,他毕业后就出国去深造了。毕业前夕,他找到了我,想让我和他一起表演。

  那时候,楚离才刚走,我整天浑浑噩噩的,哪有什么心思表演,就拒绝了。

  后来,他又找了我一次,说他就要毕业了,那次是他在母校的最后一次表演。以前都是单独表演,他想试试与人合作,所以希望我能满足他的愿望。

  听他那么说,我也就答应了。

  选曲子的时候,直接选了上一次音乐节我没参演的那支曲子,我问他为什么选这个?他说当时彩排时,他听过,觉得很好。

  没有人知道,那是我为楚离与我的爱情写的。而楚离,一辈子也不会听到了。

  那是一支古筝曲,典型的东方音乐色彩,而他的方向一直是西方音乐,这配合起来就有些难度了。

  后来,林洛将那支曲子,加工修改了一下,最后定的方案便是钢琴搭配古筝。

  演出的时候,我觉得有些不伦不类,只是没想到效果还可以,不算太违和。

  也是那次演出后,我再听到人们议论我时,偶尔也能听到惋惜的声音,说我有才华,楚离抛弃我有些可惜。

  如今再想起这些事,也是很感激这位师兄的。

  “林师兄,这次回国,要待多久呢?”

  林洛倒是很意外,眼前这个女人,他不熟悉,见面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但是看的出来,是个清冷的人,没想到倒是主动打听起自己的事来了。

  “这次回国,主要是负责S乐团世界巡演上海站的演出,至于要待多久,还得看情况。”

  “真的吗,表哥,那你可得提前给我和子墨留好票,我们去给你捧场。”

  我听白丽那么说,不由得笑了,S乐团是世界知名的交响乐团,它的演出门票千金难求,还用得着我们去捧场?

  “好啊,到时候欢迎你们。”

  这次我倒是要感谢白丽了,要不然怎么可能有机会听到这么好听的音乐会。

  菜已经上齐,不过我有些没有食欲,忽然,食碟里多了一块鱼肉。

  “怎么不吃,看你都不怎么动筷子。”

  “喔,谢谢林师兄,我早晨吃的有些多了,还不太饿。”

  “咦?表哥你也太偏心了,怎么只给子墨夹菜,却没有我的份呢?”

  “你该减肥了,我不能害了你啊!”

  “噗嗤”我忍不住笑了出来,没想到林洛也这么幽默呢。

  ak酷x)匠网永,久Sq免E费看'_小(说

  楚离面无表情的吃着饭菜,只是心中却压抑着怒气。只隔一个过道,玉子墨那桌的动静,他能听的一清二楚。

  他能听见,她亲切的叫那个男人师兄,能听到她轻快的笑声,她怎么能如此高兴呢?

  昨天之后,自己一直在后悔,对她说了那样的话,一想到她的眼泪,更是自责不已,担心她伤心。

  但是,今天她竟能像个没事人一样,出来和另外一个男人吃饭,而且看起来他们还很熟悉。

  现在,他已经清晰的意识到,玉子墨不再是一个小女孩,而是一个对男人来说,充满吸引力的女人。

  本来觉得楚离坐在身侧,自己这顿饭肯定会吃的难受死了,没想到却不是这样。

  林洛很风趣,讲了很多他在国外遇到的一些好笑的事情,逗的我和白丽不停的笑,我也暂时忘了隔壁还有楚离的存在。

  “子墨,这次演出,我想多加个小提琴手,你有没有兴趣试试?”

  呃。。。我有些受宠若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林师兄开玩笑了,我那点水平,只够给白丽听听的。”

  “哈哈。。。”林洛大笑出来。

  “玉子墨,我好歹也是著名音乐家林洛的表妹,我就那么没音乐细胞吗?”

  白丽哀怨的看我。

  “呵呵,白丽,子墨这是夸你呢,你要是真能欣赏子墨的小提琴了,那你就真的厉害了,你不知道子墨四年前,在美国获得了小提琴手大赛第一名?”

  我突然脸色一白,我没想到林洛会说这个事。

  那是四年前,我大四暑假时,我那时实在是太想念楚离了,就去了一趟美国,只不过没有看到楚离,却被林洛忽悠着参加了一个小提琴手大赛。

  楚离就在隔壁,他会不会听到,我在他眼里已经那么不堪,我不想再被他嘲笑。

  “咦?子墨,你去过美国,我怎么不知道?”

  “奥,几年前的事了,我都忘记了。”

  我赶紧模棱两可的应着,这位姑奶奶可千万别继续追问了。

  其实,白丽真不是那么不靠谱的人,她看到玉子墨似乎有些慌乱,再偏头瞧了楚离一眼,立即明白了事情的始末。所以立即闭嘴,不再追问。

  吃完饭,我和白丽他们告别,打了车回公寓。

  我上了楼,走到门口,刚掏出钥匙,准备开门,忽然感觉身后有个气息传来,我吓了一跳,赶紧躲闪,回头刚想要看清是谁时,整个人已经被那个人圈在怀里。

  我赶紧挣扎,只是越挣扎,反而被圈的更紧,我终于放弃挣扎,抬眼去望那个人。

  楚离,又是楚离,他又想要羞辱我吗?

  楚离看到玉子墨眼神里的愤怒时,心里不由得一紧,“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

  他越发的紧紧箍住她,似乎想将她揉到自己的身体里。

  “楚离,你现在是什么意思?我们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为何还要抓着我不放?难道羞辱我能让你那么高兴吗?”

  “没关系了吗?那你说,你为什么还要去美国?难道不是想去见我?”

  原来他真的听到了,所以来特意羞怒我吗?

  “你想多了,我只是去旅游。”

  “呵,旅游?那么多地方不去,为什么偏要去美国?”

  我忍不住朝着楚离吼:“我想去哪就去哪,我是你什么人?你又是我什么人?你管的着吗?”

  “你去美国不就是为了见我,你还爱着我,对吗?”

  楚离的语气有些小心翼翼,他不太确定,她是否还爱着自己,毕竟六年了。

  我蓦的睁大眼睛,我怎么还能爱着你?楚离。

  “我不爱。。。”

  没等玉子墨说完,楚离的唇已经压了下来,他不想听到那句话,不爱了吗?没关系,再爱上就可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