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瘸一拐的走在路上,左脚有些疼。我想了想,还是蹲下身来,脱掉了高跟鞋,拿在手中,虽然形象不雅,但总比忍着疼好些。

  走了好长一段路,还是没有看到出租车。

  其实,这也很正常,这里是个别墅群,都是富贵人家,哪还需要打出租车。

  我今天怕是要露宿街头了。

  慢慢的走着,我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原来楚离就是那样看我的,原来我在他心里只是一个随随便便的女人。

  至于我和楚离到底怎么走到一起的,我只能说是孽缘吧!

  那时候我才大一。

  有一次我从图书馆走出,几个女孩走了过来,围住了自己。

  “你就是玉子墨?长得也不怎么样嘛,倒是会勾引人,”一个女孩不屑的说。

  我赶紧解释,“我没有,我没有勾引别人。”

  “没有勾引,那为什么刘逸扬总是去找你?”

  “就是,仗着自己长得好看点,就到处搔首弄姿,听说计算机系的才子还给她递了情书。。。”

  几个女生喋喋不休的说着,可我真是比窦娥还冤啊!

  “怎么哑巴啦,敢做不敢当?”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玉子墨就不是敢做不敢当的人,“我玉子墨做过的事,就没有不敢当的,我说了,我没有勾引别人,也不屑去勾引别人。”

  这几个女生,似乎被我这个样子震惊到了,一时半刻没有说话。

  就在大家沉默时,一个声音飘了过来,“我想你们搞错了吧,我的女朋友怎么会去勾引别人?”

  几个女生听到有人说话,便朝着声源处看去,我此时也是万分讶异的,怎么忽然天上就掉下了个男朋友?

  那是我第一次遇见楚离,白衣黑裤,身姿翩翩,俊朗非凡。

  他仿若神邸,缓缓走到我面前,在我的疑惑下,竟然伸手牵住了我的手,慢慢的拉着我离开,我心里一惊,但稍一思索,便明白了什么。

  等到走出了图书馆,我赶紧甩开了他的手,抬头望着他,“这位师兄,刚才谢谢你帮我。”

  那时,我还不知道他是谁,只觉得此人真是见义勇为的好人。

  他一笑,“我帮了你什么?”

  我有些疑惑,“不是你刚才说,我是你女朋友来给我解围的吗?”

  听我这么说,他倒是没有说话,只是笑望着我,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师兄,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再见”,说完便匆匆跑开了。

  后来,有一天下课后,我和白丽一起走着,忽然白丽推了推我说道:“快看,那个就是楚离。”

  我之前就听说过他的大名,顺着白丽所说的方向瞧过去,便看到那天帮我的人正斜靠在一颗树上,姿态优雅。

  原来他就是楚离。

  我有些犹豫,不过去打个招呼似乎有些忘恩负义,人家毕竟帮过我。

  这么想着,我才慢吞吞的走过去,“师兄,你在等人吗?”

  他好像早就看到我了,“恩,我在等我女朋友。”

  咦?不是说此人不近女色的吗?“喔,那师兄慢慢等,我先走了”,“她已经到了,”听到他这么说,我便好奇的四处张望。

  突然感觉有人牵起了我的手,我身体一抖,一看竟是他,我条件反射的就要甩开他的手,可是怎么也甩不开,我涨的脸通红。

  “师兄,你,你,我。。。”此时,我紧张的连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倒是不慌不忙的开口:“你没听说过,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帮了你那么大的忙,你难道不该以身相许?”

  我当时彻底懵住了,以身相许,要这么严重吗?

  后来,楚离走了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往往越是容易得到的东西,人们越是不容易珍惜。

  就好比我。

  难怪他不爱我,难怪当年他不告而别,难怪他今天如此对我。

  因为他心里从来就没有过我。

  不知走了多久,身后传来车的喇叭声,我回头望去,车灯光亮有些刺眼,我赶紧伸手遮挡。

  恍惚中,车门被打开,一个男人从车中走了出来。

  竟是陆川。

  我看着陆川向自己走来,忽然有些紧张,在他的面前我总有种被看透的感觉。

  今天的事情他全部看到了吧,我不想被人看到那么懦弱的自己。

  陆川走到玉子墨面前,只见她一手拿着一只高跟鞋,难道她光着脚走了这么长的路?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我看到陆川盯着我的脚看,不由得缩了缩脚,其实这件鱼尾服是拽地的,整个盖住了脚面,什么也看不到。

  我只是有些不好意思。

  陆川向玉子墨面上看去,脸上的泪水早已风干,只是眼眶还是红红的,像只兔子。

  虽然是春天了,但是夜晚的天气还是有些凉,她穿着露背的礼服走了这么长时间,一定很冷了。

  陆川不由得叹了口气,脱下西装外套,走到她前面,要给她披上。

  她却像只受惊的兔子,迅速向后躲闪,动作太急了,加上脚扭了,一下没站稳,竟然往地上跌去。

  他赶紧上前扶住她。

  他此时挨着她那么近,几乎是半抱着她,他的心忽然停顿了半拍,他闻着从她身上散发出的味道,隐隐有着一股墨香。

  玉子墨,果然人如其墨。

  其实,玉子墨经常写毛笔字,静心,所以久而久之,身上便总带着墨的味道,很细微,不仔细闻也是闻不到的。

  她站稳后,赶紧推开自己。

  陆川看了一眼空了的手,心中有些空落落的,“怎么,我就这么可怕?”

  我不由得想挠挠头,突然发现手里还拎着高跟鞋,又把手放下。

  今天楚离说的话,他或许都听到了,虽然我并没有想要接近他的意思,可是我却不想被他误会,所以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陆先生,误会了。”

  陆川没有再上前,只是把衣服递给玉子墨,“把衣服披上吧,天气凉,会感冒的。”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来,披在身上。天气是有些凉,走了这么久,我感觉都快僵了。

  “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我本来想拒绝的,可是想想这个地方,这个时间,打出租车无疑是白日做梦了,我还是识时务些好。

  我随着他上了车,在副驾驶位上坐好。

  他突然又倾身过来,我立即往车门方向躲。

  他好笑的看了看我,拿起安全带给我系好,随后坐正身体,启动车子。

  原来是为我系安全带。

  “玉小姐,对我的印象似乎不好。”

  不是问句,是肯定句。

  听到他这么说,我偏头看去,他并没有看我,眼睛看着前方,似乎在专心致志的开车,神色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

  “没有,陆先生误会了,陆先生帮了我很多次,我非常感谢!”

  “奥?那为什么我总感觉,玉小姐似乎把我当成了个登徒子呢?”

  呃。。。这个让我怎么回答?

  “没有没有,陆先生确实是误会了,”我慌忙的解释。

  接下来,再无人说话,气氛就此沉默下来,本就没见过几面的人,自然也是没什么话可聊的。更何况还是在我心情糟透了的情况下。

  还好,车上放着音乐,倒不是平常的舒缓音乐,而是箫曲,此时放着的正是《佛上殿》,箫声悠扬,透着婉转的哀伤。

  没想到陆川竟然喜欢这样的音乐。

  “陆先生,很喜欢箫曲吗?”

  “也不是,只是我有个朋友特别喜欢,所以我没事时,也会听听。”

  原来是这样,我到对他那位朋友好奇起来,同道中人,因为我也喜欢箫曲,是极致的喜欢。

  “有机会还请陆先生引荐一下,我也喜欢箫曲,现在喜欢这种音乐的人太少了,我倒是很想向您那位朋友讨教一下。”

  陆川偏头瞅了瞅我,神色有些怪异,难道是我太唐突了?也是,想来他那位朋友也是身份不凡的吧。

  接下来,我也不好意思找话说了,气氛又开始沉闷下来。

  “玉小姐,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吗?”

  陆川忽然偏头瞧向我,他的眼睛里似乎有什么在流动,只是一闪,便隐去了。

  印象吗?当然是有的。会馆见过一次,在他公司见过一次,酒吧见过一次,这应该是第四次了。

  “有的,我见过陆先生四次了,我觉得陆先生很仗义的。”

  我这么说,他应该会高兴的吧!

  z看正JD版章√节*上;酷7*匠C网^

  “呵呵,四次?玉小姐,我也是A大的,A大管理系,我应该比你大三届。”

  我立即睁大了眼睛,竟然是校友,怪不得这么多次帮我。我终于找到了,为什么他肯一再帮我的理由。

  “是吗?原来陆先生也是A大的,怪不得总是帮我呢,谢谢陆先生呢!”

  这大概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陆川又瞧了瞧我,没再说话,只是脸上似乎闪过一抹失望,待我想仔细看清时,他脸上早已是一贯的淡然。我想可能是我眼花看错了,今天精神太紧张了。

  别墅距离我住的公寓有些远,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到。

  陆川先下车,替我打开了车门。

  “今天真的是太谢谢你了,陆先生,还有感谢你的衣服。”

  我将衣服递过去。

  他却是没有接。

  “你先穿着吧,改天有时间再还给我。”

  “呃。。不用了,前面就是我家,没有多远的。”

  陆川扫了我一眼,却还是没有接衣服。

  “天凉,你快些上去,我看你打亮灯,我就走。”

  真是个固执的人。

  “那好吧,改天我再把衣服还给你,陆先生,再见。”

  虽然脚有些疼,但我还是用最快的速度,上了楼,打开门后,立即打开灯,走到窗前,看到陆川还站在车前,他似乎看到了我,朝我挥了挥手,便上车离开了。

  我换了衣服,洗漱完,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这次是真的要和楚离,桥归桥,路归路了吧。

  也许,原来我还抱着一丝希望,可是今天之后,再无他想。

  青葱岁月,一去不返。我用了六年来祭奠我的初恋,也该够了。

  毕竟这世间,除了爱情,还有很多事情值得去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