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舞其实是个体力活,这一支舞跳下来,我浑身出了不少汗。

  我跟着陆川找了个座位坐下。

  酷◎匠9网唯J+一!8正wh版f,`2其Q他都√是4T盗&版qG

  “玉小姐,稍等。”

  陆川说完就走了,没等一会儿,就见他拿了一杯水过来。

  “玉小姐,渴了吧,喝点水。”

  “喔,谢谢陆先生。”

  我伸手接过白水,这个人仿佛能看透人心,仿佛什么都知道,比如我确实习惯喝白水的,他竟然就拿来了一杯白水,我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他真的这么厉害。

  我喝了几口,放下水杯。

  一只修长的手忽然伸了过来,皮肤白皙,骨节分明,真是漂亮。此时这双漂亮的手上,拿着一方白色的棉布手帕。

  “喏,玉小姐,擦擦汗吧!”

  我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接了过来,擦了擦额头细密的汗珠,擦完却不知道该不该还回去了。

  陆川那样的人,别人用过的东西,定是会直接扔掉的吧。

  “不还给我?难道还要收藏?”

  我抬头看过去,发现陆川脸上竟然带着一丝调笑的意味,我赶紧将手帕递还回去。

  他伸手接过,我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是温热的,不像我的手,常年都是凉凉的。

  我有些坐不住了,和这个人在一起,我总感觉心里没底,这个人仿佛一眼就能看透你。

  “陆先生,市政府那个案子。。。。”

  我承认自己有些不礼貌了,但是我想赶快离开,我不想和这个人待在一起。

  “和我在一起,有那么难受吗?”

  “不是,我。。。”

  “市政府那个案子,采用BT合作方式。”陆川不等我说完,开口打断我。

  “啊?奥,谢谢陆先生,我想去趟洗手间,先失陪了。”

  反正想知道的已经知道,我没等陆川再说什么,赶紧起身离开。

  陆川看着玉子墨匆忙离去的背影,神色有些恍惚,随即将手中的手帕仔细的折叠好,放入衣兜中。

  我快步来到洗手间,正想推开门进去,就听到里面几个女人的议论声。

  “哎,刚才跳舞的那个女人是谁?”

  “不知道,估计不是什么名媛千金,以前没见过。”

  “那她怎么能和陆氏的总裁跳舞,不是说那个陆川从来不和女人一起跳舞吗?”

  “哼,被那个女人勾引了呗,你看那个女人,穿的那么暴露,不就是想钓个金龟婿吗?”

  “钓金龟婿?哼,像她那种没家世,没背景的女人,最多是被人包养,被人玩玩,这里的男人谁会娶她?”

  “就是,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到处勾引男人,看看今天有多少男人都被她勾去魂了。”

  我倚靠在门外,听着这些女人恶毒的话语,颇感无聊。

  这就是那些所谓家教修养一流的名门千金,我今天可真是领教了。

  我真替这些女人悲哀,天天就只想着靠着男人,男人们一旦不要她们了,她们就只能像棵菟子丝,无所依靠,枯萎而死。

  这些女人终于收拾完了,走出洗手间,就发现被她们议论的当事人,正倚靠在门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们。

  这些女人,果然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丝毫没有被抓包的尴尬,反而是不屑的睨了我一眼,然后施施然的走了。

  心理素质很好啊!

  “你很得意?”

  我刚要推门进洗手间,忽然身后响起说话声。

  我回头去看,只见楚离正站在我身后大概两步远的距离,他什么时候在的?我一点都没有发现,难道是我刚才听那些女人的议论,太入神了?

  他都听到了吗?

  刚才那些女人,说话那么大声,如果他早就到了,没道理听不到。

  我忽然觉得很难堪,我不想让他听到这样的自己。

  楚离看着玉子墨不说话,本就强忍的怒气,越发控制不住了,她这是在漠视自己吗?

  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走上前去,狠狠抓住她的胳膊。

  “怎么,不愿意看到我?那你想看到谁?刘逸扬,还是陆川,嗯?”

  他在说什么?

  我抬头望去,只见楚离眼底布满了血丝,脸色阴郁的可怕,似乎在极力压制着怒气,我忽然觉得有些害怕,我从没见过这样的楚离,他向来是冷漠的。

  我潜意识的想逃离,我开始挣扎,但是女人在男人面前向来是弱势的,任我使劲全身力气,也挣脱不了楚离的手,他反而是越抓越紧,我感觉胳膊都快被他抓断了。

  “怎么,这么不情愿我的碰触?可是,刚才陆川抱着你的时候,你不是很享受吗?或者我不应该只是抓着你的胳膊,而是应该吻你,像刘逸扬那样?”

  我震惊的看着他,他怎么知道我和刘逸扬前几天的事?

  “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说的不对吗?”

  我忽然觉得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干了。这是楚离吗?还是我曾经认识的那个楚离吗?

  或者,我从来就不曾了解过他?

  他怎么会对我说出这样的话?即使不爱我,可为什么要这么伤害我。

  我再也忍不住,眼泪瞬间流了下来,我想去擦拭,可是双手被楚离抓的紧紧的,怎么也挣脱不出来,我只能任由眼泪肆意的流。

  流吧,流吧,我再也控制不住。这么多年的委屈终于用这样的方式,宣泄出来。

  楚离,有些愣怔,他看着玉子墨的眼泪,就像断线的珍珠一样滚滚落下,本来红润的脸色,此刻却是惨白的厉害,她紧紧咬着自己正在哆嗦的嘴唇,身体也在轻微的颤抖着。

  此时的她,显得格外可怜。

  楚离忽然间心就软了下来,他从没见过玉子墨哭,这是第一次,原来女人的眼泪,真的是利器,就算再冷硬的心,也能穿透。

  他松开她的一只胳膊,抬起手,想去擦拭她的眼泪,她却像慌乱的兔子,立即扭头躲开了。

  楚离的手僵硬的停在半空中,神色又是一凛,她这是厌恶自己了吗?

  “不好意思,两位似乎挡住路了。”

  有人过来了,我趁着楚离愣神的功夫,赶紧甩脱他的手,随即向后退了两步,才抬头望向那个说话的人。

  陆川,竟是陆川。

  我不知道最近到底是怎么了,竟遇上一些倒霉的事,还总是被这个人看到。

  我伸出右手,胡乱的在脸上擦了擦,然后快速的越过两个人,向着出口的方向跑去。

  我跑的太急了,又穿着高跟鞋,突然,左脚一歪,跌倒在地,我也来不及看,伤的严不严重,赶紧爬起来,跌跌撞撞的接着跑,我不敢回头,我知道那两个人正在看着我,我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有多狼狈。

  楚离看见玉子墨跌倒,心里一惊,不知道有没有受伤,她还是这么莽撞。直到她背影消失,才收回视线。

  回头朝着陆川望去,只见陆川有些闲散的站着,神情淡漠。

  楚离声音有些压抑的开口:“陆总似乎多管闲事了。”

  陆川淡淡的回答:“是么,我只是不习惯一个男人欺负一个女孩子而已。”

  “她是我女朋友。”

  “是么,据我所知,你们似乎六年前就分手了,而且是你抛弃了她。”

  楚离蓦然神色一冷,他刚想还击,陆川已经不等他再说话,转身离开了。

  这个男人也对她上心了吗?

  也不奇怪,那个女人有这个本事,从大学认识她起,他就知道了。

  只是,谁也别想得到她,她只能是自己的,曾经是,以后也是。

  陆川回到宴会厅,开始搜寻玉子墨的身影,没有?

  正要出去,道路却被人挡住了。

  “哎,我说陆川,刚才的事,你怎么解释?”

  奇瑞此时正站在陆川身前,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陆川看了他一眼,“什么事?”

  “就是刚才你和那个女人跳舞啊,她是你在酒吧救了的那个女人吧,开始我都没敢认,这女人今天太亮眼了。”

  “我没时间和你瞎扯,我还有事,”陆川此时有些着急。

  “奥?难道是要去找那个女人,共度良宵?这就对了,你早该忘记你那个初恋,没听过,初恋都是用来怀念的。”

  “你想多了,我不会忘记她,她早晚会回来的。”

  陆川说完,不再理会发愣的奇瑞,疾步离去。

  奇瑞有些搞不懂了,陆川竟然还念着他的初恋,为什么会对另外一个女人这么上心,这么多年,他还从未见过陆川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过。这不科学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