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进了屋,也没开灯,走到沙发前,抱着膝盖坐下。

  我自己也是错了,明明知道不可能在一起,为何还要和他在一起纠缠呢?

  我试过好多次,不想再和他有任何联系。

  每每这个时候,他就总是主动找我,不管我理不理他,他就是缠着你。后来,我想,就这样吧,早晚有一天,他会知难而退,他会放弃的。

  没想到这一天一等就是这么多年。

  如果说在这世上,我还有对不起的人,那便是刘逸扬了。

  我给不起他想要的,可我却拖了他这么多年。一个人肯等你那么多年,得有多大的诚意,可是我却不能接受他的诚意,不然我会害了他,因为不相爱的两个人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

  比如我和楚离,我爱他,他却不爱我,所以我们分手了。

  周末,我拿出白丽给我买的衣服,我望着手里的礼服简直无语了。

  我不是一直都知道,白丽就是个不靠谱的人吗?为什么我还会相信她的眼光,这简直是作死的节奏。

  “铃。。。铃。。。铃。。。”

  门铃响起,我起身去开门,便见白丽一脸怒容的站在门口。

  “子墨,都几点了,你怎么还不化妆打扮?”

  “我没衣服穿,你是想我裸着去吗?”

  “什么叫没衣服,我上周不是给你买好了吗?”

  “白丽姑奶奶,那能穿吗?”

  “怎么不能穿,多好看的衣服啊?”

  “哼,好看,好看你怎么不穿?”

  “玉子墨,你别没良心啊,你那件衣服比我的价钱多了一倍不止,我倒是想穿,我不是没有你那身材嘛!”

  白丽是嫉妒死了玉子墨的身材。她比一般的女孩子都高一些,身材高挑修长,骨架纤细匀称,前凸后翘,总之该有的都有了。

  可能是她从小就跳舞的原因,身姿十分端正,简直是天生的衣服架子。只不过她平时穿衣向来休闲,掩盖了她的好身材。

  上周去商场挑衣服时,她一眼就相中了那件鱼尾服,她觉的简直是为了玉子墨量身定做的,她犹豫都没犹豫一下,立即就买了下来。

  这么好看的衣服,玉子墨竟然不想穿?

  “玉子墨,我买了衣服,给你看了吧?”

  当时,白丽买了衣服,确实是让我看了。

  不过我太相信白丽了,就只是看了看包装袋,所以那也叫看吗?

  白丽看我不说话,接着说道。

  “你看了之后,我是不是说了让你试试?”

  没错,白丽确实是说过,让我去试试,可是当时我太累了,懒的试,便没试。

  所以现在都是我的错喽?

  “所以,你当时是默认了的,现在反倒怪起我来?赶紧的换衣服,化妆,再晚迟到了。”

  要是平时,我也就不去了,但是这次不行,听说有个负责市政府基础设施那个案子前期规划的人会去,我要去探探口风。

  我认命的换好衣服,走了出来。

  “哇,子墨你太漂亮了,你看看我的眼光多好啊,你可得好好感谢我。”

  看着白丽夸张的表情,我更是无语了,难道我们两个人的眼光差那么多,可是不是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吗?我们两个差这么多,到底是怎么成为好朋友的呢?

  我也没怎么化妆,盘了下头发,就好了。

  看着白丽不赞同的目光,我也没办法啊。

  一是,我平时也不化妆,只是做些皮肤的基础护理,所以我这根本就没有什么化妆的东西,二是,我常年不化妆,所以根本就不会化妆啊。

  我倒是觉得没什么,现在不都流行素颜美女吗?呵呵,和白丽待得久了,倒是有些自恋了。

  车停在白丽表哥家的私人别墅前,便有人替我们泊车。

  白丽递上请柬后,我们便走进去了。

  由于在家里耽搁了时间,我们来的有些晚,此时宴会场内已经聚满了人。

  玉子墨和白丽走进会场,便吸引了不少人注意。

  白丽今天穿着一身红色的蓬蓬裙,裙摆在膝上一指距离,她本就是苹果脸,现在更是显得俏丽活泼。

  玉子墨穿着一身鱼尾服,前面除了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其他地方都包的严严实实的,这本也不可厚非。

  但是,关键是后面。这套鱼尾服的设计,从脖颈到腰际都是镂空的,这也是当时她为什么不愿意穿的缘故,太暴露了。

  此时,玉子墨整片雪白的背,裸露在外面,优美的弧线在走动中若隐若现,腰际以下的风景更是引人窥探。

  白丽看着男人们痴迷的目光流连在玉子墨身上,还有那些女人们嫉妒的眼神,便压低声音说:“子墨,我说我眼光不错吧,你还不相信,现在相信了吧!”

  我现在有种被人扒光了看的感觉,真不知道白丽还再得意个什么劲?

  其实,白丽的眼光确实是极好的,她从小就是在这些名利场中长大,什么人适合什么样的衣服,她一眼就能看出来。

  身材好的人多的是,但是并不是说每个身材好的人都能撑得起鱼尾服,因为这鱼尾服对腿的要求太严格了,腿型必须要极好,才能将鱼尾服的风采展示出来。

  ,q最新章|y节上P、酷匠网`

  所以,看这满场子的女人,有的穿高叉旗袍,有的穿长礼服,有的穿短礼服,各种露腿、露胸、露背,形形色色,但是除了玉子墨之外,没有人穿鱼尾服。

  这里的女人哪个不是社交场中摸爬滚打出来的,自知之明自然是有的。

  我实在是不想再接受人们目光的洗礼了,趁着白丽和人说话的功夫,赶紧找了个人少的地方。

  刘逸扬从玉子墨进来后,就看见了,但是他却不敢过去和她打招呼。

  自从前几天自己强吻她之后,他俩就没再联系。他好几次想去找她道歉,却鼓不起那个勇气。

  她今天真的很漂亮,当然,她平时也是很美的,美的清远淡漠,让人想靠近却又不敢靠近。

  但是,今天她的装扮却有别于平时,浑身散发着一种别样的风采,是平时所没有的妩媚。她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袅袅娜娜,一颦一笑都美的惊心动魄。

  刘逸扬看着周围那些如狼似虎的眼神,恨不得立马将她藏起来。

  我站在角落里百无聊赖的打发着时间。那个负责市政府案子的人已经出现,只不过那人身边一直围着很多人,我过去恐怕也探不到什么消息,只能等那人身边没什么人再做打算了。

  “你一个人?”

  我听见声音,侧头望去,陆川正站在我左前方一步远的地方。

  看来是我刚才想的太出神,有人走近都没发现。

  “不是,不过我朋友有事,正好不在身边。”

  我笑着回答。

  “介不介意一起跳个舞?”

  陆川指了指前方,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很多男男女女正在跳舞。

  呃。。。这个确实有点为难,我不想和陌生人跳舞,这个人我也只不过见过三次。

  “呃,不好意思,陆先生,我现在有点不舒服,恐怕不能陪你跳舞。”

  “奥?如果我告诉你市政府基础设施案子将要采用的合作模式,你还要这么坚持吗?”

  我蓦然睁大眼睛,陆川什么意思,我陪他跳支舞,他就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我?

  陆川能知道市政府基础设施案子将采用什么合作模式,我一点都不意外,毕竟他是陆川,陆氏的掌权人,获得信息的渠道,自是比我要快要准。

  我有些心动,只是陪他跳支舞,就能知道这么关键的信息,很划得来。

  可是我又有些犹豫,这是不是有点以色诱人了?

  我又往负责这个案子的那个人的方向望了望,也许我能从他那知道呢?

  “他不会告诉你,事关重大,他不敢告诉任何人。”

  我做了个深呼吸,陆川说的没错,这么重要的事情,那人不敢提前透露出去,原本我也只是想打听打听,知道些细微末节也是好的。

  倒是现在有了这么一个机会,那就牺牲点色相吧。

  “玉小姐,请。”

  只见陆川,双手放在背后,双脚并拢,然后伸出右手从右边裤兜那里伸直了绕身体划个圈,同时弯下腰。

  抬起腰的时候,已经向我伸出了放于腹部的手,标准的绅士。

  我将手递到他手中,这人是会读心术吗?怎么我想什么他都能猜到。

  我们来到舞池,优美的华尔兹,周围的人翩翩起舞,很是赏心悦目。

  “玉小姐似乎有些矜持,我记得那天在酒吧,你的舞很热烈呢!”

  那得看和谁跳,跳舞就像高手过招一样,对手越厉害,自己发挥的就越好,此时我的舞伴要是乔然,我当然不会有所顾忌。

  “玉小姐是觉得我的舞技不行吗?”

  我想什么怎么又被他知道了?难道我表现的这么明显?

  陆川不等我说什么,已经带着我快速的旋转起来。

  原来是个高手,那我就无需顾忌什么了。

  玉子墨今天穿的是鱼尾服,本来可能不太适合做特别大的动作,可是此时只见她自在的旋转,动作更是如行云流水,仿佛蝴蝶翩跹,那一身鱼尾服非但没有桎梏住她,反而给她更添了些别样的魅力。

  有些人跳舞就是排他的,只要她一跳起来,别人总会心甘情愿的给她让位,看着她跳就好,玉子墨就有这种气场。

  所以现在整个舞场,就只有她和陆川再跳,别人都退到一边,看着他俩跳。

  一支优美的华尔兹,让玉子墨跳的格外热情奔放。

  一曲结束,大家由衷的鼓起掌来,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向着大家微微欠了欠身,就随着陆川朝着座位走去,确实是有些累了。

  此时,楚离正坐在房间的一个角落,脸色阴沉的可怕。

  刚才的一切,他看得清清楚楚。她和一个男人跳舞,跳的那么欢快,脸上是明媚恣意的笑容,这样的笑容原来只有自己能看到,只属于自己。

  可是,现在这样的笑容别的男人也能看到,这样的笑容再也不属于自己了吗?

  楚离不由得握紧了拳头,努力压制心中的怒意。

  前几天,她在和别的男人亲吻,没过几天,他又和另外的男人跳舞。

  凭什么她过得如此开心,自己却要在地狱中挣扎?

  楚离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睛里满布了阴戾之色。

  “阿默,如果不能一起在天堂,那么便一起下地狱吧!”

  楚离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对方立即接通了。

  “喂,楚总?”

  “给我查下玉子墨的资料,两天后我要看到,所有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