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色的烟雨,而我在等你。。。”我扫过手机屏幕,是刘逸扬打来的,从上次聚会后,还没再见过他,我刚划过接听键,他的声音便传了过来,“玉子墨,快下来,一起去吃饭!”还没等我再说什么,便挂断了。

  我出了大楼,看见刘逸扬正倚在车前,他向来是先斩后奏的。

  车开了许久,却还是未到地方。我正暗自思量,车却往旁边的出口一拐,缓缓开行一段路,我陡然觉得这像是回到了田园,只是城市里竟然还有这种地方,倒是十分奢侈。

  车子开到一家店面前,店面门楣上书写着三个大字“上清苑”,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苍劲有力。

  进入里面一看,倒是颇为敞亮,下面是一楼大堂,上面是回廊,回廊四周都是雅间,没想到外面看起来很普通的样子,里面却是如此恢弘。

  看到我们,立即有人迎了上来,“二少爷,您来了,快楼上请!”我站在刘逸扬的身边,撇了撇他,二少爷?

  刘逸扬点了下头,便随着那人上了楼,我紧随其后。

  “二少爷,您的房间,您请”,那人说着,躬身推开了门,我和刘逸扬便走了进去。

  “二少爷,今天想吃什么?”

  “恩,就我们两个人,你看着上你们家招牌的菜就行。”

  酷Dm匠网首W发I

  不一会儿,先前那人端了托盘来上菜,四菜一汤,色泽诱人,让人看了便有了大快朵颐的冲动。

  刘逸扬有些得意的说道:“怎么样,以前请你吃个饭,推三阻四的,现在知道了吧,错过多少美食了。”

  我也不搭理他,搭理他哪有美食来的重要。

  正吃着,门突然被推开,接着有人进来。

  “逸扬,你怎么过来了,以前让你过来总是推三阻四的,现在怎么主动来了?”

  刘逸扬已经起身,对着来人欠了欠身,喊了一声“二伯”。

  我一愣,赶忙放下筷子连忙站起身,虽然跟刘逸扬不是那种男女朋友的关系,现在却是有些局促。我赶忙对着刘逸扬的二伯躬身说道:“您好。”

  那人打量了我一会儿,转过视线瞧着刘逸扬问:“逸扬,你小子带女孩子过来,都不事先打个招呼,怎么现在也不介绍一下?”

  刘逸扬看了看我说:“二伯,她是玉子墨,我们认识八年了,关系很好。”

  “嗯,关系很好啊,那以后你要带着她常来啊,好了,不耽误你们吃饭,我先走了。”那人说完便出了门。

  我却是有些后悔来了,刚才刘逸扬二伯的态度,我看的一清二楚,怕是误会了。

  楚离陪着客户来“上清苑”吃饭,中途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时路过“雅梅”,忽然听到熟悉的嗓音,不由得一顿,侧头往屋内望去,果然看到了玉子墨。

  楚离的心再也平静不下来,刘逸扬和她现在是什么关系?自己回国还不到两周,这便碰上他们在一起两次了,上次也是刘逸扬送她回去的,还说她是他将来的老婆。

  回去的路上,我静静的坐在刘逸扬的车上,不说话,刘逸扬开着车,也不说话。

  气氛就这样沉闷下来。

  我和刘逸扬一起时,很少出现这种情况,要不就是互相调侃,要不就是我不说话,他各种调侃我,今天却是难得的他也不说话了。

  我不知道刘逸扬今天是什么意思,这些年来,他明知道我不喜欢他,他也只是一直在坚持,却从不曾用这样的手段。

  车开到我公寓楼下。

  我看了看刘逸扬,“好了,我到家了,你回去吧,开车小心点,”打开车门便下车了。

  “等等,玉子墨。”

  刘逸扬说完,推开车门下来,走到我面前。他眼睛明亮,俯下头,直直地盯着我,我突然有些不安。

  “怎么了,还有事吗?”

  “玉子墨,你生气了?”

  虽是问话,语气中却透着肯定。

  我不是生气,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爱的人不爱你,心很痛。

  爱你的人,你不爱,心也很痛。

  “没有,只是有点累了。”

  “哼,玉子墨,你不用骗我,我认识了你八年,不是八天,你生没生气我怎么会看不出来。”

  “我。。。”

  “你生气我今天把你带到我二叔面前,是不是?”

  “是,我是生气了,你没必要带我到你亲人面前。”

  “呵,没必要,确实是没必要,你是我什么人?我又是你什么人?”

  此时刘逸扬脸上的神情激动,他生气了。他脾气不好,总爱闹情绪,不过这么多年,在玉子墨面前,却总是极力忍着。不管什么时候,她惹自己生气,自己也是忍着,因为不舍得她受一点委屈。

  可是,现在听到她那么说,自己多年隐忍下来的情绪却突然全部爆发出来了。

  自己爱了这个女人八年,整整八年了,一个人能有几个八年?

  自己从一个毛头小子到一个成熟男人,这个女人贯穿了这整个过程。

  现在她却说什么没必要。没必要吗?这个女人果然是没心的,如果有心,就算是铁石心肠,也该让自己捂热了啊。

  刘逸扬今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多年来的委屈了,他觉得不公平,玉子墨对谁都那么友好,就连楚离当年那样对她,她仍然还记着那个男人。

  只是为什么偏偏只对自己残忍?

  我看着刘逸扬越来越激动的情绪,心中的不安越发浓了起来。今天的刘逸扬似乎受了什么刺激。

  “刘逸扬,不早了,你也赶紧回去吧,我上楼了。”

  说完我转身要走。

  突然,胳膊被人抓住,我回头看去,只见刘逸扬,正凶狠的看着我,那种眼神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我突然觉得心慌,赶紧甩胳膊挣扎着。

  只是刘逸扬的力气好大,我怎么也甩脱不了,我急得红了眼。

  “刘逸扬,你干什。。。”

  还没等我说完,嘴唇便被堵上了,我蓦的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刘逸扬。

  刘逸扬此时一只手箍着玉子墨的身体,将她紧紧的靠在自己胸前,一只手托着玉子墨的脑袋,嘴唇在她的唇上辗转反复。

  这不是他的初吻,认识玉子墨之前,他有过很多女朋友,虽然没有和她们发生关系,但是平时的亲吻拥抱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可是,这个吻,却让他万分迷恋,他渴望这个吻,渴望了这么多年。

  她的嘴唇好软,吸引的他只想深入,再深入。

  玉子墨此时只感觉大脑停机了,这是她的初吻,是的,初吻。

  虽然她和楚离在一起一年多,但是平时两人除了拉拉手,有时候拥抱一下外,便没有了其他出格的举动。

  当刘逸扬吻上自己时,她顿时傻了,只是睁大了眼睛,忘了任何挣扎。

  刘逸扬感觉玉子墨安安静静的,没有一丝挣扎,心中蓦然一喜,她也是喜欢自己的吧,只是没发现而已。

  他不由得想继续下去,他用灵活的舌头,撬开她的小嘴,舌头伸进去和她的纠缠,手也不由自主的钻进她的衣服下摆。

  “啪”一声脆响两个人已经分了开来。

  当刘逸扬的手接触到自己皮肤山时,玉子墨猛然感觉到皮肤灼热,刚才涣散的思维,终于集中起来,猛的发力挣脱开刘逸扬的钳制,并当场甩了她一耳光。

  刘逸扬此时也呆住了,接着眼中的情欲渐渐散去,剩下的只有不安。

  自己怎么这么冲动?

  玉子墨再也不看他一眼,转身向公寓跑去。步子有些着急,有些不稳。

  刘逸扬望着消失的背影,苦笑了下。自己如此一来,怕是将二人的关系弄僵了。

  玉子墨这些年一直在避着自己,若不是自己这些年来一直如狗皮膏药一般粘着她,怕是她早已不理自己了,如今,她肯定会找各种借口避开自己了。

  自己到底哪里不如楚离了?家世?身份地位?相貌?自己到底哪里不如他了,为什么玉子墨眼睛里只有他?只有他!

  自己这些年来的等待到底算什么?刘逸扬颓然的靠在车门上。

  刚才,他们谁也没有发现,就在他们亲吻时,不远处一辆SUV缓缓启动,开出了小区。

  楚离开着车,脑中不断回放着刚才的场景。

  刘逸扬吻上了玉子墨,玉子墨就那样一动不动的让他亲吻。

  他恼怒,好像抓到妻子偷情般的恼怒,他想上前去拉开他们,可是他只能握紧手,努力控制着自己要下去的身体。

  他现在凭什么去阻止她们,他们已经不是男女朋友关系,而且刘逸扬和她似乎才是情侣,情侣之间的亲吻不是再正常不过的吗?

  可是他和玉子墨曾经也是情侣,可是他就没有亲吻过她。

  那时她才十七岁,还是个孩子。自己总是告诉自己,不要着急,她还是个孩子,等等,等等,等她长大。

  可是,等她长大了,自己却再也没有亲吻她的资格。

  看着刘逸扬越发放肆的动作,他再也看不下去了,他逃了,开着车逃了。

  本以为眼不见为净,可是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全是他们亲吻的画面,不想去想,但是却是不受控制的就是去想。

  他这是要疯了吗?

  楚离将车开的飞快,挡风玻璃开着,他只觉呼呼风声划过耳际。他的心也似乎随着这风飘远了。

  再也没有资格了吗?再也没有资格亲吻她了吗?再也没有资格爱她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