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我本来想着照顾一下白丽的,可是公司实在是有事,只好上班去了,想来她也不会有什么事,一个宿醉的女人,能有什么事。

  我正在处理文件,王助理走了进来,“玉部长,林总找您。”

  “好的,我这就过去。”

  我放下手中的文件,来到总监办公室,“林总,您找我。”

  林总指了指面前的椅子,“恩,坐吧,子墨啊,我找你确实有些事情,”

  我听林总这么说,便大概明白了,如果是公事,他一般都叫我玉部长,此时喊我子墨,便是私事了。

  “林总,您说。”

  “董事会,下来文件了,我将去B城担任分公司经理。”

  “太好了,恭喜林总,”我真是由衷的替他高兴。

  我从毕业后,就来到了华谊,那时我不过是一个实习生,什么都不懂,而那时林总也非市场总监,而是市场部长。

  这么多年来,他对我是颇为照顾的,我现在是市场部长也是他提拔上来的。

  两年前,他提升为市场总监,便全力举荐我为市场部长。

  我当时不过毕业两年,要资历没资历,要背景没背景,反对的人自是不在少数,但是他还是力排众议,坚持让我做了市场部长,这份恩情,我自是记在心中的。

  林总看着面前的玉子墨,也是颇多感概,她现在不过毕业四年,就能有如此成就,不可谓不惊人。

  当年,她刚毕业,就是自己面试的她,当时自己就觉得她聪慧果敢,颇有大将之风,当即便拍板决定录用她。

  来到公司后,便将她安排在自己手下,自己肯教她,她也肯用心学习。她和时下的小姑娘们很不一样,性子很是谦逊收敛。

  因为自己对她的格外照顾,自是引起了不少人的不满,不久后流言四起,说什么的都有,什么有关系有背景,什么靠着姿色上位。

  自己当时就很担心,她这样一个小姑娘如何能接受的了,自是要哭哭啼啼了。

  不过,自己的担心到是多余了,她还是如以前一样,该做什么就做什么,颇有点“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味道。自己当时就觉得如此大气之人,将来的成就肯定不可限量。

  果然,正所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短短半年时间,她就拿下了一个四千多万的案子,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新人能做出来的业绩。

  不过,由此之后,公司再无人小瞧她了。

  当然还是有人嫉妒她的才华,总是在背后恶意中伤,只是她总是不予理睬,一笑置之,这才是聪明人的做法。

  两年前,自己力排众议将她提为市场部长,明着看来有多多栽培之心,其实也有自己的私心在里面。以她的能力,定是能将华谊的市场开拓的更广袤,而自己也必将因此受益。

  想不到短短的两年就看到了收益,自己被提升为B城分公司经理。董事会的人以为是自己本领滔天,实不知道玉子墨在这其中发挥了多大效用。

  自己能在四十五岁的年纪上,还能更上一层楼,真是多亏了眼前之人,所以临走前自是要再拉她一把。

  “恩,谢谢,董事会打算让我下个月就上任,但是我推迟了半年,”“为什么?”

  看见她不解的目光,便解释道:“董事会想安排一个总监过来接替我的职位,但是我推荐你来接替。”

  听到林总如此说,我便明白了其中含义,林总这是要临走前再拉我一把。

  心中一股莫名的感动涌上来,“谢谢林总,这么多年,您对我的提携之恩,子墨永生难忘。”

  “不用这么客气,我虽是提携你,但是你若无能,也无用,说到底,是你自己争气,这次我虽是举荐了你,但是和上次举荐你为部长一样,有很多怀疑的目光,所以子墨,这接下来的半年,你必要拿出一番成绩,才能让人信服。”

  我赶紧点头,“我明白。”

  林总继续说:“最近我听说市政府要开发建设一个项目,是个基础设施配套项目,传言有两个多亿的投资,子墨这个机会你一定要抓住。

  这么大一块肥肉,盯着它的人自是不少,子墨你心里要有个数,另外,把你手里的其他工作全部交接出去,你把精力全放在这个案子上,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我赶紧应道:“恩,林总放心,我定不负所望。”

  回到办公室,我有点兴奋了,越是有挑战的事情,做起来越是过瘾。

  林总说的不错,这么大的案子,利润自是非常高的,虎视眈眈的人,肯定不在少数,不说有二十家,也得有十几家。

  我现在要做的不只是调研市政府的态度,还要调查潜在竞争对手的资料,看来这半年有的忙了。

  不过,忙点也好,人忙起来了,自然就没那么多时间,再去想那些情情爱爱的事了。

  下班后,我回到家,果然白丽还在,她正吃着水果看着泡沫剧,她就爱看这些骗人的把戏。

  本来我也是向往这些浪漫的情情爱爱的,但是只要想到楚离的所作所为,便灰心了,哪有那么多专一的男人,会为了你要死要活的,又不是朱丽叶,上哪找那么多罗密欧去。

  “白丽,你还敢留在这,不怕我打断你的腿吗?”

  “啊,为什么要打断我的腿,我又没有爬墙?”

  看看,我身边竟是些不着调的人,“昨天发生的事,你都忘了?”

  白丽茫然的看着我,“没啊,我不是和你去酒吧了吗?”

  “进了酒吧之后的事,你全都忘了吧?”我有些咬牙切齿,不得不将昨天发生的事情重述给她听。

  “竟会发生这种事,姐姐我就是喝多了,要不我非抽死那帮孙子。”白丽愤然的说。

  我哼了一声,“得了吧,你以后少找点事,昨天还好陆川帮忙,不然你还能不能活着出来,都不知道了”。

  “嘿嘿,陆川,就是那个送你皮带的男人吗?长得挺帅的,要不我说,你就将就将就得了,干嘛非要吊死在楚离那棵树上。”

  “我说白丽小姐,你想多了吧,你以为我是五百万彩票呢,人人都抢着买呢?”

  我说的不错,我就是一平凡姑娘,在这大千世界,芸芸众生里,渺小的像是一颗沙粒,又不是一场沙尘暴,想蒙谁的眼就蒙谁的眼。

  “玉子墨,你这人就是有个坏习惯,总是改不了,你说你要脸有脸,要身材有身材的,为什么总是这么不待见自己呢?”

  懒得理她,索性当她空气。看我不说话了,白丽赶紧谄媚的说,“子墨,你看我今天买什么了?”

  说着,便拿出几个纸袋,我接过来一看,都是些衣服,“这些都是你今天买的?”

  “是啊,昨天不是没买嘛,我知道你大小姐忙,就自己出去逛了逛,把你的也买上了,你要不要试试?”

  “不用了,我的号码你不是知道吗?就这样吧。”

  “白丽,周末的聚会,都会去些什么人啊?”

  1酷@》匠网唯r一!i正B版,=4其他‘&都;是盗!X版Jf

  我是想知道,会不会去些,和我已经接手的案子有关的人,这样也好探探口风。

  有时候越是鱼龙混杂的地方,越是能得到真实的信息。

  “这还用说嘛,当然会是一些,青年才俊,商界精英,我真担心到时候挑花眼了,到时候你可得拦着我点,我可不想最后丢了西瓜,捡芝麻。”

  这姑娘有个好习惯,就是自信,说不好听点,就是自恋,她还以为她是皇帝选秀呢,想要哪个就是哪个?

  这种聚会,说白了就是挑背景,挑家世,如果你家世好,管你长得是貌美如花,还是丑的出不了门呢,照样有人抢着娶你。

  你要是没有家世,还被某位世家公子看上了,那么你至少有两条路走,第一,自己该干嘛干嘛去,第二,被包养。

  要问还有没有第三条路可走,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还没想出第三条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