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只觉浑身脱力,我是真的害怕,害怕楚离回来后,我的生活又将变得一团糟,就像当年他离开时一样,而我却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自己坠入万丈深渊。

  白丽打来电话时,我茫然的看了看四周,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只能告诉她附近的建筑物。

  白丽让我等她,我便坐在路边等着,哪还有什么形象可言,等了一会,便看到她匆匆赶来。

  “子墨,怎么回事,不是说好在你们公司等我,我去接你。我到了你们公司楼下,给你打了十几个电话,你才接,你要是再不接,我就要报警了。”

  我意识到是自己胡思乱想时,没有听到电话,“不好意思,我没听到。”

  “十几个电话都能没听到?我说子墨,你不会是故意的吧?原本就不想陪我逛街,所以找了这么个矬的借口。”

  看着她似乎又摆出了公鸡掐架的姿态,我却是实在没心请和她斗嘴,索性不说话,随她想去吧。

  “子墨,话说你怎么跑到这来了,我看你脸色似乎也不怎么好,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这位姑奶奶终于发现我的不好了。

  我现在好想哭,好想嚎啕大哭。但是,我早不再是那个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小姑娘,生活用血淋淋的现实告诉我,想哭忍着。

  “白丽,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人痛快的发泄一下的吗?”

  “呃,很多种,比如你可以逛街,疯狂的买东西,也可以疯狂的吃东西。”

  白丽说的这种是要建立在一定的经济基础之上的,才能去追求堂而皇之的上层建筑,而我没有那么多的毛爷爷可供挥霍。

  “还有别的吗?”

  “要不我们去泡吧,怎么样,一醉解千愁。”

  我用沉默表示自己的怀疑,当然,一般这种时候,白丽是从来不看我态度的。

  “走了,我知道一个不错的酒吧,你也从来没去过酒吧,就当开开荤吧。”

  “开开荤?”这个大小姐,说话还真是直接,什么叫开开荤?别欺负我没文化,我正犹豫着,白丽已经拉着我上了车。

  不过半个小时的路程,就到了地方,下了车,望着眼前的酒吧,我有些踌躇。

  “走了,走了,这个夜色酒吧,我听人提起过,在这里很是出名的,什么偶遇啊,艳遇啊什么的肯定都有,姐姐我这么多年还没有什么艳遇呢,今天一定要打破。”

  没等我再表示什么意见,她已经拉着我进了酒吧。

  走进酒吧,倒是很宽敞,不过灯光明明暗暗的,看什么感觉都不太真实。

  酒吧左边有一个舞台,正有人在上面唱歌,下面是一个舞池,不少男男女女正在跳着舞。

  酒吧右边明明暗暗的散落着不少人,有的围着吧台喝着酒,有的坐在沙发上竟在旁若无人的亲吻,我直觉耳根发烫,赶紧收回目光。

  我和白丽走到吧台,找了空位坐下来,要了两杯酒,其实也就是意思意思,我不能喝酒,白丽一会开车。

  看着白丽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我却是怎么也提不起兴趣,早知道,还不如回家好好睡一觉呢。

  玉子墨和白丽坐到吧台没一会,就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她们两个一个美得空灵,一个美得妖娆,想不吸引人也难,事实上从她俩一进来,就被不少人盯上了。

  陆川正和发小齐瑞喝着酒,突然看见奇瑞盯着门口的方向一动不动,他顺着他视线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玉子墨和白丽进来了,陆川不由得皱了皱眉,她怎么来了?

  接下来,她和一起来的那个女人走到吧台坐下,各要了一杯酒,她低着头,转着手里的酒杯,也不见喝酒,和她一起的那个女人,倒是四处张望,表现的很好奇。

  陆川看到周围有好多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她看,毕竟那么漂亮的女人,谁不想多看几眼。

  她不知道是没发现,还是不在意,就那么安安静静的坐在那。

  她自己或许不知道,她越是这样,就越是吸引人,就像一朵罂粟花,引着人不自觉的深陷进去。

  看看身边的奇瑞就知道了,自从她进来开始,自己这个发小的眼睛就没从她身上离开过。

  身边那么多烦人的视线,黏在自己身上,真是烦躁。

  “小姐,能和你一起跳个舞吗?”我正低着头,听到有人说话,抬起头,便看见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男人。

  我偏头往那边的舞池看了看,现在那边的场面非常火爆,重金属的音乐,似乎能打击到灵魂,人们疯狂的扭动着身体,说实话我心动了,当然不是对对面的男人,而是对那个舞池。

  我看了看眼前的男人,笑了笑回答“好”,那个男人显然是没料到我能答应,有点愣怔,我没理他,起身便朝着舞池走了过去。

  “我靠,这种货色也能看上,早知道我就过去了,”奇瑞愤愤不平的说着,陆川也很好奇,他知道玉子墨孤高的很,没想到这次却是这么好说话。

  “陆川,我这就过去,你看我怎么把她抢回来,”奇瑞说完,起身就朝舞池去了,陆川也没拦着,只是视线一瞬不瞬的盯向舞池的身影。

  我正在舞池里疯狂的舞动着身体,我正试图把那些不快的情绪通过身体发泄出来,不得不说这是个非常奏效的方法。

  这时,身边又过来一个男人,“哎,美女,舞跳得不错啊”我瞅了瞅他,长得眉清目秀的,就是一脸的谄媚,非奸即盗。

  奇瑞要是知道玉子墨心里正想着什么,恐怕就得气吐血了,自己向来无往不利的把妹表情,竟然被对方说成是非奸即盗。

  看着玉子墨不说话,奇瑞想也不怪这个女人清高,人家有清高的资本啊,长得漂亮,身段苗条,连跳个舞,都这么潇洒,果然是极品啊。

  还好今天自己硬拉着陆川来了,要不然岂不错过了如此美色。

  那个男人看我不理他,非但没有知难而退,反而贴上来了。

  哼,这是要找打的节奏吗?仗着有点姿色就到处把妹,看来我今天定是要替天行道了,要怪就怪他不长眼,硬要往枪口上撞了。

  我利用旋转身体的空当,一巴掌就扇了过去,要问扇哪了,呵呵,自然是脸了。

  奇瑞没想到这女人竟然朝着自己脸扇了过来,一愣神,便没躲过,硬生生的挨下了。

  再看那女人,竟跟没事人一样,嫣然一笑,一扭身又跳远了。就好像人家又不是真的打你,只是跳舞时不小心碰了一下,毕竟这么多人,挤一下碰一下的,都是再正常不过了,但是奇瑞总感觉这女人是故意的。

  我现在心情颇为舒畅,舞也跳了,耍人也耍完了,总之呢,感觉很好,想着也该回去了,就退出了舞池,回到吧台,却发现白丽不见了。

  这可吓坏我了,我走的时候还在,这跳支舞的功夫,人怎么就没了,这是什么地方,可别被人欺负了去。

  酷匠_C网q‘正版首zq发c

  我慌慌张张的四处搜索,突然发现一个角落似乎不对,好多人似乎围着什么,我心里隐约感觉不好,忙跑了过去。

  走到近前,我顿时火了,白丽正被人围着灌酒,她摇着头,酒顺着她的下巴流下,看着甚是凄惨。

  这帮孙子,我忍不住心里骂道。

  “住手”,我扒开人群挤了进去,推开白丽身边的那个男人,将白丽掩在身后,愤怒的看着这帮孙子。

  “吆,又过来一个美人,是不是寂寞了,来陪爷喝杯酒。”

  好一个癞蛤蟆,想让我陪他喝酒,也不照照镜子。

  “各位,不好意思,这是我朋友,喝多了,我来带她走”说着我便要拉起白丽走。

  “你说走就走,那我多没面子”蛤蟆又开口了。

  “那你想怎样?”我皱了皱眉头,看来这是不能善了的节奏了。

  “简单,陪我喝三杯酒,就放你们离开。”那蛤蟆说着,往桌上的酒杯里倒了三杯酒,满满的三大杯。

  真是天要亡我啊,不要说那满满的三杯白酒了,我就是喝上两口,也定是走不出这门了。

  我看看白丽,也不知道被灌了多少酒,脸红的不像话,衣襟也全部打湿了,那样子真是可怜的很,我现在真是后悔,刚才就不该留下她一个人。

  白丽向来是个不着调的,就她那样,还想找什么艳遇,不被扒了就不错了。

  我转过头来,眼神对上那只蛤蟆,“我说这位爷,我这姐妹被你们灌成这个样子,我还没说什么,您就不要再计较了吧。”

  这帮孙子,害了人家,反倒还要倒打一耙,难道都是属猪八戒的?

  “不计较也可以,你陪爷喝几杯就行了”说着咸猪手就要摸上来,还好晚上没吃饭,要不全得浪费了。

  “我说这位爷,光天化日之下,您莫不是要强抢民女?”

  “你这妞倒是牙尖嘴利的,不过我喜欢,我刘三就是强抢民女,谁能说个不字?”说着咸猪手又是上来了,我往后再躲,这次却是没躲过去,让他拉个正着。

  我脸顿时就拉下来了,“放手”,那刘三,非到不放手,另外一只手竟然要摸上我的脸,我怒了,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那刘三似乎没想到,我竟然动了手,被我打得一愣。

  趁他愣神时,我趁机想拉着白丽逃跑,但是理想是美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我连白丽拉都没拉起来,就被人按倒在沙发上,好几双手在我身上乱摸着,我强忍着要呕吐的感觉,挥手拍打着那些人。

  我害怕了,我真的是害怕了,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我发誓再也不来这种鬼地方了,当然前提是我还能出去。

  我知道周围有很多人围着看热闹,却无人伸手帮忙。

  怎么办,此时我真是毫无办法,难道我今天就要又失心又失身吗?

  失身?想到这,我不由得颤了颤,忽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我伸手摸到一个酒瓶,不管不顾的就抡了过去,“砰”的一声,然后世界安静了。

  我抬头望去,原来酒瓶砸到了一个人的脑袋,血液顺着他的脸滑下来,满脸狰狞。

  我浑身发着抖,却不得不佯装镇静,我瞅着那些男人,目光冰冷,如果眼光能杀死人,他们早被我千刀万剐了。

  被打的那个男人,反应过来后,摸了一把脸上的血,抄起边下的酒瓶,就狠狠的砸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