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在研究手里的企划案,王助理忽然急匆匆的走进来说:“玉部长,林总电话,让您赶紧去中天集团签合同,说对方一定要在您在场的情况下才肯签合同。”

  怎么回事?这种案子,虽然我是负责人,但是一般都是要总监职位的人才有权利签的,正因为这样,我今天才没去中天集团。

  来不及多想,我便匆匆往中天赶去。

  走进中天的会议室,便看到一屋子的人静默着,林总看到我进来,也松了一口气,“玉部长,就等你了,楚总您看。。。”

  我顺着林总的视线看过去,竟然看见了楚离,原来他现在竟然是中天集团的总裁吗?

  楚离看着玉子墨进来,眼神闪了闪,第一次见到她如此正是的着装,藏蓝色的一字裙,配着蓝白条纹相间的海军风衬衣,一头的长发不再是高高束成马尾,而是优雅的盘在脑后,黑色漆皮高跟鞋穿在脚上,显得她身姿越发笔挺修长,这样的玉子墨显得尤其干练。

  我握了握有些颤抖的双手,强压下心中的情绪,这才缓缓开口:“楚总,这份合同我已经仔细核对过了,不知道还有什么问题?”

  楚离收回盯在玉子墨身上的视线,声音低沉的开口:“没有问题,可以签了。”

  中天的王部长内心早已泪流满面,楚总不带这么玩的啊,刚才还是一副谁欠他钱的样子,除了问了一句“玉部长怎么不在?”便一句话也不说了,现在却又这样,这不得不让自己怀疑,楚总的动机,难道就是为了见玉部长一面,这也太惊悚了。

  签完字后,我正准备跟着林总回公司,还没等迈出会议室,就听到楚离说“阿默,晚上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

  顿时所有人,都对着我了然的笑了笑,然后便迅速的出去了。

  会议室就只剩下我和楚离两个人,这是自从他回国后,我们第二次见面,我不由得握了握左手,“不好意思,楚总,请叫我玉部长或是玉小姐也可以。”

  楚离仿佛没听到她的话,笑了笑说:“今天下班我去你们公司接你,一起吃饭。”

  楚离总是这样,他只会说我要怎样,从不会问你,我可不可以这样,他还以为我是当年那个小姑娘,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呢。

  “不好意思,楚总,我晚上有约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再见,”说完迅速转身离开。

  楚离看着玉子墨匆忙离去的身影,拿起烟,掏出火柴,拿出一支,划了一下,两下,再一下,终于点燃。

  他的脸笼罩在一个一个的烟圈里,俊朗中却似乎透出一抹寂寥。

  下班后,我收拾完东西,走出大楼,便见着前面有几个女人,在那指指点点的,还议论着什么,我偏头往她们指点的方向望过去,那里停靠着一辆SUV,正有一个男人交叉着腿斜倚在车上,身形修长,姿态慵懒,落日的余晖洒落他一身,颇为赏心悦目。

  竟是楚离,今天上午,楚离说过晚上请我吃饭,我当时就拒绝了,没成想,他真的来了。

  其实,我早该想到的,楚离本就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比如说大学时,我们刚在一起时,我就想着一定要多互动,增加增加感情。周末我便缠着他去看电影,他说没时间不去,我索性先斩后奏,买好票,在电影院门口给他打电话,告诉他我在等他,然后我等了整整一场电影的时间,他也没来。

  那是,我们第一次看电影,结局是我没看成,他没来看。

  再比如,我要去参加学校的音乐节,他不允许,最后的结果是,我练好了曲目,也彩排通过,但是在开演当天,我放了举办方鸽子,原因是楚离把我困在公寓里,我想尽办法也没能走脱,最后落得我遭人各种白眼,很长一段时间抬不起头来。

  楚离半个小时前就到了楼下,一直等玉子墨下来,现在看到她,便走到她面前,“走吧,想吃什么?”

  “不好意思,楚先生,我记得我跟您说过,我今晚有约,不能陪您一起吃饭的。”

  “奥?”楚离低着头,用幽冷的目光睨着我。

  “楚先生,是不信么?但是我又何必骗楚先生呢,能得到楚先生的邀请,是三生有幸啊”我语带嘲讽。

  “阿默,也是觉得三生有幸吗?”我猛的握紧左手,三生有幸,呵呵,多么缠绵的一个词,于现在的我来说,不过是一个讽刺。

  “楚先生莫要牵强附会了,您知道的,这三生有幸的人自是不包括我的。”

  今生都没有,又哪来的三生?

  楚离望着玉子墨嘲讽的表情,眼神暗了暗,继续说道:“阿默,我只是想请你吃顿饭,自从我回国后,我们还没单独在一起过,难道你不好奇我这六年。。。”

  说实话,我不好奇他这六年是怎么过来的,也不好奇他这六年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我只是想知道当年他为什么不告而别,一走了之。

  酷匠网M首●I发}

  这些年我一直带着这个疑问,百思不得其解,真是如鲠在喉,可是我现在却是不能问出口的,在他面前,我向来是伏低做小的,现在我那点可怜的自尊再也经不起他的践踏了。

  我暗自压下起潮澎湃的心绪,玉子墨,你要坚强,你要坚强,你要坚强,我在心里默默的重复。

  然后,我抬头望向楚离,眼神平静,语气淡漠的说:“不好意思,楚先生,无关紧要的事,我向来不好奇,我真的还有事,”说完,我转身就走。

  “玉子墨,你在怕什么?”楚离的话从身后传来,我只觉心脏猛地一揪,立即停住了脚步,我是在怕什么吗?我缓缓的转过身体,望向楚离,他的眼中似乎流动着什么,明明暗暗的,隐晦莫测。

  我看不懂,我向来看不懂楚离的心思,他却是一直把我看得一清二楚。

  我再也不想待在这里了,哪怕再多待一秒钟,我似乎就要窒息而死,我赶紧转过身体,狼狈不堪的迅速离开。

  我在怕什么?

  我无时不刻不在暗示自己,你已经不爱楚离了,不爱了,不爱了,所以他回不回来都没有关系,怎样都没有关系。

  可是我却一直在逃避着一个事实,那就是如果我还是爱着楚离,可是他却不爱我,我要怎么办?这个事实显然是我不能承受的,所以我便一直逃避,最后自欺欺人的认为,自己和楚离已经结束了。

  楚离回来后,事实终于摆在面前,鲜血淋漓,我却毫无还手之力。现在我再怎么骗自己,再怎样说服自己,都是徒劳无功的了。

  而且,还有而且,他不爱我,早就不爱我了,可是我暗示了自己这么多年,我也不爱他了,却在他再次出现后,一败涂地。退一万步说,就算楚离再次爱上自己,自己又要怎么做呢,再一次飞蛾扑火?然后换来再一次的灰飞烟灭?我已经再也承受不起这样的打击,一个六年已经够了,我再也承受不了再一个六年。

  太可怕了,我恨自己的愚蠢,更恨自己的偏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