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我这么说,一屋子的人哄堂大笑。

  陆川也挑高了眉毛,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能知道什么原因吗?”

  我只觉,脸烧的厉害,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我和朋友玩游戏,输了”我懊恼的回答。

  陆川看看我,再看看房间里的一堆人,就当我以为他要转身走的时候,他竟然抬手缓缓的摸向皮带,然后打开扣子,缓缓抽出,递到了我手中。

  我抬头望向他,没想到这个主竟然是不记仇的,竟然肯帮我。

  “那个多少钱?”我硬撑着场子问道,这个还是要公事公办的。

  “不必了,送你了”,我恍惚从他眼中看到了笑意,没等我再说什么,他便转身离开了。

  我拿着皮带,怏怏的回到座位上,刘逸扬看着我,脸上竟然还带着笑。

  这厮是有多想看我的笑话啊!我恨不得上去给他一巴掌。

  我瞪了他一眼,然后瞅向大家,“不好意思,已经很晚了,我就先离开了,你们继续。”

  屋子里的人,大概也觉得尴尬,没再开口挽留我们。

  玉子墨和刘逸扬走了后,剩下的人也都陆续散了。

  周勇看着楚离的车绝尘而去,不由得叹了口气,当年在大学时,楚离虽然也沉默寡言,但是却不像现在这样,浑身上下散发着肃杀之气,眼神冷的让人心里发颤。

  也不知道当年两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最后搞成那个样子。

  回家的路上,刘逸扬看了看,有些昏昏欲睡的玉子墨,忽然开口,“玉子墨,那条皮带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懒懒的开口:“能怎么处理,送回去呗,于倩这厮,害的我够惨的,估计过了今天,我在业界就是风云人物了。”

  “玉子墨,你和陆川认识?”

  其实,我和陆川认识是绝对谈不上的,我只是听说过他,在一些酒会上远远的看见过。

  “前不久我抢了他一个案子,这个算不算认识?”

  刘逸扬听到玉子墨这么说,眉头反而皱的更紧了,凭着男人的直觉,他总觉得陆川看玉子墨的眼神有些特别。

  难道竟然还不认识吗?

  第二天。

  “王助理,你去和陆氏集团约一下,看看他们陆总什么时候有时间,就说我想去拜访一下。”

  “好的,我这就去。”

  王助理答应着,心里却很疑惑,玉部长难道忘了,两个月前刚从人家手里抢回个案子,这会去拜访,不知道人家会不会同意呢,不过还是赶紧下去打电话询问。

  其实我也是很犯愁,想着抽屉里的皮带,总得还给人家吧。

  过了一会儿,王助理走了进来,“玉部长,陆氏集团的秘书刚才打来电话,说他们陆总今天下午3点到4点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喔,好的,给我安排司机,我去一趟陆氏。”

  “好的。”

  我拉开抽屉,将一个盒子放进背包里,里面装的是陆川的皮带。

  “陆川其人,表面看起来温润如玉,实际上骨子里腹黑的很,心思诡谲,城府极深。”

  这是乔然对他的评价。

  我不知道这个评价中不中肯,也许是有乔然的部分嫉妒在里面也不得知,因为我还从未和陆川正面遇到过,这次的皮带事件,只是个意外。

  来到陆氏,秘书将我引进陆川的办公室。

  陆川停下手中的工作,望着我,那眼神甚是温润,我不由得想起了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陆川长相颇为文雅,让人很难想象出,这就是商场上杀伐果断的陆氏掌门人。

  “坐,”他指了指旁边的沙发椅子。

  “谢谢,”我坐了过去。

  “找我有事?”清润的声音响起。

  听他这么说,我耳根一红,伸手从背包里拿出盒子,递了过去,“非常感谢陆总那天的帮忙。”

  想来陆川也是知道盒子里装的什么了,他却是未伸手接,“我不是说,送给你了?”

  听他这么说,我皱起了眉,当时只是权宜之计,我怎能收一个陌生男子的皮带?

  “陆总虽是好意赠物,奈何此物于子墨确实无用,还请陆总收回。”

  说完我便将盒子,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继续说道:“陆总,再次感谢您的帮忙,我就不打扰您了,再见”。

  我抬步刚要走,就听他缓缓的开口:“这就是堂堂华谊市场部长的感谢态度?”

  听他这么说,我停下脚步,转过头来,心里腹诽,不然怎么感谢,跪地下磕三个头。

  看我望着他,他竟然笑了笑,“听说玉部长很是擅长煮茶,不妨煮壶茶以示感谢?”

  他倒是敢说,乔然平时都喝不上我煮的茶,只有回外公那,能蹭上几口。

  “怎么玉部长不肯?那天我可是什么都不顾就将皮带给了你,这要是传出去。。。”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这传出去也是我丢人,与他何干?

  这厮怕是还记恨我上次抢了他的案子。

  上次的案子,我确实是使了点手段,听说林老爷子颇喜喝茶,而我也有这个爱好,就拖外公约林老爷子到家,与其煮茶对弈,颇得林老爷子喜欢,这个可能在争夺案子中起了点作用。

  我心里不乐意,但是也没办法,我不想承他人情。

  “好,不知陆总这有何茶,何种茶具?”

  陆川示意我跟着他走,原来他办公室还有一个隔间,是个休息室,倒也宽敞。

  当我站到一排柜子前,顿时睁大了眼睛,里面琳琅满目的各种茶具和茶叶,我侧头瞅了瞅陆川,好大的手笔,可真是会享受。

  喝茶讲究的是一个心境,我喜欢喝茶,但是平时也没太多时间来烹制煮茶,便经常喝一些容易冲泡的茶,比如这信阳毛尖。

  信阳毛尖的色、香、味、形均有独特个性,其颜色鲜润、干净,不含杂质,香气高雅、清新,味道鲜爽、醇香、回甘。

  我拿过柜子里的素烧陶器小茶壶,此茶壶最是适合冲泡毛尖。我将茶叶和茶壶放置几案前,洗完手后,先用热水将茶壶和茶杯烫过,然后装入茶壶容量四分之一茶叶,后将开水倒入壶内,将茶水泡沫溢出至茶水清澈,盖好壶盖后,复用开水冲烧茶壶,约末时间到了,便拾起茶壶,倒了两杯茶于茶杯中。

  “陆总,请。”

  陆川在我泡茶的整个过程中,未说一句,只是静静的看着,此时听我说话,对着我笑了笑,拿起其中一只茶杯,我也拿起另外一只,端到鼻子前,闭着眼睛闻了闻,果然是好茶,我已经很久没有喝到这么纯粹的信阳毛尖了。

  更&新Q最WG快●上5酷匠网…

  “玉部长若是喜欢,我送与你如何?”

  “不敢,君子不夺人所爱,想来陆总也是极喜喝茶的,”

  “如此,那玉部长什么时候想喝茶了,便来我这?”

  听他这么说,我不由得瞅了瞅他,他这语气,好像我们已经多么熟稔,而非商场上尔虞我诈的对手,这个人果如乔然所说,深不可测。

  我笑了笑,“如此,我便却之不恭,到时便多有打扰了。”

  漂亮话谁不会说。

  喝完茶,我便起身告辞,陆川这次倒是上道,再未多说。

  晚上睡觉时,白丽给我来了电话,想来她这些天都不联系我,必是因为上次,强拉着我去楚离的欢迎会,最后弄得我出丑,而过意不去了。

  “子墨,我想明白了,”白丽的声音有些感概。

  我觉得有些好笑,“想明白什么了?”

  白丽有些沧桑的回答:“这些年我追着秦浩不放,你追着楚离不放,这是不对的。”

  我一愣,“姑奶奶,我什么时候追着楚离不放了?”

  “你听我说,关键不是谁追着谁不放,而是我们应该放下过去,追寻明天。”

  搞得这么文艺,不知道白丽这是又受什么刺激了。

  “子墨啊,下周我表哥搞了一个party,我们一起去吧,都是年轻人,没准就有能看对眼的呢。”

  “我看不是什么party,而是相亲会吧。”

  “嘿嘿,你就说去不去吧,不要拒绝啊,一起吧,你也不希望我单恋秦浩那只花吧,你就当陪着我去。”

  最后被她磨的实在没办法,就答应了下来,当然,我要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说什么我也不会答应她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