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后,上海。

  天空湛蓝,阳光明媚。

  楚离坐在车中,透过挡风玻璃,向外望去,六年了,这个城市似乎变化很大,又似乎什么也没变。

  车在一个红灯前停了下来,他刚想收回视线,突然一个身影映入眼帘。

  是一个年轻的女子,正从酒店里走出来。

  她一边走,一边歪头对着身侧的男人说话。

  隔着有些远,楚离看不清那个女子的表情,只觉得她似乎很高兴。

  只是那模糊的笑容似乎比外面的阳光更刺眼,刺的他眼睛生疼。

  楚离不由得握紧了手,她身边的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他们会一起出现在酒店里?

  绿灯,车子启动,那个女子的身影渐渐变小,直到最后消失不见,楚离才收回视线。

  六年了,原来她过的如此好。

  周六,白丽拉着我非要去一个聚会,问她什么聚会,她还神神秘秘的不说。

  到了地方,白丽大大咧咧的一推门,拉着我就走了进去,进到房间,发现房间里已经坐了好些人。

  这些人里大部分我都认识,A大毕业的校友,还有一些人我也是见过的,只是毕业后很少联系,也忘记叫什么了。

  “唉吆,大家快看谁来了!”说话的人是周勇,以前就经常取笑我,随着一声大喊,屋子里所有的视线便集中了过来。

  “瞅,瞅,赶紧瞅的,你们平时哪能见到这么原生态的天然美女,不动刀,不削骨,不抽脂的。”

  原本没什么,听白丽这么一说,我倒确实有些不好意思了,我赶紧拉着她坐下,省的继续丢人。

  于倩也看到了玉子墨,没想到她今天竟然敢来,忍不住出声讥讽:“吆,玉子墨,你难道不知道今天是楚离的回国欢迎会,怎么不打扮打扮就来了,不过也是,就是再打扮,人家看不上还是看不上。”

  我猛然抬头望向说话的于倩,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这竟然是欢迎楚离回国的聚会吗?

  我毫无心理准备,更没想到,竟在这有生之年,还能狭路相逢。

  分手后的起初几年,我还曾臆想过与楚离重逢,从场景到台词,临摹了一遍又一遍。

  或许是十年,或许是二十年,就像张爱玲写的那本小说,女主人公凄清而唯美的说一句,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亦或许只是三年五载,再见了面,在歌舞升平衣香鬓影的场合,如同冰晶一样唯美心碎。

  后来我才渐渐心灰意冷,明了命运的遥不可及。。。

  我正兀自的发着呆,突然敲门声响起,接着有人推开门进来,“不好意思,公司有事,耽搁了一会,来晚了,”一个清冷的声音传了进来。

  众人向门口望去。

  只见楚离正站在门口,身姿挺拔,神情冷峻,低垂着的长长睫毛下,像黑水晶一样闪烁着深邃的眼眸,鼻梁高挺,嘴唇凉薄。

  不过,他今天穿的颇为休闲,他五官本就冷,今天穿的休闲西服,倒显得他周身气息柔和了不少。

  “楚离,你倒是好意思,大家等你都快两个小时了,你才来,罚酒罚酒。”

  楚离没说什么,找空位坐了下来,接着拿起酒杯到了酒,喝掉,再到,再喝掉,直到喝了三杯才停下。

  看他喝完酒,大家都随意的聊了起来,“楚大老板,你终于舍得回来了,让我们这帮老同学好想啊。”说话的是秦浩,也是和楚离比较要好的同学。

  “恩,我回来了,”楚离没什么表情,只是淡淡的回应。

  “怎么的,在国外待了这么多年,没领回个洋妞?”周勇调侃着说道。

  楚离没说话,倒是秦浩撇了撇他,目光中带着警告。

  周勇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恨自己管不住这张嘴,看到秦浩那警告的眼神,他就立即明白了,这里还坐着个玉子墨呢,当年两人的事情不可谓不轰动,现在自己这么问,确实不应该,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向玉子墨瞧去。

  此时,玉子墨正低着头看着一杯红酒,漂亮的面孔,透过玻璃杯,竟有一种无法直视的美。

  其实,他没想到,今天她竟然会来。

  突然又是一阵敲门声响起,接着又一个人推门进来,没想到今天这么热闹,我抬头望去,心里一惊,只见刘逸扬笑着望了过来,紧接着向我走了过来。

  “白丽,你往边下挪挪,”接着便自发的坐了下来,动作潇洒流畅。

  “刘逸扬,早就通知你了,你倒是比正主来的还晚,赶紧的罚酒,罚六杯,”周勇嚷嚷着。

  刘逸扬瞅了瞅了玉子墨,然后才说道:“今天不行,我晚上还要送玉子墨回家呢。”

  他这话说完,我不由得望向他,我什么时候说过让他送我回家?“刘逸扬,你喝你的,我晚上送子墨回家”,被挤到一边的白丽正在郁闷,听他那么说,赶紧回话。

  只见刘逸扬却是摇了摇头,“你送?我不放心”。

  听他这么说,大家就开始起哄了。

  “刘逸扬,你和玉子墨什么关系,需要你送人家回家”,“就是,就是,你不是包藏祸心吧?”

  刘逸扬挑了挑漂亮的眉毛,“怎么的,我送我将来的老婆回家,你们管得着?”

  此话一出,大家都静下来了,我也是一阵恼怒,这人说话可真是自由惯了。

  “刘逸扬,你倒是自信,我家子墨,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天外飞仙,天上人间,你娶?你娶得起吗?”还是白丽知我心。

  “我娶不起,难道你娶得起?”

  “哈哈。。。”又是一阵哄笑。

  这简直是把他们的快乐建立到我的痛苦之上,还丝毫没有愧疚感。

  不过倒也解了我的尴尬。

  楚离坐在那,神色淡淡,仿佛什么也没听到,脸上是一贯的冷漠,但是没有人看见,他放在桌下的左手,已经紧握成拳。

  我看了看身边的刘逸扬,问道:“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说还要两三个月。”

  刘逸扬目光紧紧的盯着玉子墨回道:“想你了呗,这都快半年不见了。”

  我看了看他,叹了一口气,却不再说话。

  刘逸扬的心思我知道,可是我不喜欢他,从我认识他开始就不喜欢他,甚至是讨厌他,后来经历了好多事,大家变成了朋友,但是我仍然喜欢不上他,我们可以做朋友,但不是男女朋友。

  公平的说,刘逸扬各方面都很不错,论家世,他是刘氏的长房嫡长孙,将来刘氏的继承人;论学识,A大管理系毕业,现任刘氏财团上海分公司总裁;论相貌也是一等一的,绝对是现下人们口中的青年才俊。

  当然,想巴结他的人绝对是排山倒海的,况且像他们那种世家,姻缘是早定了吧,毕竟商业联姻这种事并不少见,且是大家乐见的。

  只是不知道,这个人犯什么糊涂,看上我这么棵狗尾巴草,而且还这么多年。

  聚会的气氛,显然没有因为我的沉默,寂静下去,反而越发热闹起来。

  这时周勇开口了:“难得大家聚的这么齐,咱们玩游戏吧,热闹热闹?”

  “好啊,什么游戏?”众人都很赞同。

  周勇看大家这么捧场,更兴奋了,“咱们就玩大王抽小王的游戏,抽到大王的人可以问抽到小王的人任何问题,抽到小王的人必须如实回答,不然大王让他做什么他就得做什么,怎么样?”

  “好,有意思,就玩这个。”众人纷纷表示同意。

  玩了几把后,我不幸的抽到了小王,而更不幸的是,大王就在于倩手里。我和于倩是有深仇大恨的,今天这厮恐怕不会轻易放过我。

  于倩这时,正阴恻恻的看着我,“玉子墨,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啊,我要问了呀!”

  我心想,又不是去死,有什么好准备的。

  “玉子墨,你还是处女吗?”

  突然间,全场都安静了下来,静的连呼吸声都能听的见,所有人的目光都瞅向了我。

  身边的刘逸扬,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于倩,你有病吧,人家是不是,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也好意思问?”

  w看/e正;版章h●节z上酷Y¤匠N?网

  于倩呵呵笑了出来,嘴角露出了刻意的讥讽,“大家都是玩的起的,玩不起当时就别玩。”

  我扫视了下四周,看见白丽正担心的看着我,我朝她笑了笑,示意我没事,然后开口回答,“是,我还是处女。”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又有什么呢?

  “谁能证明你还是处女呢?”于倩紧接着又抛出来一句。

  “于倩,你不要太过分,”刘逸扬已经有些咬牙切齿了。

  于倩显然是不想放过这次整我的机会,不理刘逸扬,继续开口:“玉子墨,既然没有人可以证明你还是处女,那就只好折中了,本来我是想从现在开始,从我们房间门口路过的第一个男人,你就去亲他一下,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亲他一下,二是要下他的皮带。”

  “于倩。。。”刘逸扬的声音已经濒临暴怒了。

  这时,突然有人开口:“于倩,这次是我的回国欢迎会,我不想大家不开心。”

  大家听到楚离说话,便都望向他,只见他右手拿着酒杯摇晃着,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我又何需他的假好心,“谢谢楚先生,不过不必了,我玉子墨愿赌服输。”

  楚离听到我说话,抬头望向我,那眸光中折射出晦暗不明的光芒,我忽然不敢直视他,赶紧别开视线,望向门口,只希望第一个路过的男人能是一个帅哥。

  房间里安安静静的,我现在成了这里的主角,就是这做主角的感觉吧,实在是憋屈的很。

  等了有一会儿,终于过来了一个男人,我赶紧开口,“先生,请等一下。”

  说完我赶紧起身,走向门口,等到我看清门口站着的那个男人,我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陆川,陆氏集团的掌门人,我能说我两个月前还和他们陆氏争夺过一个销售案吗?而且还被我争赢了,听说因为他们的市场部,没有争过我们,陆川生气的扣了每个人两个月的奖金。

  真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我哀怨的瞅着陆川,不知如何开口。

  倒是陆川,看我不说话,开口了:“玉部长?有事?”

  我不由得挠了挠头,真是进退两难啊,索性豁出去了,“那个陆总,能把你的皮带卖给我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桃夭未央说:

  喜欢的亲们,请登录看喔,这是对我的最大支持,谢谢亲喔!!!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