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娘,伪娘……”忽然,从暗处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声,这声音,似乎是从记忆中来,让妫良想起了他的一个故人。“鸡血,鸡血,是你不?”妫良往暗处叫了几声。

  只见从暗处出来一个女孩,这个女孩,满面春风,她长得有点像二次元的少女,身上穿着一袭粉色的桃花瓣裙子,还有她那很大很大的xiong,显得格外诱人,秀色可餐。

  “伪娘,你怎么在这啊?”鸡血问着妫良。可妫良,已经被鸡血这一身的打扮迷住了,他啊,没反应过来。鸡血显然生气了,对着妫良,就是一顿骂加一顿打“滚犊子,你丫的有没有听老娘说话?”说完,她还给妫良几个旺仔小馒头,“boom,boom”听声音就知道应该有点疼。

  妫良被一顿打骂后,鸡血看了看妫良,手伸了过去,妫良以为她要打他,一个劲的往后走,鸡血很关心的帮妫良按住伤口,妫良在心里不禁YY了起来。鸡血说了一句话,让妫良几乎崩溃“你可是我未婚夫,你怎么可以有事?我要等结婚后啊,慢慢跟你玩。”鸡血脸上挂着十分狡黠的笑容。

  “噢,对了,鸡血,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妫良问鸡血。“伪娘,离开你的这三年,我过得很好。”鸡血很轻松的回答着。

  与此同时,旁边的俩老头还在为谁的徒弟牛逼而争吵着,人家拼爹拼亲戚拼车拼房,他们俩,拼徒弟。拼了好几十年,谁也没服过谁。

  “我徒弟牛叉,你徒弟是渣。”元尊发难。“你徒弟才是渣。”天机老头反驳……

  在一旁的妫良和鸡血已是满脸黑线,他们识趣的走开,因为……他们师傅这次讨论的焦点就是他俩。

  妫良和鸡血聊的很嗨,聊着聊着,就开始互黑了。

  首先是鸡血爆出妫良的一件糗事,在妫良六岁那年,妫良有个远方表哥结婚了,发请柬,妫就躲在房间里,都不出去。他父母在他走后,问他为哈不去见表哥,妫良说,他以为啊,他父母要卖了他。也难怪,这个远方表哥很少来他家。

  他父母将这件事当做谈资,告诉了鸡血父母,鸡血父母笑的直不起身子。鸡血父母将这件事说与鸡血。

  妫良不甘示弱,也爆出了鸡血的糗事。鸡血很小的时候,有一次,吃番茄,番茄汁给流到了裤头,好吧,是裙头,她大哭“流血了”,她父母很害怕,过来一看,原来番茄汁流到了裙头。

  鸡血父母说给妫良父母听,妫良父母说给妫良听的时候,笑个不停,妫良以前不知道笑点,现在知道了,笑的都快喘不过气。

  鸡血本名姬雪,因发音一样,妫良叫她“鸡血”,姬雪与妫良据说是娃娃亲,当然这是江湖传闻。

  他们父母在他们还未出生时,就指腹为婚。这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农村很常见。

  读幼稚园的时候,班上知道内幕的同学,总是嘴欠,说他们两个是娃娃亲啊什么的,妫良不当一回事,可姬雪,谁说一次打一次。

  这些同学被打后,还跟父母老师说,结果,迎接他们的,是姬雪的报复。

  &最&新章节上Z8酷%匠‘@网|d

  再后来,没人敢说了。

  不过,妫良和姬雪的关系好,这是不争的事实。他们常常手牵手回家。

  在妫良读三年级那会儿,姬雪跟随她父母去外地读书了,一年才回来没几天。后来啊,因为户口问题,姬雪回来读初中。

  高中姬雪也是在外地读,而且三年都不回去一次,所以前文妫良才会说三年不见。

  他们聊了很久,无所不聊。

  也许,缘分就是这样,它总是不可捉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