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琰一惊,转身去看。

  那人一袭蓝色宽大衣衫,衣襟处用金线勾勒出朵朵曼陀罗花,精致又不失风雅。此时他的下巴微微抬起,一对丹凤眼里满含璀璨的笑意,薄唇轻挑,愣是有一股子妖媚气质!

  顾琰将头转回来,注视着那梅淡淡开口,“你是谁?”

  “姑娘竟不识得我了,也是,那晚姑娘许是没看清我的面容。”

  顾琰这才反应过来,察觉到他的声音有些熟悉。那夜...莫非是...有一次,她出外诊,晚上回来的晚了。在回医馆的路上,感觉到有人在身后跟着。一路行至偏僻处,她才停下来,低低的说了一句:“出来吧。”

  看)正版Y,章)Q节上g+酷匠X网%

  从黑暗处走出一个人影,瘦瘦高高的,面容看不真切,但他的嗓音煞是好听,“姑娘,你冷吗?”

  顾琰轻笑了一声,淡淡道:“我很热。”

  那人听了,也轻轻地笑起来,极像轻叩玉石时的琳琅之音。“那姑娘可否让我取取暖?”

  顾琰一时未能理解他话中的意思,正想着,就见眼前的身形闪动,那人已经伸长手臂揽住了她。

  她这才反应过来,急急的推开他,声音有些不受控制的抖。

  “你...你干什么?”

  那人向后退了几步,笑吟吟的看着她,语气无辜至极,“我在取暖啊。”

  顾琰顿时觉得无语,转身就要走,听见身后传来一句话,“姑娘,你的琉璃灯。”顾琰不愿再理会他,加快脚步向医馆走去。

  这样回想一下,原来他就是那夜跟踪她的人,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碰见他。她侧身,抬眸问他:“你还冷吗?”

  他没料到她会这样问,微愣了愣,才回道:“虽说这春寒料峭的,但天已是转暖了的,不觉太冷。”

  听罢,顾琰就要走,他在身后问,“姑娘这是为何?”

  她停下来脚步,回首道:“你只不过是把我当暖炉使了,今这日子,你既然不冷,我留在这里还有何用?”

  他再一次怔住了,半晌,才发出几分优雅,几分韵味的笑声,如风过琼楼玉树,“姑娘,先前不觉得,现在...”他把尾音拉得老长,然后再一次无赖的抱住她,贴近她的耳,“我很冷。”

  顾琰已经深感他的无赖行为了,用力的想要推开他时,无奈他的双臂实在是太有力了。他炽热的气息喷在她的左耳上,用一种近乎甜的腻人的语调轻轻地说:“琰琰,乖。”

  顾琰的身体猛地一震,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他。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快步离开。

  那个人,真是太可怕了,他怎么会,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还在这里看见他,难道,他一直在跟踪她?顾琰越想越烦躁,脚步越发快了起来。

  明明心中气愤极了,却还是冷静的走开,她是有多么可怕的自制力啊。男子心中这样想着,意味深长的看着女子离去的身影。

  顾琰烦闷至极,走了一段路才发现自己什么时候竟然走到了暗香园的最深处。周围难见人影,也难怪他会如此的嚣张。

  “阿琰。”

  她闻声看去,一眼就瞧见简潼和身侧的玫伊人。简潼快步向她走近,眉眼中难掩关切之色:“你去哪儿了?让我一通好找。”

  “我不小心走入了梅园的深处,简公子,不,是表哥,我该回去了。”

  简潼不舍,欲挽留,“你用完午饭再回去吧。”

  “不了,医馆里还有很多事,况且我答应过小墨要早些回去。”

  “墨公子他,现在可还好?”

  “挺好的,我寻了一个琴师给他,专门弹琴给他听,他过得还算愉快。”

  “那就好。”

  一旁的玫伊人说:“妹妹,听说你开了个医馆,名声大噪,真是可喜可贺。”

  “玫姐姐可不要这般取笑我了。”

  “我可不是取笑你,听说你还得了个玉墨姑娘的称号呢,改日我一定登门拜访一下。”

  顾琰无奈的笑笑,边作了一揖,“恭候玫姐姐大驾。”

  玫伊人好像被顾琰逗弄的很是开心,精致的面容都染上了淡淡的红晕。

  简潼也是第一次瞧见顾琰这般样子,双目注视着她,慢慢的就与儿时那个常常追着他,用软软糯糯的嗓音一声声的唤他阿潼的小小人重叠在了一起。

  那个时候,他还总是对她说,要叫哥哥,可阿琰却很固执,怎么都不肯改口,仍旧是阿潼、阿潼的唤他。后来慢慢的,他也就随了她的意。

  直到他已经习惯了她唤他阿潼时,她却不见了。

  从那以后,他身边的人,再也没有提及过她,就好像,这个人,从未出现过。

  可简潼心里清楚,阿琰,会一直在他的心里,不论多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