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酷匠;1网0Y唯A$一e正{版O,其他@都A+是盗D版

  顾琰整个人都愣住了,好久才反应过来,问道:“那你...”

  “我姓戚,是家中的小妹,你的生父便是我同父异母的兄长。”

  顾琰也不知怎么了,眼一热,泪就滚了下来,“璇姑姑。”

  戚氏倾身拥抱住她,在她的耳边继续道:“那年,家中发生巨变。嫂嫂带着你离了家,不知所踪。兄长被他人陷害,猝死在了狱中。那时,我跟随老爷去了外地,待我回来时,一切已然尘埃落定,我也无力挽救。”戚氏的声音越来越低,几乎抖得不成样子,最后一句倒像是从嘴里硬挤出来的一样。

  顾琰看得出来,璇姑姑对当年的事还抱有愧意。顾琰轻抚着他的背,安慰道:“璇姑姑,事已至此,你也不要太难过了,当心伤了身子。”

  “母亲。”

  门外突然响起简潼的声音,二人回首一看,才发现不知何时简潼已站在了门外,正惊讶的看着她们。

  戚氏连忙拭了泪,对简潼说:“潼儿,你不记得她了吗?你儿时还常常同她玩耍呢。”

  简潼小时候怪癖的很,不像现在这般擅长与人交流。跟谁都玩不来,却唯独和一人异常亲近,莫非是?简潼又紧张又兴奋,他看向顾琰,声音颤抖得几乎变了调,试探着问:“阿琰?”

  从未听过他这样唤自己,顾琰心中既疑惑又惊讶,但还是对他笑笑,回道:“简公子。”

  戚氏在一旁提醒道:“琰儿,你应该叫他一声表哥。”

  顾琰心下立即明白过来,简潼是璇姑姑之子,理应唤他一声表哥,随即便落落大方的唤:“表哥。”

  简潼先是愣了愣,眸中闪过了几许异样的情绪,但很快,他的脸上就绽出欣喜非常的笑容,看顾琰的眼神里较之前更多了几分宠溺。

  “琰儿,你那时小,兴许不记得了,潼儿小时候就爱逗你玩。你失踪了以后,潼儿难过了很久,待在屋子里几个月都没有出来过。”

  “母亲,莫要再说了。”简潼出言,神情上掩不住忧伤,像是回忆起了过往。

  “瞧我说的,都快巳时了吧,琰儿,我们一起去用午饭罢。”戚氏也是心思通透之人,知道简潼不愿再提起过往,立即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璇姑姑,医馆里还有很多病人,我午时便要回去的。”顾琰婉拒。

  戚氏想了想,便道:“那就罢了,但今日府上办的是一年一度的赏梅会,很是热闹。园子里还养着一些梅树,你既然都来了,不如去瞧瞧罢。”

  顾琰原本做的就是这个打算,她之前听冷袖提起过,每年这个时候,全洛城的富胄人家、书香门第都会来简府赴赏梅会。简府里有一个梅园,里面生长着各种稀珍品种的梅树。虽然顾琰并不是酷爱梅花之人,但也想抱着欣赏的心态去瞧瞧。

  这时,站在一旁的简潼对着顾琰提议道:“阿琰,我陪你一起去。”

  顾琰刚要说话,就听见戚氏说:“琰儿,我遣个人领你去。”她又看向简潼,道:“潼儿,你留下,我有话和你说。”

  简潼看了看顾琰,欲言又止,终究应道:“是,母亲。”

  “姑娘,便是这儿了。”领路的女婢站在园子门前,轻声道。

  顾琰抬眸,红木匾上写着两个字:暗香。当真是贴切得很,暗香暗香,“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未踏进园门,一阵若有若无的香气便萦绕在鼻间。放眼望去,或倚或立,或赏或聊,全是一些青年才俊和大家闺秀。

  走入园内,顾琰心下暗暗惊异,这暗香园竟然有这么多的奇珍名梅:“半重瓣跳枝”一朵花上竟然有三四十片花瓣;一株“蹩脚晚秋”花色红中泛白,别有一番意味;朱砂梅满枝绯红,胭脂滴滴;龙游梅枝干盘曲、矫若游龙;玉蝶梅素白雅洁;绿萼梅花如碧玉萼如翡翠;宫粉梅红颜淡妆,枝头繁茂。

  顾琰一路走走停停,终是在一株梅前驻足,久久不去。

  那株梅横斜疏瘦,老枝奇怪,疏花几点,却牢牢的抓住了她的眼球,她不禁低吟:“丑怪惊人能妩媚,断魂只有晓寒知。”

  它并不清幽疏秀,反而老瘦、枯淡、冷清。可在她看来,它超尘脱俗又不乏几分凄凉孤独之意。面前的这株梅,便是她真正要寻的梅吧。

  身后有人脚步清浅地靠近,嗓音魅惑动听,语气中夹杂着赞赏。

  “好一句‘丑怪惊人能妩媚,断魂只有晓寒知。’姑娘,你竟是中意这株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