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琰站在房门外,仰头望了一眼天。夜空璀璨,星辰点点。她站在原地,复垂首静静沉思了一会儿。少顷,她才快步离开,却没有回自己的屋子,而是去找了墨已。

  自从她知道了墨已的眼疾后,她就一直在寻找治疗眼疾的法子。怎料看了许多的医书,试了多种方法,收效显微。

  她进去的时候,墨已还没睡,罗浮正坐在窗前的案几上弹琴。墨已则随意的倚在榻边上,空洞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罗浮是琴师,只可惜家中贫困,便来玉墨医馆寻了一差事,就是专门给墨已弹琴。墨已不爱弹琴,但他爱听。

  罗浮看见顾琰,便停下来,唤了一声,“玉墨姑娘。”

  墨已闻声,立即转过头来,一脸茫然的四处寻找她。

  她连忙走上前,轻声道:“小墨,我在这儿。”

  墨已脸上浮现出一个欣喜的笑容,问道:“忙完了吗?”

  “嗯,忙完了。小墨怎么还不睡?”

  墨已摇了摇头,“睡不着。”

  “玉墨姑娘,那我先走了,明日再来为墨公子弹琴。”罗浮抱起琴,准备离去。

  顾琰回首看他,“辛苦你了,罗浮,早些歇息。”

  月色极好,从窗子里透进来,淡淡的铺在窗边的木案上。

  顾琰坐下来,问他:“小墨,你是什么时候看不见的?”

  墨已歪头想了一会儿,“一年前。”

  “你可知道,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墨已摇摇头,沉默一会儿却突然开口说:“你。”

  “你说什么?”

  墨已糯糯的声音低低道:“我想看见你的样子。”

  墨已患眼疾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最开始的起因却很奇怪。顾琰明晓,这并不是普通的眼疾,能被治好的可能性小之又小。现在听他这么说,心中很是难受。

  她将手轻轻搭在墨已的肩上,声音很低,“没事的,我会治好你的眼睛的。”

  墨已的身体轻轻颤了一下,头低下去,长长的睫毛垂下,看不清眼里的情绪。

  顾琰突然话题一转,“我明天要去简府,你就在医馆里待着,知道了吗?”

  他头抬起来,却偏向别的方向,没有看她,“为什么去?”

  “我答应简公子要去参加赏梅会,晚间就回来。”

  “我也要去。”

  “小墨,我去去就回。”

  墨已很是固执,坚持说:“我要去。”

  顾琰心中感慨墨已这次竟如此固执,没有它法,只好说:“等我回来,我弹琴给你听,行不行?”

  墨已终究点头。

  第二天早早起来,先是给那个受伤的人重新上了药,再出门时,发现门外早已停了一辆马车。车夫下来说,“琰姑娘,我是少爷派来接你的。”

  顾琰上了马车,道:“辛苦你了。”

  简府门外站着一个已过知命之年的男子,看见顾琰,立即上前恭敬道:“是琰姑娘吧,请随我来。”

  入眼的是一个广阔的院子,中间围一个水塘,当中立着奇形怪状的假山,突兀嶙峋,气势不凡。两侧是幽深的游廊,向东行至穿堂,正中一个紫檀大屏风,转过屏风,向后便是正房大院。两边厢房四通八达,皆雕栏画栋,别有一番风味。

  进入正室,早有两两女婢立于门侧。过两扇门,才真正的见到戚氏。面容上虽已有了些许岁月的痕迹,但举手投足却是一派大家夫人的风范。

  顾琰进去时,她恰巧端起茶盏,听见响动,抬起头来看,只一眼,手中的茶盏便“咣”地掉在了地上。

  她的眼中满是震惊,颤抖地站起来,直直地看着顾琰。

  酷@匠)c网首3发

  顾琰吃惊地出声,“夫人?”

  戚氏这才回过神来,打发了所有人出去。待屋中只剩下他们二人时,她喃喃的低语着,“太像了,太像了...”

  顾琰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刚想问她什么像,戚氏便朝着顾琰走近了些,上下打量着,声音颤抖着问:“能让我看看你的左手吗?”

  顾琰不明所以,但还是伸出手。戚氏把顾琰的手反过来,掌心里赫然有一颗极淡极小的痣,她变得更加激动了,“果然是这样。”

  顾琰知道自己的左手掌心里有一颗痣,叫和合痣。传说是前世恋人落在手中的眼泪幻化而成,约定生生世世不要忘却彼此。

  戚氏果然不愧是一家的大夫人,她很快就平静下来,问道:“可否告知你父亲的名讳?”

  “家父姓顾,单名为笙。”

  戚氏又问:“他...可是你的亲生父亲?”

  顾琰不由讶异,但还是如实的回答:“爹爹生前同我说过,我的生父应是姓戚,名薄之。”

  戚氏全身一震,拉过她的手,哽咽道:“我是你的璇姑姑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