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墨医馆开张了。

  顾琰离开柳荫村、来洛城时,琼姨在她的包裹里默默塞了一些物件进去。顾琰知道,琼姨是担心她在外面遇上什么难事,可以救急。可顾琰也明白,这是家中仅剩的值钱东西了。

  这两个月以来,顾琰并没有成日待在影潼园里,而是在街上搭了个小摊子,替来往的行人治病。她的费用较普通医馆低,并且没有贫贱之分,所以来找她看病的人很多。现下听闻她开了医馆,就都上门前来看病。顾琰的医术精湛,且对任何的病患都一视同仁,费用又便宜,因此来的人更是络绎不绝。

  慢慢的,顾琰也有了小小的名气,大家都尊称她一声玉墨姑娘。

  这一日,冷袖刚将医馆的门打开,顾琰就听见她急切的声音,“姑娘,快来看,这里有一个人。”

  顾琰走过去,就瞧见医馆门外的地上躺了一个人。那个人全身上下都布满了伤,头发披散着,远远望上去就是黑黝黝的一团。

  酷n匠;“网%b首》发

  “快,叫翎子和绿蒿把他弄屋里去。你去烧些热水,再在门上挂一个牌子,就说今日晚点开门。”

  “知道了,姑娘。”冷袖一边应道,一边往里屋走,喊道:“翎子、绿蒿你们快来帮忙。”

  那个人的脸被刀片划过,上面布满了横斜、丑陋的疤痕。他的身上,全是烫伤,烧伤,和数不尽的鞭伤。

  对他用刑的人一定是恨他入骨,才会将这么多种折磨人的方法全都用在他的身上。

  翎子和绿蒿身为男子都受不了,忙移开视线,看都不敢再看一下。可顾琰眼都未眨一下,就开始用帕子给他擦拭身体,沾了药汁的帕子碰到伤口,让昏迷中的他都有了反应,眉紧紧地皱着,嘴唇抿在一起。

  虽是男女有别,但在顾琰的眼里,所有病患都是一个样的。她为他褪下裤子,想要检查他身下的伤时,她察觉到,他的身子很剧烈的颤动了下。

  顾琰只得停下来,柔和的安抚他:“你不用紧张,我是大夫,会治好你的。”

  不知他有没有听清她说的话,总之他没有作出回应,仍旧是将眉头紧紧地蹙在一起,像是很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只看了一眼,顾琰就怔住了,原来下半身远比上半身的伤还要多的多。下半身有很多柔软敏感的地方,每一下都是钻入骨髓的痛,根本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疼痛。顾琰尽量小心翼翼的擦拭着,然后将腐肉给剔除,剪掉死皮,最后再涂上外伤药。

  男子一直都保持着沉默,没有发出一点痛苦的声音。可顾琰注意到了,他的额角全是密密麻麻的汗,唇被咬的都出血了。

  等处理完这些,顾琰也是一身的疲惫,她把轻薄的被子盖在他的身上,轻声说:“你的伤很重,这几日我会随时查看你的伤势。你先休息,我等会儿再来看你。”

  出了门,看见冷袖站在外面,吓得不行。顾琰安抚道:“好了,没什么可怕的,你在这儿守着,等他醒了,熬一碗薄薄的粥送进去,让他喝了,能喝下多少就喝多少。”

  晚上关门后,顾琰进来看他。他的眼睛已经睁开了,沉默的看着顾琰。那些歪七扭八的伤痕,因为这一双与众不同的眼睛,就不显得那么可怖了。

  那是顾琰至今看过的最美的眼睛,金色的瞳子,像是能摄人的心魄一样。

  她听见那个人用沙哑的声音问她:“为什么救我?”

  “我只是医者,救死扶伤,是我的本分。”

  他轻轻地笑了一声,带着几分嘲讽。

  “也许你认为我说的话太过于冠冕堂皇了,但这是真话。就算不是你,只要我看见了,就一定会救他。”

  不知是不是因为顾琰的神情实在是太真挚,看上去没有一丝虚假的成分。

  他嘲弄的神情淡去了几分,但金色的瞳子里还是含着对世俗,对世人的讥讽。如此不可一世,像是不论发生了什么,碰见了什么人,看见了什么物,都入不了他的眼。

  一切过往,皆为尘土。

  “不论你是怎样的人,在我的眼中,你都是我的病人。在我治好你之前,你都必须听我的。等你好了,你要走,请自便。”

  他没有说话,缄默着,顾琰也不以为然,又道:“你好好休息,明日我再来给你换药。”

  等她快要踏出门时,听见身后传来很轻的一句话:“你倒是有趣得紧。”

  顾琰的脚步顿了顿,才又走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