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三日,雪终于停了。

  顾琰正在屋里收拾东西,可刚一转身,冷袖就在她的面前跪下,央求道:“姑娘,让我和你一起去吧。”

  顾琰当下很是惊讶,急忙要扶她起来,她却不依,道:“当初少爷让我来伺候你,我就是你的丫鬟。不论姑娘去哪里,冷袖都要跟着你。”

  顾琰心中无奈,却只能软声细语的劝,“冷袖,你很好。但我只是个普通人,不需要有人伺候。”

  冷袖低着头,一言不发,作出一副若是她不同意,便要在此长跪的架势来。

  顾琰只得妥协,回道:“罢了罢了,你可以随我去,刚好医馆新开张,需要人手,你便在医馆里帮我打下手罢。”

  冷袖听了,立即抬起头,欣喜不已的说:“谢谢姑娘。”

  她初来洛城便是住在这里,不知不觉中已经生出留恋之意。出影潼园门时,顾琰心中还在想,不知何时才能再次回到这里,或者,再也没有机会进入这里了。这样一想,顿觉伤感。

  她牵引着墨已上了马车,自那夜她告诉简潼她要离开后,她就再没见过他。直至今日她要离开,他也未曾出现。她表面上虽未说什么,但其实还是隐隐存着一丝期望的。

  顾琰沉默一阵,又悄悄环顾了一周,才将帘子放下来,对前面的马夫淡淡道:“出发吧。”

  马车要从东城驶向西城,从最安静的地段到最热闹的地段去。顾琰殊不知自己的心,从此刻开始,也要开始承受这个世间的所有繁华和喧嚣。

  驶了一段路程,坐在前面的冷袖突然道:“姑娘,后面好像有人追来了。”

  o◎酷匠4网唯@E一8正◎版b,…其n=他y=都2是1盗^z版t《

  顾琰将车帘掀开,看见有人正骑着一匹红棕色的马朝着马车奔来,愈行愈近,是简潼!

  顾琰命车夫停下,简潼很快就追赶上前,下了马,温笑道:“琰姑娘。”

  “简公子,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无法与你当面告别了。”

  “实在是有事给耽搁了,幸好追上了,还请琰姑娘见谅。”

  顾琰笑笑,“无妨。”

  “琰姑娘,可否耽误你一些时间?”

  “好。”顾琰跟墨已说了,然后下了马车。

  在一片苍茫的白皑中,两人并肩走着。“琰姑娘。”简潼轻轻地开口,顾琰低垂着头,淡淡的应了一声。

  “再过半月,家中要开一个赏梅会,我想邀请你去,母亲说想见见你。”

  “简夫人要见我?”顾琰抬头看他,眼里有些惊讶。

  简潼笑得很是无奈,“是,但你不要见怪,我母亲不知怎么就知道了你,想见见你,没有旁的意思。”

  他看顾琰沉默着,以为她是不愿,便道:“若是你实在不想去,我就帮你推了,也无妨的。”

  “我在影潼园叨扰了这么久,又得简公子如此照顾,理当前去拜访简夫人。”顾琰礼貌的回道。

  天本就寒着,顾琰在风中站了许久,鼻尖冻得通红。简潼看见了,暗暗将自己的披风解下来,披在她的身上。

  简潼走近她,低头替她将披风的带子给系上。近在咫尺的脸,俊美精致,柔和温润。

  顾琰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像漏了一拍,怔怔的一动都不敢动。

  简潼猛地看向她,四目相接之下,一方是深沉如墨,又温柔似水,另一方则是带着几分的惶然,几分的无措,以及几分看不懂的情绪。

  不知过了多久,还是顾琰先将视线偏开了。简潼也不甚在意,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笑笑道:“回去罢。”

  回了马车停下的地方,顾琰想将披风解下来还给简潼,简潼不依。

  顾琰执拗道:“你骑着马,风大得很,容易受寒。我在马车里,不要紧的。”

  简潼听罢,脸上的笑意更深了,是从眼底深处透出来的笑意。

  顾琰心一颤,想起之前的双目相接,不由得又是一阵沉默。

  “姑娘,天又黑下来了,我们快些赶路吧。”冷袖出声提醒道。

  “那好,我们走吧。”顾琰看了简潼一眼,上了马车。

  马车跌跌荡荡的向前驶去,顾琰仿佛想起什么似的,掀起帘子的一角,简潼果然站在原处,看着马车离去的方向,脸上一直挂着她熟悉的温笑。

  他好似也发现了她在看着他,对着她说了句什么。风太大,距离太远,她看不真切,也听不真切。

  顾琰将帘子放下,从旁取出一枝银线素梅。这是最后一日,他送来的。她没有舍得丢,带在了身边。她将其放在鼻下,细细的嗅了嗅,香气明明已经散去,可她却觉得比之前还要浓郁。

  有什么东西慢慢充盈上来,一点点的装满整个心脏,是暖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