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潼回到孤潼小筑的时候,已经是丑时了。进了内室,一身的疲惫,他却不得不强打起精神来。

  他倒了一盏红顶丹青,提了提神后,对着黑暗的某处,冷冷道:“出来。”

  霎时,地上出现了六人,皆半跪着,齐声道:“主上。”

  简潼的声音波澜不惊,“你们作何解释?”

  其中一个略瘦的人先回答:“属下来迟,请主上责罚。”

  简潼的眉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阿七,你知道我要听的不是这个。”

  “主上,请不要怪罪七哥,属下得知今夜之事,是有人在背后故意谋划的。”另一稍显年幼之人继而说道。

  “十三!”阿七低声提醒,“主上,请不要听信十三的话,他只是...只是...”一向稳重的阿七竟然会支支吾吾,说不出下文,此中定有蹊跷。

  简潼的神色复杂,让人猜不透他心中所想。半晌,他才开口:“我不希望有下一次,你们通通去晓风阁领罚。”

  “是。”六人皆展动身形离开。

  窗缝间透进些许的光线,极淡的笼罩在榻上的人身上。那个梦魇又来纠缠她了,在无边际的黑暗中,她不知道梦境到底反反复复的做了多少遍。

  再一次梦到她脸上满是血的时候,她终于惊醒了,一身的冷汗。她几乎下意识的去触摸自己的脸,她很害怕,害怕自己脸上如梦中一样,沾满了血,自己还能闻得到那股奇异的气味。

  简潼放轻脚步走进顾琰的房间的时候,正看见她用一种近乎疯狂的方式擦拭着自己的脸,她的身子瑟瑟发抖,如风中摇摇晃晃的烛影。

  “琰姑娘,你怎么了?”顾琰手上的动作不停,仿佛没有听到他说话一样。

  简潼被这样的她给吓着了,他快步走到榻边,“琰姑娘,你清醒一点,这不是梦,不是梦。”

  顾琰这才有些反应,微抬起头,眸子里满是水汽氤氲,整个人就像是受了惊的小鹿。

  “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简潼柔声劝慰着,手掌一下又一下轻拍着她的背。

  顾琰躲不成,又推了几次。可不知道是不是简潼的身上真的有一种令人安心的气息,她慢慢安静了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重新睡了过去。简潼为她盖上锦衾,然后走到门口,对冷袖吩咐道:“你把汤药先温上,再备些清粥,等她醒了,再递进去。”

  “是,少爷。”

  简潼走了几步,像是又想起了什么,悄悄折回来。轻手轻脚的进去,待掩好了木窗,才重新出来,回了孤潼小筑。

  这一次,顾琰做了个好梦。

  她梦见琼姨做了她最爱吃的水晶饺子,梦见楚乌站在她的肩头啼叫,以及...梦见爹爹在槐花树下遥遥的望着她笑。

  爹爹好像又苍老了好多,脸上已经看得到明显的皱纹了。可在她的心里,他还是那个温文儒雅的男子,会用温润的声音,教她念诗。

  有极浅的脚步声靠近,那人伸出单手摸索着,却刚好触及到一片湿凉。又往旁摸出了轮廓,怎么,哭了?

  尽管是如此细微的动作,顾琰也被弄醒了。她慢慢睁开眼,看见来人,连忙支起身子坐起来,用袖子将泪轻轻擦了,问道:“小墨,你怎么来了?”

  “疼?”墨已只说一字,空洞的眼不知看向何处。

  “不疼。”两人相处这么久了,她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你骗我。”

  “真的不疼。”

  墨已听了不高兴,他将头偏开去,不说话。

  “好了,好了,小墨莫气,是我错了。”顾琰无奈,只好哄他。

  墨已立即转过来,低低的问:“为什么哭?”

  顾琰愣了一会儿,才说:“没有。”

  “有。”墨已很固执的说。

  这次顾琰怕他又像前面一样,就没敢再否认。“我只是在思念,小墨,你懂思念吗?”

  “不懂。”墨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副困惑的表情。

  顾琰笑笑,轻声道:“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傍晚的时候,冷袖进来禀告说,玫姑娘来了。

  身着一袭淡蓝掐金色柳絮碎花长裙,外罩紫系襟纱衣。梳垂鬟分肖髻,髻边插一只白玉蝴蝶簪,耳上一对宝蓝耳坠。她面容精致,眉目如画,十分淡雅沉静。

  她走过来,然后在榻边的矮凳上坐下,声音温婉:“琰姑娘,我姓玫,名伊人。比你年长几岁,你若不嫌,从此你我二人就以姐妹相称吧。”

  虽初见玫伊人,但顾琰却觉得她十分亲近。自小在她身边的,也只有爹爹、琼姨和林阿爷。现在听到此处,心中既惊讶又惊喜。她连忙欢喜的唤:“玫姐姐。”

  玫伊人听着,自是欣喜非常。“今日前来,就是想看看你的伤怎么样了?”

  “先前是玫姐姐替我治的伤?真是多谢玫姐姐了,真想不到,玫姐姐竟然也好医道。”

  “家中世代便是为医者,本是传男不传女,可到了我这代,就我一个独女,没有它法,只好传于我了。”玫伊人笑笑,回道。

  “玫姐姐真真是有福之人。”

  “我替你瞧瞧伤。”玫伊人听见此言,脸上的神色变了变,未接下句。

  “不劳玫姐姐了,不瞒你说,我也会些医术。自己查看一番便可。”顾琰婉拒。

  更新m。最快上T酷7匠Q网4%

  “妹妹也善医?当真是真人不露相。”玫伊人有些惊讶。

  顾琰只笑笑,未语。

  “那也罢,但你的伤需要慢慢调养,这段时间里,切记不可太过劳累。”

  “多谢玫姐姐,我定当谨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