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行来,成千上万盏灯燃起,如黑沉夜幕中的点点星辰,熠熠生辉,映照着街道光彩斑斓。

  洛城多才子佳人,连带着花灯也别有一番雅致。灯上描画或着字,将谜面制于灯盏上,更是灯节上最常见的娱乐方式。过往来人有猜对灯谜的,都可以赢得三两件的小玩意儿。一盏别致的莲灯,亦或是一把小巧的折扇。

  人潮拥挤,顾琰、墨已以及简潼一同出行。原想着,今日简潼该是回家陪家人的,怎料他却温笑道:“琰姑娘想必对洛城不甚熟悉,我陪同着,也防着你们迷了路。”

  这两个月下来,顾琰对简潼也大致有些了解。虽初见时,她听见那些人称他一声‘简少爷’,可她自打进了影潼园,却再也没有问过他的身份。顾琰一猜想就知道,他必出身于大户人家,非富即贵。此佳节都愿陪同着他们二人,看来对他们这些友人也是极上心的。

  顾琰今夜着一身翠色衫裙,肩上披一条白狐大氅,是来时简潼遣人送来的。

  酷O匠网首:《发

  说是外面的天还寒着,更深露重的,又招风,容易受凉。

  墨已的眼睛不方便,顾琰就找了条丝带系在两人的手腕处,可防止墨已走丢。

  墨已虽然看不见,但顾琰在他的身边时不时的解说,也让他颇觉兴奋。

  简潼今夜则是一身月白色锦袍,系了素色的云纹披风,自成翩翩风度,引来无数女子的注目。

  他偶尔欣赏一眼两旁的花灯,偶尔又回首看看身旁的两人。虽说的话极少,但却让人觉得气氛很是温馨自然。

  正瞧得兴起的时候,半路突然冲出来一辆马车。人们慌乱的向两边散去,顾琰连忙拉着墨已躲闪。却不料马车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顾琰匆匆避之,等回首时才发现简潼不见了。

  她向周遭望去,却丝毫不见他的身影。人群又重新拥动上来,她一路找去,寻不到简潼任何的踪迹。

  这时连墨已也察觉到不对,问她:“简公子不见了吗?”

  顾琰心中慌乱,只含糊地应了一声。

  墨已安慰她:“不慌。”

  顾琰知道简潼对洛城很熟悉,可今夜鱼龙混杂,若遇上了什么人,他的武艺也只能对付一二。

  顾琰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即使明白这只有很小的可能性,可她还是不能控制住自己心中起起伏伏的情绪波动。

  什么时候,她竟然对他那么在意了?

  已入亥时了,街上的人散去了许多,原先的热闹也慢慢地安静下来。远远地,在花灯交错相映下,一个熟悉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顾琰的视线里。

  他的素色披风在风中飘扬着,手中的长剑在夜色中划出银白色的光影。此时的他正与数十个黑衣人纠缠着,一招一式干练利落,可终究寡不敌众,时间消耗的同时,他的体力也在渐渐的流失。

  顾琰知道此时若是叫他,定会让他分心。正焦急地四处张望寻找法子的时候,却猛然发现对面的城墙上,有一个人隐藏在那里。

  灯的映照下,她模糊的看到那个人的手中握了一把弓弩,箭头的指向正是简潼!

  根本就不容多想,她迅速的解下丝带,向简潼跑去,并大喊:“小心!”

  厮打中的简潼猛地抬头,还未做出反应前,一人就已挡在他的身前。再看时,才发现一支箭已直直的射入了顾琰的肩头。

  顾琰受痛,神智慢慢变得有些模糊不清了。她摇摇欲坠,幸得简潼及时扶住了。

  她抬头看过去,简潼的眼眸里好像有什么碎掉了一样。“琰姑娘,琰姑娘...”

  顾琰还没有来得及回一句话,便昏了过去。简潼飞奔回了影潼园,将顾琰带回素雪轩。“去把玫姑娘请来,要快。”

  他将帕子从热水里绞干了,低下头,细细的擦拭掉先前她捂住伤口时手上沾染上的血迹。

  “潼哥。”玫伊人匆匆赶来,瞧见榻上躺着的女子,心下立即明白过来,转而对身后的人道:“换盆热水来。”

  她没有再多说,就着手救治顾琰,处理伤口,上药,包扎,一气呵成。

  “伊人,这么晚把你寻来,实在是我太过唐突了。可事况太过紧急,别处又难找着合适的人。现下解了我的燃眉之急,我在此先谢过伊人了。”简潼看到一切都已妥当,紧皱的眉头才稍稍舒展开来。

  玫伊人却只是温婉的一笑,柔声道:“潼哥,这位妹妹就是两月前带回园里的琰姑娘吧,你深更将我叫来,想必她在你的心目中也是极重要的。既是你在乎之人,我搭救也是应该的,潼哥大可不必言谢。”

  “伊人竟这般豁达,倒是我拘谨了,等来日琰姑娘好了,必要她当面好好谢谢你才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