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慢慢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酸痛的腰。妈的,昨天晚上玩的太过了。撇过头去,看到床上还躺着一个人,被染成红色的短发和暴露在空气中的**都充分的说明了这是个男人!这个男人,全身上下已经找不出一块好点的地方了,就连*器的周围,都被有技巧的鞭打下了几条深深的痕迹。

  我绕过他走向了浴室,看都懒得再看他一眼。当我洗完澡出来时他已经醒了,正在床上趴着缓慢的抹着药酒,看到我后立马向我抛了个媚眼。慢慢的放下了药酒,就在床上慢慢的爬向了我。我走到床头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早上九点了,他十点下飞机,幸好没有错过。

  他趴到了我的身上,一只手摸着我胸口的**,一只手悄悄的覆盖上我的**。

  “你昨天真的好棒,好舒服啊。”边说还边有技巧的蹂戳着我的**。

  我一把扒下了他的手直接推开了他,恶心!我不喜欢他!要不是他和他长得挺像的,我根本就提不起*趣玩他!他也应该感激,要不是他和他长得挺像的,现在,应该早就被我玩死了吧!怎么可能还有力气来纠缠我!

  我不喜欢那些喜欢纠缠的*伴侣,对我来说,*不过是生理的需要罢了,除了那个人,我不会对任何的性伴侣有感情。还有,我可是一个变态的S啊!和我上过床的男人,除了他和那些长的像他的人,可都是会被我给活活的*死的啊!

  那个人,真的和所有人不同啊!因为,他是我亲妹妹的前夫,我第一次真正爱上的男人啊!我为了他,真的,变了好多呢。

  “老板,车已经备好了,就在您家楼下,钥匙在车里,还有,小姐让我告诉您,要是,您还去见他的话,她就再也不会见您了……”越说到后面,秘书小李的声音就越来越小,我招谁惹谁了?怎么受伤的总是我啊……

  “随她去。不过,让人把她拦在家里,就说是我说的,不许她离开房门一步,要是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你们就可以一起滚了。”

  “是,老板。”

  李良,这一次,你可一定要等我,我真的只会对你一人好,对你,倾尽所有。

  “怎么可能!是他亲口告诉我的,你再查查,真的没有十点左右的飞机吗?会不会是误点了什么的?”

  “对不起先生,真的没有洛杉矶飞北京十点左右的飞机,最近的一班也是在九点十分左右到达的。”

  “好,我知道了。”我默默的坐回了车上,心如死灰。难道他到现在为止都还不知道我的心意吗?难道他是在故意躲我吗?呵,我真他妈的是自作多情了!莫子成,人家李良回国了第一件事就是躲你,你该是多么的让人厌恶啊!还他妈自作多情的来接人家。呵,莫子成,你他妈的就是犯贱!

  我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痛骂着自己,可还是敌不过那浓浓的心痛!李良,你就真的这么讨厌我吗?为什么,就不愿意尝试着接受我呢?

  猛地打转了方向盘,银色路虎像箭一样射了出去,在高速公路上极速的奔驰。那不要命的车速,不由得令周围的车不由自主的让路。一路通行无阻的到达了‘冰恋K’

  这是一家同性恋酒吧,也是莫子成第一次遇见李良的地方,也是,莫子成和李良最常去的酒吧。其实,心里还是怀有一丝的期待吧。

  莫子成走了过去,没有坐在以前经常坐的位置上,反倒是坐在了靠门的吧台上,眼睛从进门的那一瞬间就没有离开过门。

  C酷yj匠网正*版首;U发W

  “哟,莫公子,好久不见啊,怎么一直盯着门啊?莫非是看中了什么猎物?”莫子成是这里了常客,调酒师也早就和他混了个脸熟。看到他一进门就一直盯着门,不由得就产生了好奇。“门口没什么人啊,莫公子,您老这到底是在看什么呢?”

  “没什么,照旧给我来一杯。”莫子成还是一动不动的盯着门。

  “好嘞。”说罢就动手给莫子成调了一杯店里的招牌‘莫恋’。

  说实话,这还是老板万俊当时为莫子成而取得名字。当时吧,酒吧刚刚开业,这酒吧也没什么名气,但好在,这酒吧老板和莫子成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即使是在莫子成的爸妈出车祸,遗产分配不清一身麻烦的时候,这人也是对莫子成不离不弃。而莫子成这人呢,重情义!从那个时候起,他万俊,就成了他莫子成可以拿命来换,可以放心的把后背交给他的‘兄弟’!其实,他是知道的,万俊之所以这样,是因为爱他。从万俊第一次见到他,他就帮他从树上下来,稳稳的保住他的那一刻起,万俊,就不可自制的爱上了他。可莫子成也知道,他不可能回应万俊的爱。他只是拿他当兄弟啊!即使是万俊只想让莫子成睡了他,莫子成也只是知道了之后默默的用被子包好了他,再离开,往后,回复如初……

  [作者:他丫的,太混蛋了!真他丫的当自己是柳下惠转世啊!遇到这种情况不是应该直接扑上去,让关系更好,更方便控制吗!本来想看一场温柔点的**的,真他丫的不懂事!]

  [众人:你够了……]

  莫子成一个人坐在吧台上,越想越生气,最后直接是满脸狰狞的一拳打在了吧台上。看的旁边的酒保一个机灵,赶忙的给万俊打了个电话。调酒师也是一句话都不敢说的把酒放下了。默默的,大家都离这尊大神远了点,强烈的贯彻了那句,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

  不过一会,万俊就赶了过来,一进门的第一眼就看到了独自一人坐在吧台旁边的莫子成。

  “哟哟哟,这不是我们莫小爷么?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啊?兄弟我可是单独的为你做了个包间的,别人我还就没让他进去过!”人未到声先到,万俊满脸笑容的走了过来。

  阳光,帅气,多金等词汇用在这样一个男子的身上,丝毫不过分。若不是命运弄人让他对他一见倾心,时过多年的今天他应当也是美人怀中拥,子孙怀里抱了吧。

  归根结底,这也是造化弄人……

  “他今天回来了,你知道吗?”

  “谁?”万俊故意装傻,其实他早就知道了。做为他的头号情敌的李良的消息,他自然是时刻的注意的。而且,他不光知道李良回国了,还知道李良就在这家酒吧里!

  “别装了,告诉我他在哪!”疑问的话语却是质问的语句。

  “别问我啊,你不是有他电话吗?问问不就知道了!”万俊毫不在意的说。

  “问他?你明……”说到这里,莫子成停了下来,之后的话其实大家都懂,只不过三年过去了,一直都没有人会故意提起罢了。

  “算了,当我欠你的!”万俊站起了身,“他的确来了我这,可他在哪我确实真的不知道。你爱信不信吧,这么多年过了,我也放手了。”说罢转身就走,孤单的背影平白的显示出了一丝落寞。这么多年的陪伴,没有心的人面前,到底还是敌不过人家的三个月。

  三年零三个月前的冰恋k里,莫子成这辈子都不会想到,在著名的同性恋酒吧里,居然还会有人会拒绝他的诱惑,就在他恼怒的把人按在吧台上不介意当众给人秀一下技术的时候,居然被他最宠爱的妹妹给一把推开了,还被当众响亮的给了一巴掌,当然,这巴掌是李良打的。并知道了他酒后调戏的这个男人原来就是妹妹准备嫁的人,当时的情形要是真的要形容出来的话,那就是当街走路被人从天空中泼下了一大盆狗血!不光是狗血的难得,更多的还是这个人的运气!真是好的没话说!

  就在他知道了这个情况后,莫子成整个人都是卡机的状态,他当时只是缓慢的挥了挥手,双手撑着吧台,过了几分钟后,他突然坐在了吧台前面的椅子上,就在众人准备去看看他怎么样了的时候,他猛地站了起来,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配上那标准的微笑,他礼貌的伸出了手,对着李良说:“你好,我是莫子成,莫子晴的哥哥,初次见面,以后我们家子晴就多多的拜托你照顾了。”

  那一幅嘴脸,变脸之快无一不让人惊奇。半个小时后,莫子成和李良就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一样的坐在了一起,一起愉快的交流着。就连莫子晴都只有默默的看着他们的份!

  两个小时后,李良离开了,莫子成和莫子晴一起回家,在车上,莫子成和莫子晴说了一句话:“这个人我很喜欢,你和他是真的吗?”吓的莫子晴立马抱住了莫子成“哥,你就行行好吧!我这回好不容易爱上了一个人,我和他见面的第一句话都是‘你是gay吗?’你总不能让我在你的查毒之下每看到一个男的首先想的不是他有没有女朋友,而是他是不是个gay吧!”

  从此以后,李良和莫子晴的恋爱道路一路顺风,半路失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