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仙珠鸡似乎听得懂人话,将屁股对着忘萧然,发射了恶心、难闻的炮弹。忘萧然看着自己的衣服,“我靠,你给我等着!”忘萧然跃上了陷阱的边缘,那只仙珠鸡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用鄙视的眼神看了忘萧然一眼,忘萧然:“你这只臭鸡,敢在我面前摆架子,知不知道...”仙珠鸡狠狠的啄了一下忘萧然的手,忘萧然立即就摔了个晕头转向。

  在天都府,已经有一妖一魔等的花儿都谢了。流苏千月是等着忘萧然带着战利品凯旋归来,她坐在椅子上用一只手撑着身子,“那个人渣死哪里去了?马上要饿死妖了。”而魔女希纳塔则是等待着忘萧然的归来,这样她就可以告白。

  希纳塔左看看,又看看,就是盼不到男神的影子。这时流苏千月路过了希纳塔藏身的树丛,“死狐狸,敢在老娘的眼前晃来晃去,不想活了是吧,那老娘我就成全你!”希纳塔来了个突袭,可是却还是被流苏千月躲过了。

  希纳塔气势汹汹的站在流苏千月的面前,“死狐狸,你在魔界说我也就罢了,现在还想干扰我找我的男神,你是不是活腻了?”流苏千月一脸懵的看着希纳塔,“你在说什么?”

  希纳塔已经恼羞成怒,二话不说就开战,流苏千月心想:不能再天都府境内开战,这样妖气和冥魔气会招来麻烦的。流苏千月将希纳塔引到距离天都府五千米之外的平原上,虽然她不确定在这里开战是否会引起天都府那帮人的注意,但是总比在天都府内开战要好。

  希纳塔已经做好了全力进攻的准备,冥魔气重重包围着希纳塔,很显然她已经动了杀意。虽然流苏千月还没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总不能再搞清楚原委之前就乖乖让别人打吧。

  希纳塔手持两把短剑以极快的速度攻击着流苏千月,而流苏千月暂时只能左右躲闪。似乎是热身结束,流苏千月突然绕到了希纳塔背后,“既然你一直苦苦相逼,那我必将奉陪到底。”

  希纳塔邪笑了几声,“呵呵呵,狐狸精终于动真格了么?”流苏千月的身上开始显现妖纹,身后浮现出九条狐尾。希纳塔有些怂了,她心想:我去,这狐狸什么时候修炼到九尾了?这不科学,还能是因为辐射变异了?

  希纳塔极力掩饰着心中的紧张,“流苏红月,你别以为尾巴多就厉害,尾巴多又怎样?”当流苏千月再次听到流苏红月这个名字时,内心开始翻涌起来。流苏千月:“你,知道我妹妹?”

  希纳塔若无其事的扣着鼻子,“是啊怎么了?”下一秒希纳塔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个妖并不是流苏红月,“等等,你说什么?流苏红月,妹妹?”希纳塔仔细端详着流苏千月,发现了两姐妹的不同之处,“呃,我记得。如果没猜错的话,她好像叫流苏千月,是被涂山和魔界通缉的对象。如果,我杀了她的话就可以去领赏买化妆品了。”

  希纳塔:“既然你是那个狐狸精的姐姐,那就更不能放过你了。”流苏千月用血红的眼睛看着希纳塔,“我就站在这里不动。”事实上,流苏千月已经在地面下设置了寒冰结界,一旦希纳塔靠近就会被冻成冰块。流苏千月已经从之前的对话中摸清了希纳塔是个急性子,下一步就是要用激将法激怒她。

  ●酷匠、6网)J唯,u一正版,p其…他,x都.,是盗^=版l

  希纳塔不出所料的中计,犹如扑火的飞蛾一般,扑向陷阱。希纳塔刚踏进结界,立刻被冰封。流苏千月拿出无垠,“好了,现在该清理垃圾了。”

  流苏千月渐渐逼近希纳塔,希纳塔念着发觉,“看老娘的金蝉脱壳!”就在无垠刺进冰的那一刻,希纳塔消失了。流苏千月在确认周围没有危险后,再次变成了人形。

  希纳塔虽然逃过了一劫,但是却不知道将被传送到什么地方。

  在一仙山上捉鸡的忘萧然到现在还是一无所获。因为那只“战斗鸡”在陷阱的边缘守着不肯离开,所以忘萧然也不敢爬上来。

  不知什么时候,在忘萧然头上出现了一束光,“是上帝么?上帝啊!求你把我带出这个坑吧!”

  那束光中渐渐显现出一个人影,“啊!”希纳塔从天而降,精确无误的砸在了忘萧然的身上。

  希纳塔:“唉?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竟然不疼,不过那只死狐狸,这个愁我一定要报!”

  突然,一只手颤抖着从希纳塔的身下缓缓升起,“啊!色狼呀!”

  希纳塔连忙跳到一旁,看到了几乎被压扁的忘萧然,忘萧然:“谁、谁是,色狼?”

  希纳塔:“呃…对不起,我这就把你给吹回来!”希纳塔的嘴唇渐渐接近忘萧然,忘萧然像是见到了瘟神一般,直接爬出了陷阱。

  “喔叽!”那只仙珠鸡被忘萧然压住了尾巴,“哼哼,这下子抓到你了吧?”

  希纳塔:“帅锅,我也抓到你了噢!看来这次还要谢谢那只狐狸呢。”

  忘萧然想偷偷溜走,可是又被希纳塔拉了回来。希纳塔:“别走嘛,陪人家说说话啦!”

  忘萧然:“呃…你刚刚说的那只狐狸是什么鬼?”

  希纳塔:“她那只什么鬼?她明明是只狐妖,还是只九尾狐!”

  忘萧然有些摸不着头脑,“那个她…是谁?”

  希纳塔耍了个脾气,“这是个秘密,我就不告诉你!你咬我啊,咬我啊!”

  忘萧然在心里盘算着:这个女的对我这么狂热,我似乎可以利用这一点。

  忘萧然:“你要是不告诉我,我现在就让你再也见不到我!”

  希纳塔听到这句话瞬间石化,顿时变得像一个乖乖女开始撒娇,“好了,我告诉你告诉你!那只狐妖就是…流苏千月!”

  忘萧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是在开玩笑吧?她,怎么可能?”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