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傲来国的任务后,众人回到天都府复命。忘萧然拿着新获得的宝剑在路泽面前炫耀。忘萧然:“你看,那个国王说这把剑可以毫不费力的刺穿任何东西,要不先那你来练练手?”路泽急忙离开忘萧然跑到一边,“不,不行。那个国王说可以满足我们的要求,可是到了最后只有你们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东方初晴看着他们两个,“呐,他们两个这样没问题么?”流苏千月回头看了看厮打在一起的忘萧然和路泽,淡淡的说,“没关系,他们死不了的。”在草丛里躲了一夜的希纳塔一直盯着他们,犯起了花痴,“想不到天都府的帅哥还挺多的呢,不像魔界那都不忍直视啊。要怎么办?去撩汉么,哎呀好想去,不行他们是敌人,不行还是想去。到底怎么办呀?”

  当希纳塔回过神来时,忘萧然等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咦?那些小鲜肉嘞?”这一切都被流苏红月透过水晶球看在眼里,“哎呦,多大了还要撩汉,真是不害臊。我倒要看看这个欧巴桑能撩到什么好货色。”

  希纳塔追随着忘萧然不小心进入了天都府,当她意识到这里是天都府时才发现要完了,“呃...我好像不小心进入了天都府,不过进都进来了,就一定要钓到一个金龟婿!”希纳塔压制住自己的妖气,靠着气味寻找忘萧然的身影。

  在天都府的大殿上,所以活着完成任务的弟子都聚集在此地复命,玄清:“很好。在第二项考验中,只有50人通过试炼,完成任务的50人从今天开始正式成为天都府弟子!余下时间你们好好休息,我们天都府的各长老明天开始收徒,好了,散了吧。”

  王璐(五长老):“今年不知道那个傻叉掌门能不能找到合适的人选呢。”

  寂夏(三长老):“谁知道呢,要不我们来打赌?赌约是一级灵酒,我才今年那个傻叉掌门不会找到合适人选。”

  王璐:“我赌会,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输了,可别赖账哦。”

  躲在殿外的希纳塔已经哼起了小调:“我等的花儿都谢了...”终于,守株待到了兔子,希纳塔冲上去抱住忘萧然:“帅哥,你好,小女名叫希纳塔,请问帅哥尊姓大名?”忘萧然想要推开希纳塔,但是每一推开不一会儿,她又凑了过来。千莫炎:“我去,这小子今天桃花运爆棚啊。”路泽则是在一旁羡慕嫉妒恨,“为什么我就没有女人缘?”

  忘萧然挠了挠头,突然指向天空,“快看,灰机!”希纳塔顺着忘萧然指的方向看着天空,“呐,灰机,在哪啊?咦?人呢?”忘萧然趁机拔腿就跑。

  忘萧然:“呼,累死我了。”

  玄凌苍:“喂,天上都掉馅饼了你不接,反而逃跑,你不觉得有点可惜么?”

  忘萧然:“你不知道么,天上掉的馅饼会砸死人的,何况我也对她不感兴趣!”

  千莫炎一脸邪笑的凑了过来,“那你对谁感兴趣呢,说了听听呗!”忘萧然的脸顿时红了起来,闭口不谈。其他三人对视了一下,玄凌苍:“你不说是吧?那我们就逼着你说。”三人开始对忘萧然展开,瘙痒攻击、千斤压身攻击...一边的流苏千月和东方初晴已经坐下优哉游哉的吃着零食,抱着静静看戏。

  突然,纸门被击飞。希纳塔冲了进来,“小帅哥?竟然抛下人家,你好坏哟。”三人看了看忘萧然,“那个,我们不打扰先撤了。”于是三人也抱着静静加入了看客行列,忘萧然见到希纳塔开始各处逃窜,希纳塔:“小帅哥,不要跑嘛。”忘萧然看着那些一副若无其事的看客,便跑过去求救,“喂,不要在这看着,快来帮忙啊!”

  而其他人的反应是,你那个看起来不错挺好吃的,给我点呗。根本不把忘萧然说的话听进耳里,忘萧然顿时感动一阵晴天霹雳。希纳塔再次扑到忘萧然的身上,忘萧然用祈求的眼光看着流苏千月,希望流苏千月能够帮助他。流苏千月用妖念传话给忘萧然,“要我救你可以,那你要给我东西吃。”妖念传话在人类看来就是心灵感应,“行,我答应你,只要你帮我,你要吃什么我都给你。”

  流苏千月笑了笑,从口中吐出寒气,将希纳塔冻成了冰块。忘萧然缓缓爬了出来,东方初晴:“姐姐,你?”

  流苏千月:“别误会,他说我要是救他,我要吃什么他都答应,对吧?”

  忘萧然苦笑道:“啊呵呵,是、是。”

  流苏红月:“唉,还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我倒要看看她怎么收场,呵呵呵。”

  随后,忘萧然赴约开始给流苏千月寻找吃的。流苏千月坐在椅子上,等着忘萧然来上菜。忘萧然:“这位客官要吃些什么?”

  流苏千月:“呃,你上次的那个鸡腿味道不错,我今天想吃十只鸡。”

  忘萧然:“好、好,客官请稍等!”

  流苏千月看着忘萧然忙碌的背影,“呵呵,其实这个人渣,他人还不错。”

  最新、"章◎+节上“)酷!s匠+网n

  忘萧然开始寻找食材,“唉,那只鸡腿可是从仙珠鸡的身上扯下来的,那种东西要吃十只,光是找到仙珠鸡就是个问题啊。”

  被冻住的希纳塔已经解冻,随之解冻的还有着对流苏千月的怨念,希纳塔将流苏千月当成了流苏红月,“死狐狸,敢来坏老娘的好事,我与你不共戴天!”

  忘萧然走上仙山开始寻找仙珠鸡,仙珠鸡行动迅速行踪隐蔽,一般人很难抓到。但是为了实现承诺,忘萧然只好拼尽全力寻找仙珠鸡。忘萧然在仙山各地都布下了陷阱,自己也来回寻觅。忘萧然蹲在一棵树后守住待鸡,“喔—喔—喔”陷阱里传来仙珠鸡的叫声,忘萧然立马爬出来,扑向声音的来源。

  随后,陷阱被出发,忘萧然掉了进去。忘萧然:“怎么会这样?”原来那只鸡并没有掉进去,只是在陷阱的一旁叫而已。那只鸡也开始嘲笑忘萧然,忘萧然:“别得瑟,等我爬上来第一个就宰了你!”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