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玄水珠

  突然,海中升起一到水柱,水柱挡住了了忘萧然的去路。忘萧然只好退了回去,海中的水柱的来源就是波赛冬的坐骑,海沧龙。忘萧然:“那个老国王没告诉我们它还有一个这么强的坐骑!”流苏千月:“不要乱来,看清楚形势再行动!”玄凌沧:“没错,我们先用远程攻击试探一下它的行动!”

  玄凌沧和千莫炎利用法术试探着波赛冬,东方初晴负责拖住那只海沧龙,路泽负责保护众人的安全。忘萧然:“不能在海里开战,在海里战斗对我们不利!得想办法把它们引到一个空旷的陆地去!”忘萧然利用御剑术吸引波赛冬和海沧龙的注意力,将它们向陆地引去。

  千莫炎、东方初晴和玄凌沧负责对付海沧龙,其他三人则是想办法对付海沧龙。忘萧然心里盘算着:“现在这里是陆地,它的力量应该会下降!现在的问题是要挡住它的那把三叉戟!”流苏千月观察着忘萧然的一举一动,“看来他还挺用心的。不过,就以现在这个情况还是没法打败它。夜寒御又不在,我也没法提升妖力。无垠只能近身攻击,但是对付这只魔兽近身攻击无疑是找死。只能,用那个了么?”

  忘萧然:“我用剑扰乱它,你们趁机攻击它!”流苏千月用眼睛寻找着波赛冬的要害,狐妖一族可以用妖瞳寻找到魔族的要害。“要害是…那把三叉戟?”

  流苏千月:“我先用冰封住它的行动,忘萧然你用剑去击碎它那把三叉戟的红水晶!不过,一定要快!路泽,帮忙掩护!”波塞冬的全身被冰裹住,暂时无法动弹。流苏千月:“快!”忘萧然拿起剑劈向波塞冬的三叉戟,然而那柄三叉戟却毫发无损,“可恶好硬!”忘萧然不断攻击那颗红宝石,可是一切都是徒劳。覆盖在波塞冬手上的冰开始碎裂,流苏千月:“冰要碎了!快离开!”忘萧然似乎把流苏千月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他依然还在攻击那柄三叉戟。“咔!”波塞冬身上的冰,全部碎裂,它将三叉戟指向忘萧然插了下去。忘萧然想用剑迎击,却被冰形成的盾牌挡住了,流苏千月:“路泽,快去把他拉回来,这盾牌撑不了多久!”路泽冲过去,将忘萧然扯了回来。就在那一刻,盾牌碎裂了,三叉戟插进了泥土里。流苏千月:“不是让你回来么?你这样下去,就是白白送死!”忘萧然:“对不起…我知道了。”

  在另一边,玄凌沧等人也在想办法对付海沧龙。千莫炎:“这样耗下去不是个办法!我先托住它,你们想个办法!”东方初晴:“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过,有个法阵叫做伏魔阵。海沧龙属于魔兽,这个办法说不定可以!不过,这个法阵对使用者的精力消耗极大。”玄凌沧:“事到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了!试试吧!千莫炎,你先控制住它!”千莫炎理由火焰将海沧龙围了起来,随后以东方初晴为阵眼三人各运道元,由三人精力形成的法阵渐渐出现在大地上。海沧龙突破了火焰,冲向千莫炎,“封印!”就在海沧龙即将碰到千莫炎时,法阵启动了。海沧龙发出阵阵哀鸣,随后消失在法阵的白光中。三人随后便瘫倒在地,千莫炎:“我们成功了,随后就看你们了。”

  忘萧然等人已经陷入了僵局,波塞冬一直攻击而忘萧然等人只能防御和躲闪。忘萧然:“难道要一直这样逃下去么?”流苏千月:“不!等他露出破绽,我们就攻击!”他们一边躲避攻击,一边寻找着破绽。终于,波塞冬在挥舞着三叉戟时露出了一道空隙,忘萧然等人抓住实际展开攻击。波塞冬向后退了几步,忘萧然:“那只海沧龙已经被解决了,现在就看我们了。”波塞冬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坐骑的死去,发出愤怒的吼声。路泽:“这下子完了,这家伙生气了!”波塞冬的三叉戟形成了巨大的水流,水流的威力巨大,被击中的地方都会留下一个深坑。后来,水流越来越密集,众人光是躲闪就已经非常吃力何况是反击呢。一股水流正面飞向忘萧然,“遭了,躲不开!”路泽冲到忘萧然面前试图挡住水流,水流将路泽和忘萧然击倒在地。因为由路泽保护忘萧然只受了些轻伤,而路泽却昏迷不醒。流苏千月:“看来是时候了,洪荒•太初,出鞘!”流苏千月利用妖刀砍断了波塞冬的水流,波塞冬:“好强的妖气,这就是传说中的妖刀洪荒•太初么?为什么你可以操控它?”流苏千月:“这把妖刀跟了我这么多年,我当然可以运用自如。”流苏千月用妖刀砍向波塞冬,妖刀接触到波塞冬的伤口就开始嗜血,并向波塞冬体内注入寒毒。

  `酷‘0匠c网6首发?

  波塞冬:“为什么它可以向我体内注入寒毒?它不是…"流苏千月:“我可是可以操控冰的,太初也因此拥有了寒毒,所以现在我就要杀了你!”波塞冬:“没那么简单!我可是拥有玄水珠的!”波塞冬将三叉戟刺向流苏千月,而却被太初给当了下来。两把兵器交织在一起,陷入了僵局。忘萧然:“我想要保护大家,可是反而都被大家所救,我真是没用…”流苏千月:“不,谁说你没用的?你这些天勤奋练剑,就是你努力的证明。任何一个生命生下来就一定有它的意义和价值。”忘萧然:“对啊,我要证明自己的实力!”忘萧然拿起剑跃向半空,挥剑砍向波塞冬的眼睛。刀光闪过,波塞冬的双眼不断流下鲜血,流苏千月趁机将太初刺进波塞冬的腹部,寒毒渐渐蔓延开来。波塞冬从口中喷出了鲜血,忘萧然拿着剑准备彻底击碎海神三叉戟,“我要证明我自己!呀!”

  在剑尖触碰到红宝石的那一刻,红宝石碎了,玄水珠落到了忘萧然的手里。失去海神三叉戟的波塞冬实力大大下降,流苏千月抓住机会,将波塞冬砍成了两半。流苏千月收回了妖刀,忘萧然:“呐,你刚刚手里拿的也是神兵么?”流苏千月:“不,它是我用冰做的。好了,现在先把他们运回去吧。”

  敖济:“谢谢各位帮忙寻回玄水珠!你们有什么要求么?”流苏千月:“那就来点海鲜大餐吧。”忘萧然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剑,“有没有好一点的剑?”敖济:“好,好。我都答应你们!”

  而在魔界,米修斯:“哎,波塞冬被灭掉了,挺可惜的呢。”天魁:“看来我们也该采取措施了。”希纳塔“呵呵呵,你们这点核桃大的脑子能想出什么点子?还是多花点时间补补脑子吧!”米修斯笑着说,“你这么说有些伤人啊!”希纳塔:“切,我说的可是事实!”希纳塔就是那晚坐在米修斯身旁的神秘女子,在她的身边有一个笼子里面关着的全是人类。突然,她将一个人从笼子里扯了出来,“不、不要杀我!”下一秒,希纳塔毫不留情的用爪子掏出了他的心脏仍在一边,希纳塔将他的血收集在一个杯子里。米修斯:“你还真是残忍啊。”希纳塔喝了一口血,“谢谢夸奖啊,要我给你一点么?”米修斯摇了摇头,“不了,不过这种东西你喝的下去么?”天魁:“是啊,我看你几乎每天都要杀五个人来饮血。”希纳塔翘着二郎腿,摇了摇盛在杯子里的血液,“这种东西,可是能让我保持青春美丽哦!所有女性都希望自己能够长生不老永保青春。”

  “哈哈哈哈,我看是你年纪大了才需要这么多血液来保养吧?”希纳塔气得一把捏碎了杯子,“狐狸精,你说什么?”流苏红月:“难道我说错了么?”希纳塔:“你…!”希纳塔都气得说不出话来,如今的流苏红月已经长大,像以前一样她的外表与流苏千月相差无几,米修斯:“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在涂山么?”流苏红月:“我只是来这里闲逛而已,不用在意!”

  希纳塔:“这里不是你这种狐妖该来的地方!”流苏红月:“哎呀!经常生气可是会长皱纹哦!”希纳塔:“快给我滚回涂山!”流苏红月:“知道啦,知道啦!我本来就没有在这个地方久留,再见啦!”

  米修斯拍了拍希纳塔的肩膀,“好了,好了,别生气!”希纳塔:“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天魁给希纳塔想了个办法,“最近天都府的那些人挺嚣张的,你可以拿他们出出气,难道你不想尝尝修仙人的血液吗?”希纳塔:“这个注意不错!那我走了!”希纳塔拿着一把魔刀和十只人皮木偶前往天都府郊外。

  回到涂山的流苏红月也在监视着希纳塔的行动,“我倒要看看这个欧巴桑到底要做什么?”

  月夜下,希纳塔来到的天都府城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