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飘落在苏银千月头顶,她转了转耳朵让樱花花瓣回到大地的怀抱。可是苏银千月一直没有收下忘辰萧然的礼物,“人妖殊途,人和妖是不能够在一起的,况且我们两界之间还存在着隔阂,这可是一段孽缘。”忘辰萧然抓住苏银千月的收,将铃铛系在了她的手腕上,“我相信经过我们的努力一定可以让两界和平!”苏银千月:“真的么?”忘辰萧然坚定的说:“一定可以的。”

  夜寒御看着这些零零碎碎的记忆,不禁感叹道:“唉,自古以来人妖殊途,没想到他们还真的要在一起。唉,还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夜寒御又开始寻找下一段记忆,忘萧然的前世记忆犹如破碎的玻璃,需要一块一块的找来拼凑。

  有一天,在一座广袤的平原上,人妖两界展开了对峙。人界和妖界的至尊理所当然的来到了这里,忘辰威暨:“儿子,我现在要你杀了她。”忘辰萧然还是无法下手,忘辰威暨:“怎么了?就为了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涂山妖孽,你就要违抗父亲违抗家族的命令么?”忘辰萧然:“父亲,她救过我,所以...她,是好妖。”众人都笑得合不拢嘴,“杀人不眨眼的群妖之首是只好妖?真是个天大的笑话,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有多少人是死在她的手里么?”苏银千月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盯着忘辰萧然,“但是,也有很多妖死在我们手里不是么。两界明明可以和平共处,为何一直要苦苦相逼?”忘辰威暨:“什么和平共处?只要那些妖和魔生活在世界上,那么整个世界都不得安宁。我们只是按照自己的本分做事,难道这有错吗?我现在就让你杀了她!”忘辰萧然立刻反驳道:“父亲,孩儿做不到。”忘辰威暨似乎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一把夺过忘辰萧然手中的剑,“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拥有神兵!既然你无法完成任务,我们忘辰家族也不需要无用之人,那你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吧。可别怪我大义灭亲,是你逼我的!”忘辰威暨把剑刃挥向忘辰萧然,“难道,这就结束了么?”

  “不要!”苏银千月立刻扑向忘辰萧然,剑刺穿了苏银千月的心脏,血溅到了忘辰萧然的脸上,“你...为什么要救我?”苏银千月:“...因为,我...不想让你受伤。”忘辰萧然:“别说了,别说了。”忘辰萧然抱着苏银千月准备离开这个地方,忘辰威暨:“还想逃?拦住他!”他们刚想冲过去,就被妖界重兵挡住了去路。“想过去,那得过我们这一关。”忘辰威暨:“那就硬闯!”

  忘辰萧然带着苏银千月来到了那充满回忆的山顶,忘辰萧然开始给苏银千月疗伤,“别白费力气了,王者之心的厉害...你,是知道的。”忘辰萧然:“我不想让你死,不要留下我一个人好不好?”苏银千月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笑了笑,随后便永远的闭上了眼睛。这时,树上的樱花也落下了许多。忘辰萧然紧紧抱着苏银千月,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忘辰萧然:“我会一直陪你走下去,我这就去找你。”忘辰萧然拿住随身带的匕首,插进了自己的心脏,“...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在那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夜寒御努力寻找着那段记忆,可是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这是一束光照了进来,“哦?看来,他要醒了啊。那,我也该离开这里了。”夜寒御离开了忘萧然的记忆,“不用谢我哦!”

  忘萧然睡眼惺忪的坐了起来,在发了好一会的呆后才缓过神来,“我好像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的那个是我吗?”

  咚-咚-咚,流苏千月:“你要睡到什么时候?今天可是很忙的。”忘萧然:“哦!我这就起来!”忘萧然洗漱过后来到了城堡的大厅,流苏千月:“不要在这傻站在这儿,快去做饭!”忘萧然极不情缘的走进了厨房,他有开始回忆起昨晚的那场梦,回忆起那个即熟悉有陌生的影子,“那个人,长得和流苏千月有些相似。难道就是她么,如果是真的话那这个梦是过去还是预示着未来,还是它就单单是一场梦?”忘萧然有些走神不小心用刀在手上划出了一道长口子,“嘶,这还是第一次呢。”流苏千月:“怎么了?”流苏千月走进了厨房,忘萧然微笑道:“没什么,只是不小心划到手而已。”流苏千月拿过刀子,将忘萧然推到一边,“算了,还是我来吧。”忘萧然:“额,你会做饭吗?”流苏千月:“总比饭里面都是你的血好吧?”忘萧然无言以对,只能干巴巴的站在一边,心想: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挺关心别人的。不过,她现在这个表情真的和梦中的那个人一模一样呢。”

  其他人也恢复了过来,陆续走向大厅,千莫炎:“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了?”玄凌沧:“我只记得我们睡了一个好觉。”东方初晴:“咦?路泽他人呢?”

  “嘭!”厨房里穿来了爆炸声,黑烟也飘了出来,忘萧然:“呃…要不,还是我来吧。”流苏千月摇了摇头,“不!我能解决!”

  到了吃饭的时候,一道道黑暗料理被端了上来。众人:“这些东西…能吃吗?”流苏千月的脸由于做饭时的爆炸全身都是灰蒙蒙的,“咳咳,应该吧。那个,忘萧然你尝尝吧,我看你平时就是这么做的。”忘萧然犹豫了一会,闭着眼把食物吃进嘴里,眉头紧闭的嚼了一会后咽了下去,众人急切的凑了过来,“怎么样?”忘萧然先是摆出一本正经的表情后来又笑了,“话说,还不错耶!”众人半信半疑的吃了下去,吃完后都赞不绝口。东方初晴:“姐姐,虽然外表不怎么样,但是味道很好。”玄凌苍:“千月,你不吃吗?”流苏千月:“当然吃了,我的在这儿呢!”随后流苏千月将一个大盆端了上来,千莫炎:“呐,你们见到那个死胖子了吗?”忘萧然手中的筷子掉了下来,“完了,路泽被我遗忘在那里了。”忘萧然立刻去寻找路泽,东方初晴:“到底发生了什么?”

  吃完饭后,敖济将众人召到了地下室。千莫炎用火烤着被冻成冰块的路泽,敖济:“谢谢你们把我救出来,不过这一切都还没结束。”忘萧然:“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看到这里的郊外都是横尸遍野。”敖济:“在三个月前,我们的国宝玄水珠被魔族窃取。没有了玄水珠傲来国极易遭到大风大浪的袭击,一下反叛军趁机袭击了皇宫。所以才…而且,现在的傲来国还是动乱不断。”忘萧然:“对于那个玄水珠你们有什么线索吗?”敖济:“唯一的线索就是魔兽--波赛东,他的海神三叉戟中的红宝石内封印着玄水珠。但是,获得玄水珠的波赛东威力大增,现在的傲来国没有人可以对付的了它。”

  忘萧然思索了一会,“那只魔兽什么时候出没?”敖济思索了一会儿,“每到月圆之夜它就会出来兴风作浪。”忘萧然拍案而起,“好,就由我们来帮忙寻回玄水珠!”敖济:“若真是如此,你们要什么我都会给你们!”

  流苏千月:“呐,你夸下海口,你真的想好对策了么?你要知道,波塞冬可是有着海皇之称。原先的威力就不容小觑,何况现在它又拥有了玄水珠。”忘萧然:“没关系,船到桥头自然直!一定会有办法的!”说完,忘萧然就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流苏千月:“唉,我看他是船到桥头自然沉,就会找麻烦。”

  第二天一早,忘萧然就起床练习剑术。流苏千月:“今天太阳从西边升了,起这么早?”忘萧然满头大汗,“呵…为了迎战波塞冬,我要好好练习剑术!”流苏千月:“那你慢慢加油吧!哦,记得做饭哦!”

  日子一天天过去,忘萧然一直苦心练剑,剑术大大增强。终于,月圆之夜来临。众人埋伏在城堡郊外的各个海域,一旦波塞冬出现,就会展开攻击。突然,海平面上升起了涛涛巨浪,巨浪所到之处无不成为一片废墟。随后,从深海里传来异兽的阵阵嘶吼,吼声震的还没跌宕起伏。深海里一双红色的眼睛渐渐冲出海面,随着水花的散去一只龙人形的巨兽出现在大海中央,它的手中拿着一把三叉戟。

  忘萧然:“这就是海皇波塞冬么?果然名不虚传,不过即便如此,我也要打败你!”忘萧然一跃而起,将剑尖挥向波塞冬,波塞冬也拿出了海神三叉戟迎战,可是在海中还潜伏着另一个影子。

  b更新R最快#P上4D酷匠网E*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