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房门被寒气破开,路泽被压到门下。忘萧然见到流苏千月,心想:不行,我不能在女生面前丢人。忘萧然重新拿起剑站了起来,流苏去千月:“我冻住他们,我把无垠给你,剩下的,就是靠你解决他们。”忘萧然有些惊讶,“让我来杀他们么?可是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啊。”流苏千月从口中吹出寒气,将他们三人冻成一座座冰雕。忘萧然打断了流苏千月,他挡在已经被冻成冰雕的三人面前,“你这是杀人啊。”流苏千月面无表情的看着忘萧然,“他们...不是人,只是木偶而已,而且其中有一个是真身。”忘萧然一脸茫然,“木偶?”

  “咯啦啦”封在玄凌苍等人身上的冰开始碎裂,千莫炎向忘萧然扔出一团火焰,在火焰即将击中忘萧然时流苏千月用冰棱挡住了火焰。流苏千月将无垠递到忘萧然面前,一双赤瞳中流露出期盼,“要是心软的话,死的人...就是你。”

  忘萧然看了看流苏千月,坚定的拿起了无垠,“我知道了。”流苏千月念出法咒,散发出了一阵寒波。寒流再次封住了三人的行动,“快,趁现在。”忘萧然用无垠刺穿了他们的心脏,但是他们三人全都变成了木偶。流苏千月:“都是木偶,那真身到底在哪?”在这座城堡上空,有一个结界。米修斯:“哎呦,就这么被他们干掉了?”在米修斯身旁有一个神秘的女子,她手中端着一个酒杯,酒杯里盛着鲜红色的液体,“唉,浪费了我这么多木偶,你要怎么赔我?”米修斯笑了笑,“好了,多给你点人血可以了吧?”神秘女子:“一定要新鲜的哦,新鲜的血液比较好喝。”

  流苏千月:“没事吧?”忘萧然苦笑道,“还,还好。不过,又被你救了,我还真是没用啊。一个大男人,还需要女生来保护。”流苏千月摇了摇头,“不,你能狠下心来杀他们内心已经很坚定了。他们虽然是木偶,但是那些木偶却是用活人做的。”忘萧然看着自己的双手,“原来,我还是杀人了。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继续干下去吧。因为这样,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解脱。”流苏千月对着忘萧然笑了笑,环顾了一下四周,“那个死胖子呢?”突然,一只手从门下伸了出来,流苏千月误以为他是敌人,于是也把他制成了冰雕。忘萧然立刻把门抬开,“喂死胖子,你在这里做什么?”路泽无法回答他,他傻乎乎的表情已经被定格。忘萧然指了指路泽,“这货怎么办?”流苏千月尴尬的笑了笑,“呃,先带他去地下室,再用火烤吧。”

  流苏千月带着忘萧然来到地下一层,忘萧然:“哦,对了,无垠还你。不过,这只是一把小匕首为什么我拿在手上觉得有很大的力量呢?”流苏千月:“无垠是神兵,不过这是个秘密,不许向其他人说,否则我就让你永远冬眠。”忘萧然全身冒起了冷汗,“呃呵呵,是,知道了,保证不说。”当流苏千月再次来到地下室时,发现夜寒御已经不在了。流苏千月:“这小子,又跑哪里去了?”忘萧然已经开始撬锁,“咔嚓”锁开了,忘萧然:“他们挂了么?”流苏千月:“还没有,只是暂时昏睡而已。呐,你帮忙把他们移回房间吧。”

  忘萧然在送其他人回访时总觉得似乎少了什么东西,但就是想不起来,“咦,到底少了什么呢,似乎是很重要的东西。”流苏千月在东方初晴的房间里照顾着她,“妖气已经可以压制住了。”此刻,夜寒御正用隐身术观察着忘萧然,夜寒御想要弄清楚忘萧然到底是不是他的转世。夜寒御心想:嗯,外貌倒是很像,不过究竟是不是还有待证实。要不,今晚进入他的记忆里去看一看,况且我也很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夜晚,众人已经进入梦乡。夜寒御利用狐念术进入了忘萧然的记忆。夜寒御:“呃,怎么样才能找到他前世的记忆呢。算了,还是用狐念术帮他一把吧,不过最终受益的还是我自己。”夜寒御用狐念之术刺激忘萧然的记忆神经,于是出现了许多零零散散的前世画面。

  忘萧然前世是大陆上第一的除妖世家,他自幼能力非凡,被誉为家族中的最强者。他每天的工作就是除妖除魔,他自己不明白为什么要除掉这些妖魔,他只知道要听家族的命令。在一次任务中,他不小心受了重伤。就当他以为自己的生命就要结束时,她出现了。忘辰萧然(忘萧然前世)以为自己要死在她的爪下于是闭上了眼睛。“为什么,感觉不到痛?我是已经死了么?”忘萧然睁开眼睛,发现她正在给自己疗伤。他疑惑的望着苏银千月(流苏千月前世),“你...不杀我么?”苏银千月只是淡淡的回答他,“你只是按照他们的命令做事,所以这又不是你的错,我为什么要杀你?忘辰萧然:“可是,我杀了你很多同伴么?”苏银千月:“我们妖不也杀了许多人类么,所以我们两界扯平了。”苏银千月将忘辰萧然的伤治好后,准备离开。忘辰萧然拉住了她,“你...叫什么名字?”苏银千月:“你不需要知道。”忘辰萧然:“告诉我吧,不然我就没法报答你了。”她转过头,“苏银千月。”随后,她就利用狐妖之术消失了。

  忘辰萧然回到忘辰府后就一直想着要报答她的救命之恩,有一天他接到了一个任务:击杀妖界之王。忘辰萧然拿起神兵王者之心前去执行任务,但是他发现这个妖界之王就是他的救命恩人苏银千月。在对战过程中,忘辰萧然的剑迟迟没有出鞘。忘辰萧然:“你上次救了我,我没有办法杀你。”苏银千月:“我是妖,你们家族不就是要除妖的么?”忘辰萧然摇了摇头,“不,你...是好妖。”忘辰萧然让苏银千月离开后,独自回府接受惩罚。

  忘辰萧然被执行鞭刑,他的身上被抽出了一道道血痕。第二天,忘辰萧然前去讨伐狼妖。由于昨日的刑罚过重,导致他力不从心。苏银千月:“你们别碰他。”狼妖首领:“您该不会是要放过他吧?”苏银千月的眼睛冒着红光,“我是要亲自杀了他。”苏银千月用狐妖之术将他转移到了树林里,“怎么今天对付一些小狼妖都这么吃力,这可不像是你的风范。”忘辰萧然笑着说,“呃,昨天他们下手太重了。所以,今天有些不在状态。”苏银千月:“你先别动,治愈术。”苏银千月利用妖力快速治疗着忘辰萧然,“昨天你下手不就好了么?”忘辰萧然摸着头,笑着说“呃,毕竟你救过我,我怎么可能会对你下手呢?不过,今天又被你救了哈。”苏银千月嘴角也开始微微上扬:“你,就是个人渣,好了你回去吧。”忘辰萧然:“我的任务还没完成呐。”苏银千月利用妖力将一块石头变成了狼妖首领的首级,“你拿这个回去。”忘辰萧然有些不情愿:“为什么是石头变的,真的不行么?”苏银千月:“怎么说那些狼妖也是我的族人,要不用你的变?”忘辰萧然拼命摇头,“不,不用了,这个就可以了。那个...我们还能再见面对吧?”苏银千月:“有缘自会再相见。”忘辰萧然看着苏银千月远去的背影,脸颊有些微微泛红,“希望我们还能再次相见。”

  夜寒御:“没想到这个小子前世的时候,也是个没品的人啊。那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呢?不过,为什么只是一些片段式的记忆呢。

  从那之后,忘辰萧然就隔三差五的给苏银千月写信,他们之间的感情也有了些起色。有一天,他们相约在一个山顶见面,那个山顶开满了樱花。苏银千月:“你每次都写信过来,你考虑过我的感受么,作为妖界首领我可是很忙的。”忘辰萧然笑道:“那你还会给我回信?”苏银千月:“好了,今天找我过来,是要做什么?”

  最.V新章节B上酷U:匠x网"*

  忘辰萧然有些不知所措,“呃,有一件事我想了很久。我一直想找机会和你说,可是一直都没有胆量。但是,这次...我想说...”苏银千月:“你想说什么?我的时间有限,快说。”忘辰萧然:“就是...我...喜欢你。”一阵清风吹过,樱花飘落而下,在山顶上营造出浪漫的气息。忘辰萧然递给苏银千月一个铃铛,铃铛上面有一只九尾狐,上面还刻着他们两个人的名字“这是我自己做的,虽然不是很好看,但是我希望...这能成为我们的...定情信物。”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