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苏千月反手将无垠插进他的胸膛,“好不容易才见一次面,难道就要刀剑相向么?”流苏千月这才回头,发现无垠被他的扇骨挡住了,“是你?...夜寒御?你不是已经死了么?”夜寒御将无垠还给流苏千月,“在那之前,我已经离开了涂山。在得知涂山的那场浩劫后,我匆忙赶回涂山。可是我找了一千年也没有找到你,不过今天我终于又见到你了。”流苏千月:“你找我做什么,我不记得我欠你什么东西。”夜寒御笑了笑,“不是你欠我东西,而是我欠你的太多。还记得吗,在以前五百年前,是你在雪原是发现了奄奄一息的我,你将我带回涂山治伤,还让我住在涂山。当我修成人形后,我就一直追随着你,为了报答救命之恩。”流苏千月:“关于这些,你在涂山帮我做的已经够多了,所以现在你并不欠我什么。”夜寒御扯着流苏千月的衣袖,“你就让我跟着你吧。”流苏千月一把将夜寒御甩开,“不准给我招惹什么麻烦!”夜寒御摸着脑袋,苦笑着,“是!”

  在第二层的走廊边,忘萧然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他拿着剑冲了出去,“呀,看剑!”路泽用双手挡在自己身前,“别、别冲动,是我啊,路泽!”忘萧然丝毫没有要收手的意思,“笨蛋,你以为同样的招数还能骗我第二次么?”路泽被忘萧然逼到墙角,蜷缩在墙角抱着头,“我、我错了,我早上不该把你直接扔在地上,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忘萧然的剑停住了,他用犀利的眼神盯着路泽,用手扯着路泽肥嘟嘟的脸,“喂,你干什么?疼死了,哎呀呀,疼!”忘萧然这才放手,“死胖子,真的是你?”路泽摸着被忘萧然掐肿的脸,无辜的说,“呜呜,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忘萧然:“哎呀,一个大老爷们哭什么的,你知道其他人在什么地方吗?”路泽努力的回想了一会,“呃...我记得我由于吃多了胃不舒服,到厕所把所有东西都吐出来后在回房间的路上路过了他们的房间,但是他们的房门都是打开的,但是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我就顺便把门都关上了。”

  “啪”一房间的房门被打开了,千莫炎从里面走了出来,忘萧然有些讶异,“你怎么在这?”千莫炎将房门彻底打开,忘萧然发现其他人都在这里,千莫炎:“你还说我们,我们聚在一起商讨以后对策,倒是你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忘萧然发现流苏千月也在这里,“你...早就过来了?”流苏千月点了点头,“是啊,忘了通知你了。”忘萧然将刚才发生的事情重新整理了一遍:那个叫米修斯的说要带我去见他们,随后他就想杀我,这就说明他们已经死了。但是现在,他们却全都若无其事的聚在这里,反而是我不见了,到底哪边才是真的?”

  酷匠7#网首发V

  但是,在第一层流苏千月和夜寒御继续探查着这所城堡,他们可以感觉到约束深入这座城堡魔气就会越重。流苏千月考虑了一会,“你去地下一层看看,我随后就去找你。如果你有什么发现,或遭遇什么危险的话就来通知我。”夜寒御展开扇子扇了扇,“那你如果遭遇什么不测呢?”流苏千月:“不会的,无垠在我手上况且如果无垠挡不住的话,我还有那个。如果都不行的话,也别来救我,那样我就可以见到红月了。”夜寒御:“明白了,我一定完成任务。”

  夜寒御端着烛台走到地下室,夜寒御:“这次的敌人是千面王子——米修斯啊,那么我也来陪他玩玩角色扮演吧。”夜寒御易容成流苏千月的模样,“唉,看来这场木偶戏有些烧脑啊。”流苏千月时刻地方着周围的动静,“已经快走到尽头了,看来似乎不在这里。呃,那个身影是。”流苏千月在走廊的尽头发现了忘萧然的身影,忘萧然似乎在这里已经等候多时,流苏千月:“你怎么在这里,找到他们了么?”忘萧然:“是啊,所以我才来找你啊。来,我带你去找他们。”流苏千月跟在忘萧然的身后,两只赤瞳直直的盯着忘萧然,突然流苏千月停下了脚步,“说,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忘萧然笑了笑,“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你说的话呢?”流苏千月立即将无垠抵在忘萧然的脖颈处,流苏千月:“再不说,我就要了你的命。”忘萧然向后退了几步,变回了米修斯,“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我的目的,就是要你们的命。”米修斯的手中幻化出魔具魔剑——魔雨·虹吸,“你的那把匕首只能近程攻击,你认为你能近距离碰到我么?”流苏千月开始释放妖力,她的身上开始浮现出九尾狐的影子,“不试试,怎么知道?”

  米修斯:“那我先上喽,接招吧。”米修斯拿着剑向流苏千月冲去,流苏千月的眼睛已经流露出杀意,“笨蛋,真的以为我只能近程攻击,可笑。”流苏千月身边迅速窜出许多冰柱,冰柱将米修斯弹了回去,米修斯:“这冰柱还挺硬的啊,那我也该用真本事了。”米修斯的剑开始泛出冥魔气,“我的这把剑可是会感染其他人的灵魂哦,不管你是人是妖都会被感染哦。”

  在第三层的忘萧然迟迟没有踏进房间,东方初晴:“萧然哥,你怎么还不进来?”忘萧然:“呃..我,我有幽闭恐惧症,所以...”千莫炎和玄凌苍把忘萧然直接拉进了房间,“哎呦,你们都进来吧。”忘萧然想开门走出去,可是他发现房门已经被锁死了。这时其他三人已经拿起了武器走向路泽和忘萧然,路泽颤抖的点了点忘萧然,“那个,我们还是破门逃吧。”忘萧然僵硬的转过头,发现他们三人如饥饿的恶狼一般盯着他们。忘萧然:“这里我先撑着,你用你的体重把门给撞开。”路泽:“那你挡住了,我一定尽快把门给撞开。”忘萧然将剑挡在路泽前面,“我先来跟你们打。”他们三人就如木偶一般,被别人操纵着。忘萧然:“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忘萧然挥剑向他们三人砍去,砰—砰,路泽一直用自己的身体撞门,他的另一半脸也被撞肿,彻底成了猪头。

  这把魔剑提高了米修斯的攻击速度,流苏千月只能一直躲闪和防御。米修斯:“怎么了,这就没招了么?”流苏千月试图用冰冻住米修斯,却被剑给砍碎了。流苏千月:“既然普通的妖力不行,那就只能提升妖力了。”流苏千月双眼的红光越来越亮,身后出现了一条巨大的尾巴,“你现在再攻过来试试看。”米修斯调整了气息,“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米修斯用如音速般的速度冲了过去,“啪”米修斯的剑被冰给冻住了,米修斯一次又一次的试图将剑拔出来,“竟然,拔不出来?”流苏千月突然闪现到米修斯面前,“去见阎王吧。”流苏千月将无垠插进了米修斯的胸膛,可是米修斯却变成了一具木偶。“竟然,是一具木偶,那真身到底在哪里?”

  流苏千月来到地下一层寻找夜寒御,“好久没看到你真身的样子。”夜寒御变回了原形,“怎么提升一级妖力了?”流苏千月:“遇到了点麻烦,但是那个麻烦只是一个木偶。你,有什么发现么?”夜寒御:“呐,看那边。”流苏千月向一个拐角看去,发现东方初晴三人以及一个陌生人被关在一个牢笼里、流苏千月:“他们,这是..?”夜寒御:“这里的饭菜已经被下了毒,不过并无大碍只是会让人进入短时间的沉睡。哦,对了,那个陌生人才是傲来国真正的国王敖济。”流苏千月:“这么说的话,米修斯的真身应该在忘萧然的范围内。不过,只是一个小木偶就有点麻烦,那别说真身了,不行,得去帮他们。你在这看着他们,还有要麻烦你一件事。”夜寒御:“什么事?说吧。”流苏千月:“我这个状态一时半会无法隐藏狐耳、狐尾以及妖气,我要你帮我把这些都用障眼法隐藏起来。”夜寒御思索了一会,“呃,好吧。”

  流苏千月隐藏成正常的人类之后,便去寻找忘萧然。夜寒御看着流苏千月远去的背影,叹了口气,“唉,前世你也是这么在意他,不管他怎么对你,你还是在意他。那到底为什么,不能接受我对你的感情呢?”

  现在的情况是,忘萧然已经被其他三人围殴,路泽则是因为不断撞门昏了过去,忘萧然:“喂,死胖子。你别晕啊,你晕了谁来撞门啊?”

  渐渐的,门缝见开始渗出寒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