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拂过山峰,吹得草丛沙沙作响,躲在草丛中的黑影也随风而去。黑影直直飞到了群魔盘踞的万魔岭,天魁:“呦!米修斯怎么舍得回来的?”天魁是已死的天煞的亲弟弟,他和天煞同样手里拿着一把镰刀,不过这把镰刀是魔具——封禁·幽魂。(魔具是魔界防止神兵所制作出来的兵器,力量在普通武器之上,神兵之下。)米修斯:“呐,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哥哥都死了,你难道一点都不感到伤心吗?”米修斯长相十分清秀英俊高高的个子蓝色的头发,尤其是那双橙色的眼眸,似乎散发着阳光般的温暖。在外人看来,无法相信他是魔隶属于魔界。天魁:“伤心?那是什么东西?他那是自己没用,魔界不需要无用之人。”米修斯笑了笑:“你还真是绝情呢!”天魁带着米修斯走进了魔焰谷,天魁:“来说说正事吧,天都府那群人最近有什么行动么?”米修斯:“哦,他们有群人要去傲来国寻找玄水珠。”在魔焰谷深处,有一个牢笼。里面关押着傲来国国王,敖济。天魁:“这样不就有趣了吗?后面就交给你了!”米修斯点了点头,‘唰’米修斯变成了敖济的模样,“等着看这场杀伐大戏吧”

  太阳悄悄爬上天边,阳光透过纸窗照进屋子。“集合了—集合了!”半个时辰过后,忘萧然心想:再睡一会吧,阳光好温暖。在那之后没到一分钟,“不起来是吧!”一阵寒气过后,忘萧然被冻成了一块冰雕,流苏千月:“路泽,帮个忙把他抬到院子里!”路泽:“包在我身上。”路泽扛起忘萧然直接把他扔到地上,此时的忘萧然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在狂奔,可是全身又被冰给封住,他只能无语的带着。千莫炎笑着走过来,“下面交给我吧,汇聚圣焰!”火焰将忘萧然包围了起来,火焰里不断有白烟向外冒,路泽:“喂,你们闻到香味了么?”

  随后,“我嘞个去,烫死我了!”全身着火的忘萧然在院子里窜来窜去,“喂,你们还站着干什么,快救火啊,马上要出人命了!”众人竖起来食指指了指上面,忘萧然抬头看去,玄凌苍和东方初晴正端着一大盆水在忘萧然头顶。“哗”水倾泻而下,忘萧然全身滴水的走了出来,忘萧然:“你们...”流苏千月:“人渣,你自己不起床我们只好叫你喽!”忘萧然拿着布擦了擦头发,“这么早是要去哪?”众人背起行李,“人渣,随我们去傲来国!”忘萧然匆忙换了件衣服和众人出发了,殊不知敌人已经在那里等候他们多时。在天都府上空,一只白发浅蓝色竖瞳的狐妖正盯着一行人,“这么多年不见...你,还好么?”

  众人为了惩罚忘萧然,于是将所有的行李都让他来背。忘萧然被行李压得直不起腰,而其他人则是一身轻松,嘴里拿着从忘萧然那里抢来的食物,一边哼着小调。玄凌苍:“加油啊,这也算是修行哦。”忘萧然稍稍抬了抬头,苦笑着:“既然..这是修行,那你们来背?”众人果断回答,“不可能?”忘萧然又无力的把头低了下去,流苏千月走到忘萧然面前,将鸡腿塞到他嘴里,忘萧然哭着看着流苏千月,“555,还是你最好。”流苏千月挠了挠脸颊,“我只是怕你饿死,你要是饿死了,我们也就厨师了,对吧人渣?”忘萧然顿时觉得世界无爱了,流苏千月:“呃,昨天晚上你不是也给我送东西过来吗。所以,这下子我们就扯平了,好了抓紧时间赶路吧。”清风拂过,带来了一丝清新。流苏千月的头发随风飘动,忘萧然在背后注视着她,脸颊有些微微泛红,“我还是觉得,你好熟悉,特别是这纤细美丽的背影。”

  经过一日的路途,一行人终于来到傲来国的边境。此时傲来国的景象已经让众人堂口结舌,地上满是残肢,破碎的战车,沾满血的兵器,以及尸体残缺不全的尸体。路泽:“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了?”路泽突然觉得后脊发凉,“那个,我们快走吧,我觉得这里有些可怕。”忘萧然:“没错,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快走吧。”众人再次加紧了前进的步伐,终于在日落时分赶到傲来国。敖济亲自出来迎接,敖济:“想必诸位是天都府弟子吧?来来来,快进皇宫。”东方初晴:“您是怎么知道我们是天都府弟子的?”敖济:“呃,我在昨日收到了天都府掌门的密信。说,今日会有五人来帮我寻回玄水珠。哦,我已经吩咐仆人们准备了饭菜,诸位赶路一定累了吧,来进去好好吃一顿吧。”忘萧然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想:傲来国都死了这么多人了,这个国王怎么一点都不紧张,没有一点防备,为什么他这么想让我们进皇宫,难道真的只是好客而已。而且总觉得他身上有股魔气,看来要小心一点。同样有这种感觉的还有流苏千月,不过她非常确定这个敖济有问题,由于她是狐妖所以她能感受到妖气于魔气。

  傲来国的皇宫里金碧辉煌,各种砖瓦玲珑剔透。不过众人已经来不及顾及这些装饰,出来忘萧然和流苏千月其他人都拼命吃了起来。路泽:“你不吃么,很好吃的。”忘萧然摇了摇头,“呃,我不饿哈。”路泽:“那千月呢,你平常胃口不是很大的么,怎么今天?”流苏千月:“这个..我在路上吃的太多了,所以我也不饿。”路泽:“那你们的份我帮你们吃了。”二人点了点头,忘萧然和流苏千月警惕的观察着周围。晚饭过后,忘萧然和流苏千月来到皇宫外,在确认无人跟踪后,二人才开始谈话,忘萧然:“你也觉得,那个国王有问题吧?”流苏千月:“没错,不过现在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忘萧然:“是什么?”流苏千月一本正经的说,“我...饿了。”忘萧然呆了一下,“哈?好,知道了,我还剩点鸡腿你吃吧。”流苏千月刚咬鸡腿,皇宫里就传来了惨叫声,流苏千月:“唔唔唔(出事了)”二人偷偷潜入皇宫,皇宫里一个人都没有。忘萧然:“我就知道这个国王有问题,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到他们。”流苏千月:“我只记得初晴的房间在二楼。”忘萧然:“先去看看吧!”二人赶到二楼,打开房门却发现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忘萧然:“消失了?这不可能啊?”

  敖济突然出现在二人背后,“请问,你们在找什么?”二人急忙转身,“啊?没,没什么。我们..我们只是来找..呃,吃的。”敖济:“厨房在楼下。”二人道了谢后立刻跑向一楼,流苏千月:“他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忘萧然:“不知道,现在可能除了我们两个之外的所有人都消失了。不过,我断定,她们一定被关在城堡里的某个地方。要不这样吧,我们分头找,要是谁遭遇不测就把敌人引到城堡外。”流苏千月:“知道了,那现在就出发吧。”

  忘萧然寻找的是三楼和四楼,忘萧然:“这里真的是一个人都没有,总觉得有些莫名的恐怖呢。”

  啪嗒,啪嗒...空档的走廊里穿了阵阵脚步声,忘萧然立即拔剑准备战斗。啪嗒,啪嗒,脚步声越来越近。脚步声的主人出现在了走廊拐角,忘萧然立即拿剑向此人劈去,路泽:“喂,是我啊,是我路泽。”忘萧然听出了脚步,一脸惊讶的看着路泽,“你...你是怎么在这里的?”路泽:“我在吃了那些东西后有些不舒服,在厕所里将所有东西都吐了出来,但是皇宫太大我就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忘萧然:“那其他人呢,他们现在人在哪里?”路泽:“你跟着我走,我带你去。”

  路泽带着忘萧然来到一面墙前,忘萧然:“他们,该不会在墙里吧?”路泽邪笑着,“马上你就能见到他们了!”路泽从长袖里抽出一把剑,趁忘萧然不备时,向他刺去。忘萧然下了一个腰,勉强躲过一劫,忘萧然:“路泽,你是疯了还是脑子进水了?”路泽:“呵呵,我既没疯,脑子也没进水。”忘萧然开始觉得这个路泽不对劲,忘萧然:“你不是路泽,你到底是谁?”

  路泽:“我是谁?呵呵呵。”路泽揭下了人皮面具,米修斯:“我是魔界五将之一,千面王子--米修斯。怎么样,被我的帅气迷住了吧?”米修斯耍酷的撩了撩头发,但是当他睁开眼时,忘萧然已经不见踪影。

  忘萧然趁着米修斯耍帅的时候早已经开溜,来到走廊拐角处又看到一个黑影,忘萧然:“该不会又是那个家伙吧?”

  流苏千月负责的是第一层和地下室,流苏千月:“这里…有魔气,也有妖气。”

  一个身影来到了流苏千月身后,“好久不见。”

  酷匠;网E$唯一,正‘b版,y其。他都是'i盗G#版、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