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炼铁

林玄轻声自言,旋即转身朝山下大步奔去。

  林昊这时应该收工回家了,铁匠铺没有挨着他们家,开在村里热闹的集镇上。

  林昊每天早出晚归,只希望能多赚点钱,一部分维持家里的生计,一部分存积起来,日后为林玄买些丹药,辅助林玄修炼。

  平时里林昊和林玄在一起的时间很短,只有晚饭时间,林玄才能和父亲说上几句生疏的话。

  林玄自然十分珍惜这段时间,想到这,林玄回家的步伐又加快了几分,数十个呼吸间,林玄到了家门口。

  正屋内,伴随着微弱摇曳着的烛光,一个中年男子坐在陈年木椅上,手里拿着一块小铁片,眼睛紧盯着铁片,用拇指和食指不停地在上面摩挲着。

  林玄站在门外看见父亲的举动,心里不由得升起一阵酸楚,林昊每天白天拼命炼铁器,每次都要挥动上千斤重的炼锤,打造着每一块生铁,最终就是将这些生铁炼为坚韧耐用的铁器。

  晚上林昊回家后还要花时间研究那些铁片,为的只是能使每打炼的一块铁都要比上一块铁更优秀。

  炼器,永无止境!

  林昊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显现出他对炼器的执着与热爱。

  “玄儿回来啦。”一声略微粗犷而又沧桑的声音从正屋内传出。

  林昊虽然之前眼睛一直盯着手中的铁片,但他却早早的感知到站在门口的林玄。

  林玄听到林昊的声音,也是不足为奇,凛然一笑,随即跨过门槛进入屋内。

  进入屋内,林玄瞟了瞟桌上的碗筷,盘里的菜已所剩无几,便知道林昊已经吃过晚饭了。

  林玄每天下午出门前都提前为林昊把饭菜准备好,以便林昊回家就可填充饥饿的肚子。

  “爹还没休息呢?”林玄习惯性的问候一声,只是声音有点细微,生怕打断了父亲的思考。

  “玄儿你也是知道的,爹每天都是这样,已经习惯了,时间一久,就不管累不累了,再晚也要把当天的事做完。”

  林玄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只是走向桌旁将桌上的碗筷和快要光了的盘子收到厨房。

  片刻后,林玄从厨房走出,径直走向正屋门口,看见门口的一块大青石,走到跟前用手轻拂掉青石上的灰尘,随后坐在上面,背对着屋内的林昊,看着逐渐从东边升起的一轮明月。

  “爹,今天没有发生什么事吧?”

  林玄坐在青石上之后,突然想起什么,侧脸看着林昊,有些焦急的问道。

  “能有什么事,毕竟是闹市上,人多,那些人不敢闹事。”林昊说着,手和眼不离铁片丝毫。

  酷匠☆h网p首;发!☆

  林玄听到父亲的话,神色才渐渐放缓,提着的心似乎才放下。

  星辰村的人,大多都忘不了十多年前的那一天,但十多年过去了,一些人逐渐看见了林昊对星辰村的贡献,冷漠和敌视的态度也随之消退。

  只是不乏有一些人,敌视的态度不仅没消退,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

  这其中就包括杨穆,杨穆乃杨家之主,杨家是星辰村三大家之一。

  十多年来,以杨家为首的处处为难林家,其中林昊的铁匠铺就被砸过好几次,好在村长古铭及时赶到,才避免了更严重的损失。

  只不过最后一次杨家带人砸林昊铁匠铺已是三年前的事情,随着林昊铁匠铺声望的不断增加,站在林昊一边的人也越来越多。

  这才使得杨家的行为有所收敛,杨穆只能独自暗骂。

  ……

  星辰村的夜出奇的安静,以至于林玄都能听见自己心脏的跳动。

  林玄盘坐在青石上,眼睛凝视着前方,仿佛思考着什么。

  突然间一只拿着陈旧瓷杯的手伸到林玄身前,伴随着一道香醇的酒味传入林玄鼻中。

  不知名的酒香差点熏晕了林玄的头脑,林玄的脸上逐渐泛起一抹红晕。

  “玄儿,怎么啦!还没喝呢,就醉啦!”林昊看着林玄的脸色说道。

  林玄看着自己身前的一杯酒,又看见林昊另一只手上也端着一杯酒,当下接过身前这杯,放到嘴边,一口灌入口中。

  “好!不愧是我林昊的儿子,有魄力!”

  林昊看着林玄接过自己手上的一只酒杯然后畅然将杯中的酒灌入嘴中,也随即将手中的另一杯酒喝下去。

  烈酒顺着林玄的喉咙流到胃里,一股辛辣的感觉在林玄体内炸开,此时林玄脸上红晕更加浓厚。

  林昊看着林玄的脸色笑道“既然喝了这杯酒,那么就帮我做件事吧!”

  林玄听得林昊的话,满脸疑惑。

  “明天和我一起去铁匠铺帮我打铁吧。”

  “帮你打铁?”林玄脸色有些复杂。

  “好啊!”

  林玄应到,似乎有些开心。一年前林玄曾请求林昊让他去帮忙打铁,被林昊一口回绝,没想到今天林昊居然主动邀请他。

  “嗯,那你就先准备准备,以后的生活可能就会更辛苦更累了。”林昊转身进入屋内休息,边走边说着。

  青石之大,以至于林玄能直接躺在上面。

  林玄躺在青石上,在月光和点点星光的照耀下,困意上身,缓缓闭上双眼。

  夜,一片安详……

  当清晨第一抹阳光照向青石上的林玄时,丝丝暖意渗透进林玄的体内,林玄睁开双眼,带着朦胧之意从青石上坐起来。

  “我去,居然在这睡着了。”

  林玄寻觅四周,看见父亲已经收拾好一切,准备出门。

  “玄儿,准备走了。”林昊看着刚睡醒的林玄说道。

  林玄闻言,心中莫名的激动,睡意全无,立刻犹如一只猴子从青石上跳下来,跑到院子角落里的水缸边,从水缸里捧一捧清水浇在脸上。

  甩了甩脸上的水渍,林玄看着林昊挥挥手大声道“爹,快走吧!”

  林昊看着早已按耐不住心中激动心情的林玄,心想着:打铁可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轻松,希望你能够坚持吧。

  初生的太阳驱逐着天际的最后几点星光。

  在去集市的路上,星辰村村民们又看见了早早赶去铁匠铺的林昊。不过,今天的林昊似乎有点不一样,脸色没有往常的焦虑。

  “唉!那不是林昊的儿子林玄吗?”忽然有人惊声道。

  “对啊!他儿子怎么跟着来了。”

  “切,你是不知道,去年他儿子就想跟着他去铁匠铺打铁。”

  “不会吧,这废物年纪那么小去打铁,这岂不是去耽搁他父亲吗?”

  ……

  众人站在路口议论不休。

  林玄和林昊却是毫不在意,特别是林玄,直接选择无视,在路上悠哉悠哉的走着。

  打铁炼器靠的是耐心与信念,长时间的打磨铁器需要一个良好的心态,心静才能把一件事做好。而打铁炼器更需要信念,就是相信自己一定会炼就一块好铁一块好器,才能在炼铁是将自己的意志灌入进去,最终将之成形。

  十多分钟后,林昊和林玄到达了铁匠铺。

  进入铁匠铺,林昊就开始在灶上生炭火。

  林玄则是看着这简陋的铺里陈列着许多打炼成形的铁器,还有一些生铁块一些炼铁工具:火钳,磨石,风匣……

  发现其中还少了一件什么,林玄问道“爹,炼锤去哪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