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痛!”顾雅欣微微睁开眼睛,挪动一下身子却感觉全身像散架了一般,她环顾四周,一切都是陌生的,精致的水晶吊灯,高档的真丝被套,奢华的艺术装饰……

  她抱着被子猛然坐起,脑袋像要炸开般疼痛。

  “发生了什么事?”她吃疼的想要回忆起昨晚发生了什么,突然她又意识到了什么,猛然揭开被子,洁白的床单上,那一抹落红刺得她的眼格外的疼。

  “怎……怎么会这样!我昨晚究竟和谁在一起?”她用力的想了想,还是想不起昨晚发生了什么,她只知道这一夜她莫名其妙的从女孩变成了女人。

  好吧,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当为我疯狂的青春画一个圆满的句号吧。

  她不是一个矫情的人,很快她便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这是什么?”她拿起床头柜上的字条和药丸,一行浑厚遒劲的字映入眼帘,“等我回来,把药吃了!”

  “不会是毒药吧!”她把手中的药扔回柜子上,“脑袋被驴踢了才等你回来!”她快速地起身穿衣服,匆匆带上自己的东西离开这间华贵的房间。

  “今天上午十点三十分,警方正式拘捕顾氏集团前任董事顾长明……”

  顾雅欣一路小跑,到盛天酒店大厅时,大厅里的LED上正播放着这则震惊江都的大新闻。

  “日前,警方收到匿名举报,称顾氏集团董事长顾长明用不正当手段盈利,并涉嫌贪污受贿达14.5亿,经警方调查取证,证实举报内容真实,现正式对顾长明实施拘捕。”

  “胡编乱造!”顾雅欣在巨大的电视墙前驻足,看着电视里那个五十岁出头的男人鬓角生出来白头发,顾雅欣不觉湿了眼。

  “爸,只要我离开,你一定会没事的!”她心底暗暗发誓,双手紧握,深深地将指甲陷入肉里。

  “祁总好!”

  “好。”

  “祁总好!”

“好!”祁俊习惯性的点头回应,他刚忙完公司里的事就急匆匆的往酒店赶,他明明是讨厌她的,可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要再见见她。也许是因为那一抹落红,他给自己找了一个非常好的借口。

顾雅欣转身离开,祁俊转身回去。一瞬间的转身也许就是错过,错过也许就是今生……

“师傅,机场!”顾雅欣在酒店门口拦了一辆车,直奔机场。

“喂……小米,”她拨通好友徐米的电话。

“昨天你去哪里了,你知道不道我找了你一个晚上!”

“对不起,害你担心了。”

“你现在在哪?”

“去机场的路上。”

“什么?你去机场干什么,难道你就打算这样认输了!”徐米一肚子的愤怒。

“嗯……”比起徐米的愤怒,顾雅欣显得平静得多。

“你呀……你呀你呀……”徐米真是恨铁不成钢,“你要我说你什么好!”

“我想麻烦你帮我把房子退了,那些家具物品也帮我一并处理了!”

“全部处理,你是不打算回来了吗?”小米顿时心情无比的失落。

“暂时没有这个打算。”

“好吧!”她的声音变得沉重,“那你保重。不管到了哪里照顾好自己,记得联系我。”她的声音十分的沙哑。

“嗯……你也保重,照顾好自己!”一滴泪还是夺框而出,滴在她柔软的手背上。

她们十五岁相识,一起走过花样的年华,一起度过喧闹的青春,一起想过美好的未来,却从未想过彼此分开,如今却没有好好道别就这样离开,这一别也不知道再见要何年何月。

祁俊满心欢喜的推开总统套房的门,他本以为那女子会乖乖的等着他,可是房间里早已没有任何人的身影,当他看到桌子上完好无损的药丸心头却是无比的懊悔,他不该这么大意因该看着她吃下去的。

“喂……”他拿电话的手指关节泛着青白,“小黑,帮你查查昨天那个喝醉了的女人到底什么来历。”

“总裁,查她干什么?”

“让你查你就查哪那么多废话!”他习惯于每次事后都让女人吃下事后药他才能放心,可是这一次他大意了,他很不安,他可不想一个随随便便的女人就生下他的孩子。

“好的!”

飞机上……

“旅客们,飞往悉尼的国航CA175次就要起飞了……”

  ^'酷D匠g网正\^版:》首发

“小姐,我们的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请你把手机关上!”

“好的!”顾雅欣对漂亮的空间挤出一个笑容,低头,又再次看着手机屏幕里那斟酌了很久的信息,她编辑好了又删,删了又编辑,她不知道此刻还能和聂磊说些什么,此刻她只希望他说话算话,只要她一离开中国,他立刻拿出证明她父亲无罪的证据,最后她只打了三个字:我走了!按下“发送”键之后她将手机拆分开,取出SIM卡,人为性的将它毁坏后连同手机一起扔进垃圾袋里。既然离开那么就离得彻彻底底,干干净净 。 飞机在天空中画出一道道航线,与此同时,盛天公司2015年夏季护肤新品Cherry的第一支宣传广告在各大主流媒体上发行,这支广告无疑是成功的,它讲述了一段美丽的爱情故事,广告一开始是一个身着汉服的美男子从一株盛开的樱花树下而过,樱花树为了留住男子摇曳着身姿,将自己最美的花瓣撒下,那飘零的花瓣像风,像雨一样洒落,男子那一瞥的惊鸿深深地烙印在樱花树的心里,为这它修行千年,幻化成一个妙龄少女,寻他万年,只为和他见上一面,而他因她漫天飞舞的花瓣甘愿放弃千年的修行,化作一只不起眼的蝴蝶,与她在千年的轮回中翩翩起舞。相见却不再相识,相爱却不再相恋,蝴蝶最后一个轮回中,她还是没有将他认出来,在他弥留之际,他用最后一口气飞到女子身边,停留在女子肩上那朵粉嫩的樱花上,画面定格在这一刻,幸福一生一世,永不放弃,爱你一生一世,这句话俗套了,可是它却是那热烈、纯洁的樱花用生命唱响的绝歌。

整支广告画面唯美,清新,又略带着一丝神秘,一发行就引起了很好的反响,各大场商纷纷想要取得Cherry的独家代理权,同时也打败了同一时期的竞争对手,进一步稳固了祁俊在公司的地位。 “祁俊,老实交代,这个女人是谁?”创意总监兼好友瑞霖依靠在祁俊的办公桌上,八卦的问。

  “不知道!”他十指相扣拖着下颚,目光紧缩的盯着电视上最后定格的画面。

  “哟……还不跟我老实交待,信不信我去祁伯母那里告状!”瑞霖一脸坏笑。

  “你可以试试这么做的后果!”祁俊斜着眼,面无表情。

  “好好好……”瑞霖立刻做出举手投降之势,他知道祁俊面无表情的时候比发火的时候还可怕,“我不问就是了!”

  “那还不出去工作!”

  “好好好……”他换上一副讨好的笑容,“我的大总裁,小的马上就去!”

  他是真的不知道她是谁,对于这种风花雪月的女人,他祁俊向来不屑于去知道她们的底细,大家不过逢场作戏,不过,这一次他却因对她的一无所知感到莫名的烦燥。

  顾天明一个月之后因为证据不足无罪释放,不过却从此被赶出顾氏集团的董事会,在顾氏已经没有一席之地,虽然生活清贫一些,但是他还是十分知足,只是会经常想念她的女儿顾雅欣,他不知道她在哪里,生活得怎么样。

  顾雅欣并没有在悉尼长住,在得知父亲无罪释放的消息后,她便决定一边周游世界,一边学习保健护肤,造型设计的知识,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这个宏伟的计划才一开始实施没多久,就遇到了一个难题——她怀孕了!是的,她怀孕了,但是她却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