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l最7新章l节上mZ酷“2匠网:r

  变化最大的是紫云天雷,颜色越变越黑,仅仅只能看到边廓还有一层紫色。

  炼狱魔藤在静止状态下又长了一寸。暗焰诡鹰轮廓上的血光更亮了。

  而那柄魔云剑,依旧是之前那个黑色的光滑的剑,让人完全难以想象战斗实化时的模样。

  还好有那个黑影留下的信息,北海漠试着运用了一下暗焰诡鹰。现在暗焰诡鹰已经能够随着北海漠的心意出现在他的背后。

  那双光亮的翅膀随着他的心意扇动,带起极大的风力,北海漠连忙将翅膀收小。

  转过头看着自己背上扇动的小翅膀,北海漠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好一会儿,他才咳嗽几声,严肃起来。

  盘坐起来,虚化的武魂在身后隐现,天地灵气缓慢地进入丹田,害怕被人发现异常。

  尽管北海漠已经极力克制吸收的速度,但是仍旧让白老等人察觉到了。

  “怎么回事啊?”火刚一脸怒气地走了出来,大吼道,“还让不让人修炼了!”

  “就是啊。这天地灵气怎么越来越稀薄了?”北苛也走了出来,站在帐篷口也是一脸不爽,“不会哪个地方又出现什么异宝了吧?”

  北海漠听得火刚和北苛的吼声,连忙合气,又不敢出去,睡又睡不着,又不知道该干什么,一下子想起代羽给他的牛皮,借着已经有些昏暗的灯光看了起来。

  “咦,怎么没动静了?”北苛问道。

  东方和走到白老身边问道:“白老,怎么回事?难道又出现什么奇异之物了?”

  白老看着北海漠的帐篷,意味深长地捋了捋自己的长胡子,有些感叹地说道:“前辈可是收了个好徒弟啊。”

  “白老,你说他会不会和北部的异动有些关系啊?”东方和问道。

  白老只是看着北海漠的帐篷,没有回应。

  火刚和北苛三人也看向了北海漠的帐篷,眼神捉摸不定,各怀心思。

  而此刻,躺在床上轻声哼着歌的代羽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小徒儿,还不起来,怎么睡得跟个死猪一样。”代羽拨开帐篷走了进来。

  北海漠听得声音一个翻身跳了下来,他本就没睡着,一直在钻研牛皮上所说的天雷制药。扭了扭脖子,一脸的奇怪:“师父,这可还没天亮呢。”

  代羽负着手,极有一副为人师尊的样子:“你难道没听过,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吗?”

  “听过。”

  代羽偏过头,突然眼中闪过一道玩味的笑意:“那你可有听过笨鸟先飞?”

  北海漠知他是在拐弯抹角地骂自己,却是认真地答道:“听过,难怪师父会起得这么早。”

  代羽一愣,随即笑道:“你师父我可不是笨鸟哦。我从小就天资聪颖,人人都夸我是未来的修罗之星,你小子可不要小瞧我。”

  又拍了拍北海漠的肩膀:“不过你这小子,还真像北苛说的少年老成啊,一点都不好玩。你啊,不要老是这么酷酷的,有点小孩子的样子好不好啊。”

  北海漠白了他一眼:“师父,不是要炼药吗。”

  代羽知他没有接纳他的建议,暗暗叹了口气,转身一甩袖道:“走吧。”

  北海漠将白老给他的药鼎拿上,跟在代羽的身后。

  “怎么不把它放在你的戒指里?拿在手上不嫌麻烦么?”代羽缓慢地走在前面,声音慢慢地传了过来。

  北海漠猛地一惊,他怎么会知道?可转念一想,他知道自己的武魂,区区一个储物戒指,又有什么难的呢。

  代羽只是之前看到北海漠手上的东西突然消失,从而判定他持有储物之能的东西,而戒指最为常见,是以他才会如此说。

  虽未见到,但他也知道有的秘术可以隐藏物品,他完全没有想到北海漠的戒指会是大陆上为数甚少的黑埙戒。

  又来到昨日的空地,代羽从戒指中拿出一个鼎,说道:“我先教你炼制最基础的洗髓液,待你炼制成功后,再开始着手炼制丹药。”随后一挥手,一些药材便出现在地上。

  代羽的鼎无比的普通,竟比不上白老的。

  “是。”

  北海漠看到代羽的手指上有一个白色的很精致的储物戒,上面还镶有一颗黑色的小钻。

  代羽见北海漠盯着他的戒指看,笑了笑:“这叫无尘。”

  听得此名字,北海漠对他的来历更是好奇了。

  无尘戒,珍贵程度仅次于黑埙戒,整个大陆只有两枚。此戒可容下千里之物,容量极大。

  代羽见北海漠有些吃惊,笑了笑:“不必惊讶,虽然无尘戒是没有了,不过,我可以给你一枚青荻戒。这次我没带在身上,下次见面我再带给你怎样?”

  北海漠嘴角轻轻一抽,青荻戒也不是什么差品,在黑埙戒和无尘戒之下,大陆中也仅有两枚。可容百里之物。

  想不到代羽竟如此慷慨地送他,尽管他并不需要青荻戒,但代羽的心意,他心中自是感激的。

  代羽唤出噬云磷火,将鼎托在空中,将准备好的药材按照比例一股脑地倒进鼎中,口中慢慢说道:“世人炼药皆以放药的步骤为决定药是否成。

  而我代羽却偏不喜此法,是以,我独创了另一门炼药的方法。

  药皆入鼎,却只凭掌火之力。只要火控制得当,同样不成问题。

  这洗髓液最主要的药材便是洗髓草,其次便是黄叶草……”

  “成。”代羽收回噬云磷火,鼎缓缓落在他的手中,鼎中有着晶莹剔透的液体。

  “可看好了?”代羽问道。

  北海漠点了点头。

  “那你试试。”代羽坐在一旁说道。

  北海漠学着代羽的模样,调出紫云天雷,将鼎置于空中,结果紫云天雷一道劈下来,药鼎猛地一震,掉落下来。

  自己明明是按照那个牛皮上来的啊,怎么会这样?

  北海漠疑惑地捡起药鼎,结果看到药鼎上出现了好几道裂纹。

  代羽僵在原地好一会儿,才轻咳一声:“呃,那个,紫云天雷威力太大,而且是从上至下,不怎么好炼药,而且我现在也没什么好鼎。”

  北海漠看着代羽:“那该怎么办?”

  代羽想了想:“好吧,其实我还独创了一种炼药方法。本来是打算等你先用药鼎练好了之后再教你的,看来是不行了。”

  “看好了。”代羽把鼎丢在一边,用噬云磷火将药材一棵棵地托起来,双手开始呈八卦太极运动,将药材托在空中混在一起。

  北海漠静静地看着代羽磷火中的药材一点点地变成液体,然后经过压榨提炼,停留在磷火的包裹之中。

  北海漠算是明白了,这代羽哪里是没有好鼎,明明是根本不需要鼎。

  “这种炼药法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你可看明白了?”代羽问道。

  北海漠想了想:“我试试吧。”

  北海漠学着代羽的模样用天雷将草药托起来。

  这一次他没有将紫云天雷唤出来,而是只调动了紫云天雷中的天雷。

  看着北海漠手中暴虐的雷电,代羽暗叹道:果然是紫云天雷,威力如此之大。我这徒儿到底是得了什么机缘,能得到紫云天雷做武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