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北海漠喊道,“我进来了?”

  没人回应,北海漠踏了进去。

  “师父,你这是怎么了?”北海漠看到代羽一脸不爽地坐在床上发呆。

  代羽白了他一眼,还是不打算说话。

  “你生病了?”

  代羽还是不理他。

  “那你失眠了?”

  代羽瘪了瘪嘴,还是不理他。

  北海漠抽了抽嘴角:“难道有谁惹你了?”

  代羽看了他一眼。

  “谁,你说,我马上去收拾他!”北海漠见他有反应了,立刻接着说道。

  代羽就这样盯着他。

  北海漠一愣,不愿相信自己的想法:“是北苛?”

  “那,是火刚?”

  “东方和?”

  “白老?”

  一一问了,代羽还是没反应。

  北海漠深吸一口气,指着自己问道:“是我吗?”

  代羽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指着北海漠一脸不爽:“你还好意思说,我收你为徒,教你炼药,什么都告诉你,你居然不给我说实话。”

  北海漠抽抽嘴角,抹了一把刚才代羽喷在他脸上的标点,心道:不会是他发现我的名字不是真的:“我,哪里没说实话?”

  代羽哼了一声:“那我问你,你的紫云天雷怎么来的,还有为什么你的武魂大陆上从未记载过,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北海漠眨了眨眼睛,就为这个?

  “师父,我就好奇了。我对你一无所知,我又为什么要告诉你呢?”北海漠面无表情,很认真地问道,“你让我拜你为师,你要教我炼药和阵法,所以我拜你为师。这么来说,我拜你为师只是因为要向你学习炼药和阵法,跟其他无关。而且我没有打听和询问你的事,你又为什么非要知道我的事呢?每个人都有秘密,若是都告诉了别人,那这世上哪还有什么秘密呢?”

  代羽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个理儿,却又拉不下面子,说道:“就算是这样,我也只是问一问,你直接告诉我你不愿意说不就好了,干嘛一脸深意地摇头,这很容易引起我的好奇心的。”

  北海漠一听他这话,知道没什么了,也绷不住笑了:“好好好,是我的错,那我下一次直接告诉你好吧。”

  代羽满意地点头,他现在是越来越觉得自己收这个徒弟是收对了:“这还差不多。”

  北海漠觉着,这师父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还闹小脾气。

  “那,师父,没事了吧?那我回去了。”北海漠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酷F匠c●网;正z●版首发=b

  代羽突然想到什么:“诶,等等,那个,明天我教你炼药,你去找白老要个药鼎。”

  “哦。”北海漠点了点头,便出去了。

  代羽偏了偏头,觉得没什么事可做,直接躺回床上睡觉了。

  北海漠走到白老面前。

  “诶,海漠兄弟,前辈没事了吧?”北苛见北海漠出来了,赶紧拉过北海漠问道。

  “对啊,没事吧?”火刚也连忙问道。

  “没事。白老,师父让我找你要个药鼎。”

  白老一愣,代羽前辈不是应该有多的药鼎啊?不过他也没说出来,代羽这么说自然有他的原因:“好。”说着,从自己的储物戒里拿出一个药鼎递给北海漠。

  北海漠接过药鼎,朝白老行了一礼:“多谢白老。”

  白老点了点头。

  北海漠拿着药鼎,一脸探究地抱回帐篷。

  这药鼎两寸多高,深黄色的,只有三个脚。

  才这么小,北海漠完全不相信可以练出什么好药来。

  其实北海漠真就说错了,白老给他的药鼎,算是白老手中最好的药鼎了。

  北海漠放下手中的药鼎,盘腿坐在床上。

  缓缓吸气,唤出许久不见的武魂。

  武魂刚一出现,北海漠就愣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