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呢?”男孩问道。

  “我?我再待两天,然后就回去。”北海漠想了想,他还有事要做。

  男孩点了点头,也想了想,突然问道:“那我可不可以跟着你呢?”

  “诶?”北海漠一愣,“你跟着我作甚?你不回家吗?你爹娘不担心吗?”

  男孩苦涩地笑了笑:“他们跟我一起来的,都死了。”

  北海漠明白了,他父母被散老用药给弄死了。

  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可是我现在真的有事,你跟着我也是凶多吉少。”

  “那你总得让我报恩吧?总得让我知道你的名字吧?”男孩还是不肯放弃。

  更f新◎q最!快ne上(酷√匠5|网

  那群人一听,也都附和道:“对啊,总得让我们报恩吧!”

  “报恩就不用了,大家还是回去吧,这天下之大,总还会有见面的时候,说不定到时候我还有事要找你们帮忙呢。”北海漠笑了笑,朝着大家拱手。

  “那这样吧,我们都回去,那恩公你也留个姓名,让大家伙知道是谁救了咱们,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事,就通知大家伙一声,大家也都不会推辞的。”一个汉子哈哈笑着。

  北海漠点点头:“那好吧。”

  所有人都在听得北海漠的名字后,有一瞬间愣神,北海漠?不是那个整个大陆中唯一一个没有武魂的废物吗?面前的这个人,却是觉醒了武魂的。莫非,北海少主觉醒武魂了,才变得这么厉害的?

  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众人都有些感叹。

  “那我们走吧。”一个汉子哈哈笑道,朝北海漠一拱手,“多谢北海少主了。”

  北海漠看着他们纷纷结伴离去,也忍不住微笑。

  之前跟着散老的那群人,也都是一些血性男儿,都不愿意伤害无辜的人,北海漠觉得,这个世界上,好人终归还是比坏人多。

  待他们走后,确认周围都没有人,北海漠看着地上散老的尸体,炼狱魔藤立刻蹿了过去,裹起散老藤顶就往他的丹田插去。

  北海漠看着炼狱魔藤吸收的模样,并没有觉得太过惊讶,只是靠坐在一旁的树下,从黑埙戒中拿出衣服和布条,擦了些药在身上,然后缠上布条,穿上衣服。

  使劲舒展了一下身体,北海漠才转头看向散老的尸体。

  连骨头渣子都没剩下。北海漠看着地上仅剩的衣服,嘴角一抽,这也太吓人了吧。

  与此同时,炼狱魔藤回到他身边,源源不断的魂力开始进入北海漠的身体。

  北海漠一愣,立刻就把魂力往自己的丹田引导,然后和自己的魂力化为一体。

  居然又升级了?北海漠眨了眨眼睛,这炼狱魔藤还有这本事啊?

  北海漠越想越觉得自己赚到了,虽然十三年没有魂力,被人当做废物,窝囊了十三年,但是终于还是觉醒了武魂,而且武魂都是不同平常的,正所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北海漠得意地笑了笑,按照时间算来,他昏迷了两天,然后和石猛他们在一起走走停停了五天,离十日之约还有三天,回去大概要一天,也就是说,他还有两天的时间历练。

  抖擞抖擞精神,北海漠往前走去。

  突然,脚下踩着什么硬东西了。北海漠低头一看,原来是散老身上掉下来的东西。

  北海漠从衣服中找出了一枚戒指,戴在手上用精神力扫了一下里面的东西,没想到居然找到了不少好宝贝。

  一颗六级魂兽的魂核,两颗五级魂兽魂核,四颗四级魂兽魂核,十三颗三级魂兽魂核,一级二级魂核若干。可以卖得不少魂币。

  魂币是大陆上通用的钱币,许多东西都是要靠魂币才能得来的。

  魂币分为四种,由低到高颜色分别为黄、绿、红、蓝。每两种魂币之间的进率是1000。

  让北海漠最为吃惊的是,散老的戒指里,有一瓶丹药。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一颗,但是光泽亮丽,上面有着些细小的纹路,看起来挺珍贵的。可惜他对丹药没兴趣,没看过关于丹药的记载,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丹药。

  收在自己的黑埙戒里,北海漠准备找个山洞休息一下,他和散老对战,其实也没占到多少便宜。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山洞,刚踏进,就闻到一股血腥味,夹杂着些许腐臭味,洞里应该是有什么动物的尸体。

  北海漠微微皱着眉头,一步一步地往洞穴里走。

  一路很安静,北海漠都能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

  入眼的是一头烈云豹的尸体,身上没有伤口。北海漠微微翻动烈云豹的尸体,才发现,尸体的腰部骨头折断,看起来应该是被更为厉害的魂兽给一掌拍死的,又或者,是被拍了一掌后,奄奄一息,然后在一旁看着它一步一步地走向死亡,又或者,是两败俱伤后,被捡回来的,不过这个猜测听起来没什么可能。

  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个杀手一定非常可怕。

  什么样的魂兽能够把一个四级魂兽一掌拍死,或者是一个人。

  北海漠咽了咽口水,看这天气,好像快下雨了。

  虽然黑雾山的天空一直都是灰蒙蒙的,跟外界的不一样,但是风雨雷电还是有的。

  心一横,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就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就走。北海漠估摸着时间应该是晚上了,现在出去,恐怕没那么安全。

  简单收拾了一下,北海漠便睡了下来。这个尸体他可不敢动,这么多天,这烈云豹还能存留在这里,说明这里的主人一定很厉害,别的魂兽都不敢轻易打它的主意。

  万一主人家回来了,这腐尸的味道还可以暂时掩盖他的气味。

  北海漠睡下一会儿后,雷声渐渐响了起来,在一道闪电落下后,大雨紧随其下,开始稀里哗啦地打在洞外的叶子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这时,一阵急切的脚步声响了起来,正踏进洞里,然后就是几声兽叫,听起来不下两个。

  北海漠一个跟头就跳了起来,连忙往腐尸后面躲。

  不是吧,这么倒霉?北海漠生怕自己身上的气味被闻到了,赶忙在腐尸身上蹭,让自己的气味能和那个腐尸的气味融为一体。

  声音越来越近,北海漠觉着有一个声音咋有点耳熟。待看清它们后,居然是那只小蓝晶虎。

  北海漠心里开始啧啧起来:真是冤家路窄啊!这回这小东西有了帮手,肯定撕了我。就是它不撕我,那老的肯定也饶不了我,要是让它知道我差点伤了它崽子,非把我碎尸万段不可。

  大的蓝晶虎走在后面,威严又不失温柔地说着什么,小蓝晶虎看到那具腐尸后,飞快地跑进来,一边不认真地回应几声。

  估摸着,那老的是在叮咛嘱咐这小的。看这洞里的腐尸和这老的蓝晶虎对这小东西的态度,北海漠觉得应该是这小蓝晶虎偷跑出去玩,大的蓝晶虎捕猎回来没见着它,就跑出去找了,找了这么久才找到。此刻那老的应该是在批评教育这小的。

  小蓝晶虎应该是饿了,跑到这腐尸身边就嗅来嗅去,准备挑一个没腐坏的地方吃一口。

  北海漠闭着眼睛,心里使劲默念道: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戳戳戳”

  有什么东西在戳北海漠的肩膀,北海漠暗道遭了,微微睁开一条缝儿,就看到那小蓝晶虎正睁着蓝蓝的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他。

  北海漠朝它嘿嘿一傻笑,心里却道,这下完了。

  小蓝晶虎眼中闪出喜悦的光芒,北海漠心里更苦了,这下认出我来了,得找我报那一剑之仇了。

  谁知道,那小蓝晶虎拍了拍他的脑袋,把他往它身后推。

  北海漠还没反应过来,这是要闹哪样啊?

  北海漠看了看快要走近的老蓝晶虎,不得不顺着小蓝晶虎的力跑到它身后去。

  老蓝晶虎对着空气嗅了嗅,好像发现了什么,嘟囔了一句。

  遭了!北海漠发现自己低估了魂兽的嗅觉,它肯定是发现他的气味了。

  小蓝晶虎连忙说了一句什么,老蓝晶虎有些怀疑地看了它一眼,然后又“呜呜”几声,小蓝晶虎又欢喜地回应了一声。

  北海漠看着它俩的互动,心里别提有多紧张了。这小东西不会是在告我的状吧?瞧它那高兴的模样,难道那个老的听从了它的意见,要好好的收拾我?那我岂不是想有个全尸都很难?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老蓝晶虎突然叼着那腐尸就甩出了山洞。

  这是要给我腾出死亡空间啊?北海漠欲哭无泪地看着它的动作。

  “呜呜。”老蓝晶虎又说了几句,便拍了拍小蓝晶虎的脑袋,又用舌头舔了舔它的额头,便趴在一边,好像是准备睡觉了。

  北海漠一脸的懵逼,这是咋回事?它不打算找我报仇了?

  北海漠还在凌乱的时候,小蓝晶虎又用爪子推了推他,把他往自己肚皮下推。

  北海漠一时没注意,一下子就被推到下面去了。

  卧槽,这是准备压死我啊?看着小蓝晶虎也趴了下来,北海漠看着越来越近的的肚皮,连忙用手去挡,一看手怎么可能挡得住,连忙蹲下用手捂住脸,再怎么,也不能毁了他的脸。

  “诶,没压死?”北海漠没感觉有什么东西挨着他,他把手指微微分开,抬起头,露出一个眼睛,才看到,原来小蓝晶虎的肚子下面给他留了一个空间,足够他活动。

  北海漠一时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好像他不会被报复,脑中一片凌乱。

  北海漠现在是困得要死,懒得管那么多了,窝在里面继续睡他的觉,死也要做个醒死鬼,什么时候自己这么没出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