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约十寸的爪子出现在他的视线中,紧接着是另一只同样大小的爪子。

  北海漠咬着牙,此刻内心是崩溃的,慢慢地后退,暂时用炼狱魔藤附体,止住背后的血。

  植物武魂,有着伤人和救人的能力,暂时止住他伤口的血应该没什么问题。

  北海漠握着剑,慢慢后退。

  那只十寸大的蓝色的毛茸茸的爪子,如果是在平时,让女孩子看到的话,一定会称赞它很可爱吧。但是,此刻看起来一点都不可爱,简直就是催命符,最重要的是一共有四只!

  北海漠看着渐渐露出真面目的魂兽,真的觉得没了生的希望。

  蓝晶虎,属于兽系魂兽,大陆中极其少见,传闻残忍嗜血,攻击力极强。这一只看起来还挺稚嫩的,应该还是幼兽,最多三级。

  北海漠实在没什么能力了,他已经感觉到了倦意,有些控制不住地想要闭上眼休息。

  还是幼兽的蓝晶虎看着这个脸色苍白的人类,好奇地眨了眨大眼睛,他好像受伤了?慢慢地走向前,想要靠近一点。

  “别过来。”使劲晃了晃头,北海漠看着慢慢逼近的蓝晶虎,开始聚集体内所有的魂力,准备发出最有力的一击。

  蓝晶虎显然不知道北海漠此刻心里的想法,还是慢慢地靠近着。

  再次晃了晃头,北海漠开始利用他对剑武魂的最高感悟——剑意。

  无重而胜于力,将全身力量聚集于剑身,再攻向敌体,压倒式逼近,是为精妙之。

  看得北海漠全力攻出一击,蓝晶虎一惊,呜了一声,连忙后退,险险地避开重剑一击。一道撕裂的痕迹出现在地上,紧挨着它的左腿,差一点就被砍中了。

  $酷2,匠k网1V永H久☆`免%费看fY小说

  看了看地上留下的痕迹,有些后怕地看了已经瘫倒在地的北海漠一眼,呜咽一声钻入林中。

  北海漠已经力尽,眼皮太重了,后背的伤也没了炼狱魔藤支撑,他真的撑不下去了。

  我,终于,还是没能做到吗……

  像是过去了很久很久,北海漠微微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块巨大的木板。

  这是,哪儿?北海漠坐起身,才发现自己是在一辆马车上,身上的衣服被换成了红色,手脚都被绳子绑住了。

  这,这是要强行娶亲的节奏啊?北海漠脑子一时有些卡。这怎么回事儿?

  “哟,醒了啊。”一只枯老的手撩开马车的门帘,出现在北海漠面前的,是一张苍老而又阴险的脸,一双眼珠透着阴狠。

  北海漠微微一愣,回过神来问道:“前辈,是你救了我?”

  老人笑了几声,声音沙哑,北海漠才看到他的牙齿已经快掉光了。

  “没错,是我救了你。”

  北海漠晃了晃自己被绑着的手,又扯了扯身上的衣服:“那么,请问,这是?”

  老人凑近北海漠,露出他那些快掉光的牙,轻轻地说道:“自然是收取为你疗伤的报酬了。”

  不是真要以身相许吧?北海漠心里暗自翻了个白眼,顿时觉得自己一定是脑残了。

  极力地表现出自己没有闻到那股臭味,微笑着说道:“你放开我,我可以给你丰厚的报酬。”

  老人嘿嘿一笑:“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报酬了。”

  北海漠一愣,老者突然抓起他的后领,毫不费力地将他提了出去。

  北海漠使劲拉扯绳子,却怎么也扯不断。想要施用武魂也不能。

  “别白费力气了。”老者嘿嘿笑道,“你天赋不错,小小年纪,能力倒不小,不过我也没那么笨。我已经给你服下了我独制的散魂散,你是不可能挣脱的。”

  北海漠微微皱眉,他不明白这个白发老者到底要干嘛。

  “散老。”看着老者领着北海漠走过来,地上围坐在一起的人站了起来。

  散老,对丹药极其执着,93岁,武魂散魂草,黄阶四级,等级68。

  被称作散老的老者点了点头,对为首的人说道:“这是一个上好的药人,比你们找来的那些废物要好很多,好生待着。”说罢,便转身离开了。

  北海漠这才看到,这群人的周围还有着一群跟他穿得一样,手都被绑着的人。

  我擦,这么多药人啊?这干嘛穿红衣服啊?不怕万一死了晚上来找你索命啊?

  “是。”为首的男人长着一脸络腮胡子,点了点头,锐利的目光居高临下地看着北海漠。

  北海漠微微咽了咽口水,不就是长得比我高吗,至于在我面前显摆吗?

  北海漠往旁边挪了几步,站在一个看起来比较和蔼的人身边。

  “继续前进。”为首的男人看了他一眼,对身后的那群人说道,随即对北海漠身边的那个人说道:“小江,把他看好了。”

  小江点了点头,倒是没对北海漠怎样,只是很温和地说道:“走吧。”

  北海漠见这人比其他人要好说话的多,轻声问道:“我们现在在哪儿啊?”

  小江看了看前面的众人,低声对他说道:“我们现在还在黑雾山,其他的你不该知道的就别问。”

  北海漠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

  北海漠嘿嘿一笑:“海漠。”

  小江点了点头,小心地叮嘱他:“千万不要乱说话,不然被其他人听到了,那你麻烦可大了。”

  “这些人都跟我一样吗?”北海漠指着那群跟他穿得一样的人。

  小江点了点头。

  再问小江为什么要抓这些人,小江却是不肯回答。

  黑雾山平日里都很少有人出没,更何况这么多人。他们进黑雾山,必然是有所图谋的。

  从小江那里打听到,为首的那人叫石猛,散老是一个炼药师,他是他们中说话最有用的人,在这片大陆上,丹药师和阵法师是稀有的存在。不论是哪一级的,都是各大势力争相拉拢的存在。

  石猛,35岁,武魂狂刃刀,玄阶六级,等级52。

  很快就过了五天,一路上也没遇见什么魂兽,北海漠提心吊胆走了一路,现在的他没有武魂,魂力也施展不开,要是真来了魂兽,他们万一打不赢,逃跑的时候他又没能力逃,还不是难逃一死。

  这时,前面的马车停了下来,一直坐在上面的散老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个玉瓶有些兴奋地朝他们这边走来。

  散老有些激动地随意抓起一个人,将玉瓶中的东西给灌了进去。

  那人被散老扔在地上,狠狠地咳嗽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得他有什么反应。

  突然,那个人捂着喉咙,一脸痛苦地倒在地上,瞪着双眼,嘴角抽搐,嘴巴不停地吐着白沫。

  其他人见了那人的惨状,都吓得连忙往后退。

  北海漠站在小江旁边,微微打了个寒颤。

  那人面色突然红润起来,也停止了抽搐,闭着眼,嘴角挂着微笑,仿佛上了天堂。

  散老眼睛发光地看着那人,嘴里念叨着:“只差一步了,快点,只差一步。”

  本来好转的人,突然睁大了眼,惨叫一声,便没了动作。

  散老有些颓废地看了看玉瓶,又看了看那人,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一步,就差一步啊。”

  散老突然把脸转向他,北海漠有种不详的预感。

  “你,把它喝了。”散老把玉瓶递过来,凑到北海漠的嘴边。

  小江拉了拉北海漠,想让他站在他身后去。

  北海漠知道小江的好意,这一路上,他也知道这里的纪律。他要是站在小江身后去,不仅他仍逃不了这一劫,还会连累小江。

  北海漠拿过玉瓶,反正横竖都是死。仰头一口喝下玉瓶中的液体。

  没反应?北海漠一愣。

  突然,肚子传来了火烧般的疼痛,然后开始蔓延,向着胸口扩散。

  北海漠哪里忍受得了这种疼痛,捂着肚子和胸口就在地上打起滚来,发出痛苦的声音。

  嘴角不停地冒出一些白色的泡沫,就像是中毒一样。

  小江在一旁紧张地看着,想要上前又不敢,只能在心底默默地为北海漠祈祷。

  好难受!好痛苦!我,我不会真的要死了吧?北海漠痛苦地想着,他还有好多事没做呢,怎么能这么快就死,他不能死,还不能死,还没到死的时候!

  北海漠红着眼,拼命想要调动魂力,唤出武魂,却怎么也施展不出。

  我还不能死!北海漠咬着牙,眼睛布满了血丝,脖子手臂到处青筋蹦出,格外恐怖。

  他看到了小江想要过来又不敢过来的模样,眼中是浓浓的担忧。他看到那个叫石猛的男人,此刻也是有些不忍地看着他。还有周围那群人,还有跟他会是一样结局的那群人,眼中都带着怜悯。而那个始作俑者,那个散老,只有他,眼中散发着的是浓浓的狂喜,有些癫狂的神色,没有丝毫对自己的过错感到内疚。

  都是他,这个该死的散老,要不是他,他怎么会受这种折磨,他怎么会不能调动魂力,召唤武魂!北海漠心底开始蔓延出数不尽的仇恨。

  围在周围的人,都看到了北海漠身上开始散发出一条条黑色、红色、紫色的气流,慢慢地围着北海漠转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北海漠说:

真的没人么Ծ‸ Ծ Ծ‸ Ծ Ծ‸ 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