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蔽没想到北海漠的力量进步如此神速,他心中自然乐得不行,哈哈笑着对北海坤等人说道:“漠儿前日刚觉醒了武魂,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间宣布,现在大家也看到了,漠儿觉醒了剑武魂,实在是值得我北海家族好好一庆。”

  前日觉醒武魂,今日便可得出剑意,施用自如,果然不一般。北焱嘴角勾起,一脸探究地看向北海坤等人。

  两日悟出剑意,此儿天赋绝不一般,也许比他两个哥哥还要更胜一筹。北海行低垂的略带浑浊的眼中散发出危险的光芒。

  北海行,北海家族大长老,53岁,武魂青层狼,玄阶二级,等级53。

  “那么,该让小少主做个武魂测试了吧。”北海行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武魂及天赋的高低,武魂最为重要,只要知道武魂的品阶,就可以预见他以后的能力。

  北海蔽自然是知道这点,看了看北海漠。

  北海漠淡淡一笑:“那么,就十日后吧,这几日武魂还不稳定,多些时日才不会断错。”

  北海行阴恻恻地一笑,没有反对。

  “北少主,不如这几日就住在舍下如何?”北海蔽问道。

  在北家的家业面前,北海家族跟平民没什么差别。

  北焱点了点头,依旧是一脸微笑:“叨扰了。”

  “那么,请跟我来。”北海蔽伸出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北焱微微点头,率先走了出去,然后北海蔽也出去了,和北焱一同前往给他安排的住处。

  北海行他们也跟在后面。

  北海兴在转身之时用审视的眼光看了看北海漠,眼中略泛出敌意。

  北海坤依旧带着不屑的眼神看着他,咬牙切齿地说道:“少主们今日和北海坤探讨的武学,还望日后能再一次讨教。”

  北海毅冷哼一声,脸别提有多臭了:“随时奉陪,到时候,看你爷爷我不两刀子砍死你,哼。”

  北海坤不服地转身,没有去追离开的人流,往着府外走去。

  北海筱看着北海漠,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阿漠,行啊,一下子这么厉害了?”

  北海漠咧嘴一笑:“大哥,你可别这么说,我只是去藏书阁借了一本书,揣摩了许久才悟出了这一招。”

  北海毅看着北海漠,脸立刻一变,哈哈大笑地走到北海漠身边,拍了拍他另一边的肩膀:“你可是没看到,刚刚他们那群人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

  北海漠略带危险的眼神看着门口:“很快,他们的脸会更精彩。”

  北海筱和北海毅对视一眼,同时笑了。

  他们笑,大长老和二长老两家将不会好过;他们笑,北海漠武魂觉醒,他们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他们笑,他们的阿漠终于要开始成长了。

  三兄弟伸出手,在空中叠在一起,然后使劲往下一压,都笑了。

  很快,小少主武魂觉醒,震慑北海坤的事传遍府中,府中大小人们都很惊讶,他们的废物小少主,是否是要崛起了呢?

  一时间,那些曾经恶劣对待过北海漠的人,那些帮助过北海漠的人,各怀心思,有喜有忧。

  思量许久,北海漠打算去一趟黑雾山。

  黑雾山是白帝城和烈焰城、天机城、朱雀城之间的分界点,可以通过黑雾山直接到达其中任何一座城。同时,也是最为危险的地方,有着青焰帝国最厉害的魂兽,最危险的生存环境。

  很少有人进黑雾山。

  北海漠留下一张纸条,说自己去黑风森林锻炼,十日后回来,便带着自己的几件衣服和他母亲留下的戒指从小路离开了北海府。

  黑风森林在黑雾山的旁边,准确的说,是白帝城和烈焰城分界线。

  黑风森林魂兽很多,但都是一些低级的魂兽,没有什么伤害力。

  北海漠知道,如果北海蔽他们知道自己去的是黑雾山,断然不会让他去。

  看了看手中的戒指,这是一个储物戒,样子古朴,但一戴在他手上,就会立刻消失不见,旁人根本看不出他的手上有戒指。这应是大陆记载中的黑埙戒。

  就这么一个戒指,北海漠就知道,他母亲的身份不一般。

  既是不一般,那为何会出现在青焰帝国一个小小的白帝城?

  将衣物放在黑埙戒里,飞快地赶往黑雾山。

  刚离开北海府不远的树林中,一把剑飞出,拦住了北海漠。

  北海漠飞快退后几步,躲开落下来的剑。

  “出来吧,北海坤。”北海漠冷冷地看着地上那把剑。

  “少主,你这是要逃去哪儿啊?”北海坤慢慢踏步走了出来。

  “逃?”北海漠冷笑,“我为什么要逃?”

  “因为你害怕啊。”北海坤拔起地上的剑。

  北海漠白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怕?就因为你?”

  “哼,那你这是要去哪儿啊?不从正门出去,为什么要走后门,而且还要走小路?”

  北海漠绕过他:“关你什么事。”

  “废物,别以为你悟出了剑意就能改变你是废物的事实!”北海坤朝着北海漠的背狠狠劈下。

  北海漠侧过身,皱着眉,心中却是奔腾起杀意。

  剑武魂出现,朝着北海坤劈去。

  北海坤也唤出武魂,和北海漠的剑武魂拼在一起。

  北海漠随手折下一根树枝,在手中轻转。

  北海坤根本不管什么招数,朝着北海漠就一阵乱刺。

  北海漠皱着眉接下他的剑刺,对武魂魂力的灌输也大了不少。

  “嘭”北海坤的武魂被北海漠的震开,北海坤猛地吐出一口血。

  北海漠朝着北海坤随意地刺了几下:“不好意思,我没什么耐心,也不想看到你,看在你是我北海家的人,我就不要你的命了。不过,废物这个词对现在的你来说,应该才是最适合的吧。”

  说罢,北海漠收起武魂,转身将树枝丢下,快步离开。

  “啊!!!”

  武魂受损,武者也跟着受损,加上北海漠挑断了他的脚筋手筋,还破了他的丹田,武魂也就被破坏了。

  突然失去武者的身份,他根本接受不了,手、脚、丹田的痛都比不过心的疼。

  对于一个武者来说,失去武者的身份,比丢了命还要可怕。

  “北海漠,我不会放过你的!!!”

  身后,一道黑影突然蹿出,又隐蔽在房屋之间。

  北海漠一路向南,饭都舍不得去吃,马不停蹄地赶往黑雾山,越早到黑雾山,他能得到锻炼的机会就越多,他必须要抓紧每一分每一秒。

  终于,在傍晚来临之际,他终于到达了黑雾山的山脚。

  头顶上是乌云密布,隐隐有着几道电光划过,整个黑雾山都被黑暗所笼罩。

  .更K新c最9M快!上酷匠A%网wj

  黑雾山常年都是这种环境,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

  北海漠缓了缓气,在山脚下休息了好一会儿,才站起身,看了看面前的竹林,抬步走了进去。

  又是一道黑影一闪而过,黑暗下的眼睛看了看北海漠行走的方向,随即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四周都是静悄悄的,北海漠心里有些打鼓,他第一次独自一人出家,第一次出来历练,第一次学会利用武魂,太多的第一次,他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活着回去,但无论如何,他都要试一试,他必须要变强,他还有一群最关心他的家人需要保护。

  越来越浓烈的情绪让他重新整了整精神,大踏步地往里走去。

  “唰”

  “唰”

  北海漠回头,并没有看见什么。

  “唰”他身后又传来声音,一道影子滑过。

  北海漠再次回头,还是没有看见什么。

  “唰”“唰”“唰”

  声音不停地从他身后,身旁传来,一道又一道的影子从他身旁滑过,却又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东西。

  北海漠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往一旁的竹子靠去,想要把后背先藏起来。

  又是几道黑影一闪而过,北海漠擦了擦额角的汗,一点也不敢放松警惕。

  突然,他靠着的竹子突然一动,猛地从他背后离开,往右边跑去。

  北海漠后背一凉,猛地转过头去,他身后的竹子不见了。

  冷静,冷静。毕竟是第一次面对这些场景,北海漠虽然不断地提醒自己保持冷静,但多少还是有些害怕。

  北海漠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使劲地呼出几口气,脑子开始转动起来。

  以刚才那棵竹子的行动来看,这些黑影很可能跟这样竹子有关,而且这里的地应该是活动的,上面的竹子都可以移动,否则根本不可能从他身后消失。

  北海漠看了看周围的竹子,死死地盯住一棵,想要确定自己的猜测。

  果然,他所看着的那棵竹子突然一晃,消失在原地,一道黑影再次出现。

  北海漠松了口气,还好不是什么魂兽。

  知道了黑影就是竹子,北海漠便不担心了,不理会那些移动的竹子,径直往竹林深处走去。

  “噗哧”一道利刃般的东西从北海漠后背划过,带起一串血珠。

  北海漠后背一痛,连忙转身,血已经染满了背部,这一刀,不浅也不深,恰到好处的伤口,让他不至于毙命,也不至于轻伤。

  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在他周围的空气里,四周的竹子有些兴奋地加快了移动速度。

  还好他的衣服是黑色的,看不出他此刻的情况有多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北海漠说:

本文现在重新更改,所以暂时不会去到处宣传了,还请大家多多支持,有什么不足的尽快提出来(个_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