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以后,小二的身体恢复情况非常好,可以下床走动了。这三天我把聚气的法门教给了胖子,胖子兴奋的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天,看那姿势,外加打呼噜的声音,真不知道他是在聚气还是在睡觉,我也由得他去。

  期间我也找小二谈过,因为我从胖子的叙述中觉得那个叫庞元清的并非什么大奸大恶之人,或许他和葛老爷子之间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

  小二没说话,眼睛直勾勾的望着我,然后对我说了句话:“你“悟道”了?谁帮你入的道?”我没想过他会突然问我这个,就把我在山上遇见的老僧的事说了一遍,听的小二脸色阴晴不定。

  他冷冷的对我说:“听葛爷说,能以佛入道的都是十世以上与佛有因缘的人,同时佛道也是最难入道,最难成道之道。不知是你命苦还是命好。”

  听了小二的话,我心想不会吧,难道我前几辈子都是和尚?那岂不是太苦逼了吧。

  小二接着问我:“你聚气的时候能控制多少条经脉?”

  我回答道:“六条,再多一条都不行了。”

  小二冷笑了一声:“你就知足吧。瞧你那傻样,偷着乐就不错了。”

  我好奇的问小二:“那你能控制多少条啊?不会连十二条经脉全开了吧。”

  小二想了半天,说:“六条。”

  “哈哈哈,说我傻样,搞半天你也只能控制六条啊。”听了小二的话我捂着肚子蹲在地上哈哈大笑了起来。结果半分钟后,胖子他们正在桌子上打牌了,只听一声巨响,我连人带门被小二一脚踢了出来。

  胖子连忙招呼众人:“没事没事,我们继续。他们两兄弟经常这样增进友谊的。”

  小二站在门口有点得意的我说:“怎么样,我的六还是比你的六吧。”看着现在的小二,我突然感觉他整个人变了很多,从前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杀气,冷的让人不敢接近,而现在,竟然有点人情味了......又过了一个星期。小二现在除了对我和胖子还是拳打脚踢之外,对其他人还算客气,尤其是安雅,为了摆脱她的纠缠,竟然去河边给她抓了几条大鱼来收买她,可他聪明反被聪明误,打那天起,安雅每天都要缠着他去河边捉鱼。

  自从安雅缠着小二捉鱼后,我也算耳根子清净了,一般这个时候我和胖子就会在旁边起哄,当然换来的就是小二的一个飞踢,把我和胖子踢的远远的,然后无奈的带着安雅出去了。

  这天上午,安雅正如往常一样缠着小二去捉鱼。我和胖子还没来得及起哄,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枪响。对讲机里传来柏子安急促的喊话声:“强子,快去门口接应陆正,他们有危险,快点......”

  我们连忙朝门口跑去,我和胖子打开了大门就看见陆正和花脸狼狈的朝我们这里跑来,后面还跟着一大群丧尸。胖子一边朝丧尸群攻击一边说道:“卧槽,这丧尸怎么像吃了兴奋剂一样,跑那么快。”

  的确,以前的丧尸跑起来就比我们平时散步稍微快一点,但现在追着陆正的那群丧尸跑的速度就跟本和平常人没什么两样嘛。

  小二拍了我一下说道:“只要他们进来了就关门”,然后只见他“嗖”的一下就朝陆正他们跑去,拔出自己的小刀冲进了后面的尸群,踏着灵活的步伐,手中的小刀上下飞舞,那些丧尸一时间竟然近不了身。

  陆正和花脸由于有小二帮他们殿后,所以安全的冲进了门口,我和胖子见他们进来了,合力关上了门。小二见门关上了,也不恋战,一个飞身就跃上了高高的围墙,跳了进来。听着被丧尸拍的“嘎”“嘎”做响的铁门,我叫几个人赶快去找几根结实点的粗木棍抵住大门,然后就和胖子扶着陆正和花脸进屋休息。

  见他们神情缓和了一点,我问陆正:“陆哥,怎么回事,其他人呢?还有那些丧尸怎么跑的那么快啊。”

  陆正说:“我也不知道,我们七个人走出去才几公里,路上一只丧尸也没有,正当我纳闷的时候就从前面巷子里钻出来大量的丧尸,它们的速度比平常快多了,加上数量太多,我们连还击的时间都没有,我们几个连忙往回跑。可这时周围四面八方全是丧尸,像是事先准备好的一样,等着我们进包围圈。我和花脸拼死冲了出来,其他的兄弟全、全折进去了。”

  胖子听了陆正的话骂骂咧咧的说道:“这玩个蛋,难不成他们都长脑子了?还恶补了下三十六计?”我没听胖子瞎扯,用对讲机问柏子安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柏子安一边开枪一边急促的道:“不好了,外面的丧尸怕有一千多只,把小区周围全部围了个严严实实,现在竟然叠人墙正在往上爬了,情况非常危急,快想个办法啊。”

  这时老张也跑了进来说大门那边快顶不住了,有些丧尸已经爬上了墙头。我也急的直冒汗,我问陆正,让他拿个主意。

  陆正说:“我们的弹药有限,如果就守着别墅打的话,总有弹尽粮绝的时候,现在趁着丧尸分散在别墅周围的时候从大门冲出去,然后直接往胖子他们以前所在的军事基地那边跑。”

  我们简单的计划了一下就把大家召集了起来,陆正站在最前面,把四颗手雷捆成一束,然后拔开插销就往大门外面扔,几秒钟后,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大门被气浪整个的掀倒在地上,门口原本密集的丧尸群被爆炸波撕成了碎片,周围的丧尸也被气流冲倒。

  陆正大喊一声:“走”我们一群人就开始往外冲。走在最前面的是小二、陆正、柏子安还有花脸。中间的就是柏雅雯和二十多个从工厂里救出来的人。走在最后的是我和胖子还有安雅三人。

  我和胖子出了大门后,周围的丧尸也都爬了起来,正向我们扑过来。我们早有准备,和胖子一人拿了一箱汽油,边跑边开始往地上倒,安雅见我们倒完后,把打火机打燃就顺势往后一扔,后面顿时燃起熊熊烈火。后面的丧尸一个个变成了火球,一个接一个,一个传一个,很快后面的火球就一个个的倒下了。

  后面虽然暂时没有危险了,可前面和周围依旧涌来大片的丧尸。虽然柏子安和陆正他们有十几杆枪不停的扫射,可由于丧尸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能好好瞄准,很多子弹都打在了丧尸的胸腹部,没有做到一枪爆头的效果。

  一开始小二还可以照顾下周围人的情况,可到了后面,尤其是换子弹的间隙,连他都顿感压力,无法兼顾四周。终于丧尸扑进了人群,一只、两只,慢慢的情况失去了控制,人群里像炸开了锅一样,人们开始四处逃散。有的就近爬到一颗树上,有的爬进旁边的院子里,但更多的是被丧尸扑倒后被围过来的丧尸啃食了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听的我像置身于无间地狱中一样。

  很快队伍就只剩下了我、小二、胖子、安雅、陆正、柏子安兄妹和花脸八个人。老张是为了救柏雅雯而牺牲的,他正好打光了枪里的子弹,这时看到一只丧尸快要抓到柏雅雯了,什么都没想就一个飞身扑了过去,把丧尸扑到地上,可还没等他站起来,就被后面追上来的丧尸压在了底下了,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朝我们吼道:“快跑,一定要活下去,陆......”

  陆正和老张是一起从警校毕业,一起在警察局工作了十几年,早就视对方为自己的好兄弟了,眼见兄弟惨死自己却无能为力,陆正竟一下哭了出来。我们大家和老张也生活了这么久,老张为人很随和,喜欢到处找人下棋,不管谁有个小病小痛的,总是能看见他的身影,每个人都挺喜欢他的......我来不及擦去自己的泪水,后面的丧尸越追越近。我忙对着前面的小二叫道:“往河里跑,丧尸不会游泳。”小二听了以后就转了个弯朝他经常和安雅抓鱼的那条河跑去。

  十几分钟后,众人跑到河边,游到了对岸。只见后面的丧尸也跟着下了河,但一个个都沉了下去。胖子早就跑不动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们大家也纷纷坐下休息。

  胖子坐了半天缓过劲了,就抱怨的说道:“你们说那些丧尸怎么变成这样了,这以后还叫胖子怎么活啊。”

  安雅在一旁笑话胖子:“胖哥哥,早就要你跟着我到处跑跑减减肥了,你就是不听,怎么样,现在知道难受了。”接下来安雅和胖子就互相掐架了,你一言我一语的打口水战。

  陆正问我:“强子,你还记不记得当时那个叫舒修平的说过,现在环境中的丧尸病毒浓度随着时间不断的增加。会不会因为丧尸体内的病毒浓度也增加了,导致它们在某种程度上进化或者变异了呢?”

  听了陆正的话,我想了想回答说:“非常有可能,虽然具体是怎样的我们不清楚,但肯定和这病毒浓度脱不开干系。”

  胖子和安雅听见我和陆正的对话后,又叽叽喳喳的加入到我们的谈话中来,把一个原本正经的讨论会硬是变成了相声表演。这时小二对我们“嘘”了一声,如临大敌一样的看着对面的树林里。我们马上停止了吵闹,也纷纷朝树林子里望去,可望了半天什么东西都没发现。我虽然眼睛也没看见东西,但能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有一丝危险的气息从林子里散发出来。

  最Q5新-@章A,节}…上p酷匠*网

  胖子受不了这么安静的场面,正准备说两句话活跃下气氛的时候,只见一条黑黑的东西从树林子里钻了出来,胖子大叫了一声:“我的妈呀,怎么这么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