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说完左手做拳,右手化掌,身体压低,两腿成弓字状,两只眼睛全神贯注的望着眼前的庞元清。

  庞元清看见小二的起手式,心里也是一惊,但是面上不漏声色的说道:“游龙掌,哈哈,葛老把这个传给你了,你是什么人,竟然对他这么重要?”小二又是一句冷哼,然后向庞元清打去。

  游龙掌法是葛老年轻的时候一位高人传给他的,分为七七四十九式,每一式都分虚招和实招,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让对手防不胜防。葛老当年天资横溢,尽得高人真传,凭借这一手,挫败了当时无数的江湖好汉和绿林高手。可就在他名声最辉煌的时候,竟然无故失踪,被江湖人大为叹息,成了武林中的一个传奇人物。

  小二的游龙掌法虽然不及葛老当年,但是也初见火候,一招一式如行云流水般,往往虚招一晃,接着实招就来了,当你以为他虚招过后就是实招之时,他又是一式虚招。

  就这样短短五分钟内,饶庞元清步伐玄机也连中数招。

  胖子在一旁看的眼花缭乱,见旁边的司机也放下了枪,胖子索性一屁股坐在了路边的石头上,像戏院中看戏的,翘着二郎腿,在一旁拍手叫好,就差旁边来一杯普洱,加一叠瓜子了。

  庞元清终于忍不住出手了,只见他不退反进,身子往前一倾,就贴住了小二,然后一转身,身子绕到了小二背后,同时右手也没闲着,一个勾手就勾住了小二的脖子。

  此时只要他用力往后一扳,就可将小二气管直接掐断。

  小二反应也快,左手向上扣住庞元清右手命门,左脚用劲往后一蹬,庞元清只得放手退去。这一套动作电光火石,胖子就只看见庞元清像跳芭蕾舞一样转到了小二的身后,然后两个人就分开了。

  庞元清收起了玩笑的面容,沉声道:“小子好身手,接我一招。”说完就意沉丹田,向小二打出他全身七层的气劲。

  望着势均力沉的一拳,小二不闪不避,也运气提劲,用尽全身气劲向庞元清打去。两人几乎是同时中招,小二被拳头打到了腹部,飞出老远,正巧飞向胖子。

  胖子也算机警,小二刚飞起来就站了起来向他跑去,赶在他落地前接住了他。但也被冲劲往后带了三四步才停下来。刚一停下来,小二就吐了一口血,瘫在胖子怀里。

  再看庞元清,小二的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上,只听一声沉闷的响声,然后庞元清向后退了三四步便停了下来,高下立见。庞元清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席地而坐,运气疗伤,直到嘴里吐出一口淤血神情才放松下来。胖子见庞元清缓缓的站了起来,然后向他们这边走来。胖子让小二轻轻的靠在石头上,然后捡起地上一块石头就护在小二身前。

  庞元清越走越近,虽然胖子的腿也在不停的发抖,但始终没有独自一人跑掉。这一切小二也看在眼里,在他的印象中,这是第二个人为了保护他而挡在了他前面了。

  小二用尽他身上所有的力气朝胖子吼道:“你这个废物,挡在前面是干什么,快滚......”

  胖子的腿越抖越厉害,可是脸上却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胖子低吼着说:“你别吼了,能跑我早跑了,可我这双腿不争气啊。再说了,如果换做是那个家伙,也肯定不会丢下你的,完了,完了,看来他的傻劲是会传染的,呵呵,兄弟,哥两个今天就来陪你了......”

  “眼睛怎么这么模糊,奇怪,这种感觉太奇怪了。我以为从她死的那天起我就抛弃了这种感觉了。葛爷说,我在丢掉眼泪的这一刻,我就是一名强者了,因为强者是不需要眼泪的。可为什么现在我会在哭,难道我又变成以前那个任人欺负的孤儿了么?谁能告诉我,告诉我......”小二看着胖子的背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油然而生,使他陷入了迷茫。

  此时庞元清已经走到了胖子面前。就在胖子以为他会一掌拍死自己的时候,闭上了眼,可等了半天,那一掌迟迟没有落下。

  胖子小心翼翼的睁开眼,发现庞元清已经走到了小二身边。小二此时已经全身没有了力气,右手无力的抬了起来。庞元清把他的手慢慢的放低。

  庞元清脸上又恢复了笑容,然后对小二说:“好小子,接了我七成功力的一掌竟然没有断气,看来也是踏入了‘悟道’之门了吧,所以身体素质比一般人好太多了。说吧,为什么要杀我,葛老对你说了些什么啊?他现在人呢?真死了?”

  就在小二正准备说话的时候,一声枪响惊动了大家,只见庞元清的那个司机不知被谁用枪打爆了脑袋。

  庞元清迅速的把小二和胖子拉进了旁边的树丛里。庞元清骂了一句脏话后对胖子说:“来了一伙比较棘手的人,他们的目标是我,等下我把他们引走以后,你扶着他从后面的树丛里走,千万不要停。”说完从腰带里拿出小二的那把小刀放在了胖子的手上。

  在最后望了一眼小二后,双脚一蹬,就跳到了四米外的土路上,然后一个前滚躲掉了几发子弹,滚到了旁边的林子里。胖子也不含糊,扶着小二压低身子就往树林子里钻。就这样两人不断的往前走,大约两个小时后,胖子见后面没有人了,就扶着小二坐在了一棵大树旁边。

  胖子大口喘着粗气,然后问小二:“诶,你怎么不运功疗伤了。那个叫庞元清的我见他坐地上几分钟就好了。”

  小二白了胖子一眼说道:“他是运气把被我打伤的地方的淤血冲开。现在我这样子连气都聚不起来,怎么运功。等会先找个地方休息吧。”

  胖子听了他的话,也找了个比较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大概休息了十分钟,又扶着小二继续朝前走去。就这样一路上走走停停,两人在傍晚的时候才到了广安市旁的一个小镇子。

  所幸镇子里面没有多少丧尸,胖子找了个小诊所就把小二扶了进去,把小二扶到了里面的病床上,掀开小二的衣服,被打的伤口已经是暗紫色了,胖子连忙找来活血化瘀的药给他涂上,然后又出去了半天,找了香肠面包什么吃的回来。

  两人囫囵吃完,胖子就把门窗关紧后就在一旁的病床上躺了下来,不久就传来了呼噜声。小二望着天花板,回忆了一下以前的事,然后也慢慢地睡着了。

  胖子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小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醒了,正在一旁打坐。胖子见他脸色也没有昨天那么难看了,于是也放心了下来。大概中午的时候,小二从打坐中醒来,推了推旁边熟睡的胖子,见胖子醒来后,两人决定向广安市出发。

  两人一路到了广安市,胖子从一个书报亭里找了份广安市的地图,然后按着上面的路线来到了广安市警察局(就是陆正当时带着我去的那个警察局,由于陆正他们来来回回搬了好多次的武器,所以里面及附近的丧尸都差不都被杀完了),胖子上上下下的把警察局翻了个底朝天才到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把自动步枪和若干子弹,气的胖子子骂娘。

  小二说他倒无所谓,反正他从不用枪的。两人刚从警察局走出来,路口就出现了一伙人。那伙人刚见到胖子他们就问胖子工厂的人哪去了,胖子被问的莫名其妙,一时也没说话。为首的见胖子他们不说话,就下令开枪,十几个人对着胖子就是一通扫射。

  胖子很幸运的一个懒驴打滚躲了过去,而小二则没有那么幸运了,身上的伤势让他行动不便,正好被四处乱飞的一颗流弹打中了腰部。胖子一边还击一边和小二朝着后面那条街跑去。那伙人则在后面紧追不舍。

  胖子和小二一路瞎跑,竟跑到了那个浑身上下挂满肠子的怪物所在的海鲜店门口。它和胖子几乎是同时发生的喊叫。不同的是胖子是因为第一次看见这么恶心的怪物惊讶的叫。而这怪物则是看见猎物兴奋的吼叫。胖子对着怪物就是几发子弹,打的怪物发出一阵怒吼。

  n酷E)匠网正*#版首'%发

  胖子见枪对它没有多大用,结果撒腿就跑,刚跑到路口,就滑了一跤把脚给崴了。

  小二见胖子趴地上半天爬不起来,也顾不得自己腰上的枪伤了,一咬牙就把胖子背了起来就往后退。而胖子则向四周围围过来的丧尸不断的开枪。追杀胖子的那伙人见到了那怪物可能深知它的危险,就没追过来了。接下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边打边退的两人遇见了我,被我给救了下来。

  听完胖子和小二的故事后,我们一群人又是唏嘘又是感慨。但有一个人在旁边幸灾乐祸起来,那就是安雅,只见她走到胖子身边,撒娇的说道:“胖哥哥,你想知道那个警察局的武器都被谁拿光了么?那群追杀你们的人又是想找谁的么?”

  我听到安雅说这些话就大感不妙。用乞求的眼神望向安雅,希望她口下留情。

  安雅似乎非常享受我现在的表情,只听她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个——人——就——是——他”说完用她那芊芊玉手指着我。

  胖子朝我望了望,呆愣了两分钟,接着缓缓的说道:“刚才两分钟我找了十几条放过你的理由,可惜啊,见到你我是很高兴,但一码归一码,这也不能作为原谅你的理由啊。”说罢一边把手中的茶杯丢向我,一边去抢陆正他们身上的枪:“看我不打死你这个小王八蛋,让爷吃了这么多苦头。”

  我边躲边向胖子求饶,说以后一定大鱼大肉的补偿他那幼小的心灵。这时安雅又火上浇油,对胖子说:“胖哥哥,你别相信他,他欠我的两箱猫罐头到现在一罐都还没有给我了。”

  当天就在我和胖子的这场闹剧中拉下了帷幕,我发现周围的人乐的都直不起腰来了,尤其是安雅,乐的捂着肚子在沙发上打滚,呵呵,偶尔这样还不赖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