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花脸的话,我收住了向他砸去的木棍。

  我问他:“你在这里干什么?按理说前门打起来了,你应该去前门帮忙的啊。”

  花脸用手摸了摸自己少了耳朵的那边脸,愤怒的说:“是啊,按道理我们全都应该给那该死的熊老大卖命的,可我偏不,自从上次我回来他割掉我一只耳朵以后,我就开始恨他,恨的想要亲手宰了他。”

  看来真的如我所想,熊老大见事情出了岔子,不但让我们跑了,连柏雅雯都没有带回来,就恼羞成怒的割掉了花脸的一只耳朵。说起来他被熊老大割掉耳朵的事情虽说是自己活该,但多多少少与我们有关,我没有继续对花脸出手。

  我问他道:“想报仇吗?可以,我们今天就是来找熊老大算账的。你告诉我,除了前门外的人以外,熊老大和他另外的手下在什么地方?”

  花脸听见我说给他报仇的机会,本来萎靡的精神为之一振,他告诉我说熊老大的手下现在全在前门了,就只剩下熊老大和一名手下躲在办公室里。此时前门的陆正大概已经得手,枪声渐渐停了下来。我叫花脸在这里守着,然后独自一人向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里的熊老大拿着枪躲在桌子后面,他心里在想最近不知道招谁惹谁了,先是打算借马博士那群人的手干掉那帮该死的警察,结果全被花脸那个蠢货搞砸了,连他垂涎已久的柏雅雯都给丢了。后来那个姓马的又来找他麻烦,让他白白的赔了十几号人给他。现在不知道又是哪帮人找他麻烦,真是倒霉倒到姥姥家了。

  酷%匠q*网唯P一正¤版k◎,dM其》他#都m是&盗版k

  听见外面的枪声渐渐的停了,熊老大派那个手下出去看下情况,可那个手下刚出门没多久,熊老大就听见那个手下发出了一声闷哼,然后就没声了,他试着叫了几声可没人回答他。熊老大一下子慌了神了,抬起手里的手枪就对准了门口,可谁曾想办公室里的灯一下子熄灭了,接着熊老大就听见窗户破碎的声音,他连忙把枪又对准窗口,开了两枪,当他正准备开第三枪的时候听见一个声音说道:“我从门口进来的,笨蛋。”话音刚落,自己手中的手枪就被打掉了。接着后脑勺被狠狠的来了一下,然后自己就昏了过去。

  当熊老大缓缓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可头依然疼的厉害,他正准备抬手去摸一下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子被捆住了,一起被捆的还有旁边自己的几名手下。

  熊老大抬起头,见到我们正朝他走过来,惊讶的道:“是你们?没想到真的是你们,我真后悔当初没有亲自宰了你们。”

  陆正冷笑道:“这叫报应。当初我们好心收留你们,可你们怎么报答我们的,不但把我们当奴隶使唤,还把我们送给别人做实验,你简直连畜生都不如。”说完陆正朝着熊老大的脸上狠狠的踹了一脚,踹的熊老大痛的在地上四处打滚。

  我问陆正现在该怎么办。陆正说这个地方不能呆了,不然迟早实验室的那帮人要找过来的,他决定带着剩下的人先回别墅那边去,一来那边的围墙又高又结实,二来别墅那边临近郊区,既不容易被人发现,丧尸又少,利于这么一大群人转移。

  夺回工厂后我清点了一下人数,还剩三十几个人,其他的人不是外出搜寻物资被丧尸咬死了,就是被送到马博士的实验室去了。我想到刚进来的时候工厂里大大小小的帐篷里有百来号人,那时的场面和现在相比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让我心情无比的沉重,心里直骂熊老大和马博士的狠毒。

  陆正找在工厂里找了几个身体强壮点的人给他们发了武器,并叫其他的人把一切能用到的物资都搬到几张工厂用来运货的手推车上,包括办公室外面那台发电机。

  我问陆正:“那熊老大那帮人怎么办?”

  陆正回答我:“我知道你不愿意对活着的人下毒手,可这些人罪有应得,他们视人命如草芥,如果你今天不杀了他们,他们或许明天就又去害别人了,对这种人不能心慈手软,等会你和柏子安他们在外面等着,这种事我知道你看了会受不了,我来办,我会给他们来个痛快的。”

  陆正的话让我无法反驳,我望向站在角落里的花脸,问他:“那你呢,你打算怎么办?是跟我我们一起走还是?”

  花脸听我这样说有些意外,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吞吞吐吐:“你......你真的愿意让我......我跟你们走?”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笑了笑说:“怎么,不愿意啊,还是说我把你带回去了,你会向马博士他们出卖我啊?”

  花脸听了我的话连忙说:“不、不、不,从你上次放了我,我就很感激你了,那时候没有你我早死了。我怎么敢害你们了,我只是不相信你会信任我,把我一起带走,比竟我曾经也是熊老大手下的人,做过很多错事,”

  我见花脸说着说着快要哭了,忙叫他打住,他以前做的错事就用以后的时间去弥补。我相信大家最终会原谅他的。花脸的事我前面也和陆正说过,陆正说他就是一个小混混,很多的事也是迫于无奈才做的。平日里除了比较嚣张跋扈外倒也没有做出太出格的混蛋事来,如果他愿意来就让他跟着来,平日里叫多注意点他就是了。

  大家收拾妥当以后,留下陆正和花脸在工厂里,其他人在工厂外面等候。里面不时传出熊老大他们的哀嚎声和求饶声,最后在熊老大的一句骂声中,枪响了,结束了他们的生命。我在外面听见枪声,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我和陆正他们拿着从熊老大那里找到的开山刀在前面开路,意外的是花脸也要求加人我们开路的阵容,我们同意了。一路上虽然遇见丧尸,但都是小股的,被我们很轻易的就解决掉了。大概两个小时后,我们一行人总算有惊无险的来到了别墅所在的小区。由于事先跟大家解释过,所以当他们看见安雅的时候,并没有太吃惊,有几个小姑娘甚至和安雅玩耍了起来。

  陆正先组织一部分人员拿着武器在小区内挨个的检查每一栋别墅,确保小区内没有任何的丧尸为止。小区里还有部分别墅没有完工,我们就把里面的钢板,钢筋拿了出来,用来加固小区的大门,花脸以前跟一个师傅学过两年电焊,于是把两个年轻汉子交给了他,给他打下手。花脸熟练的接上了发电机,就开始拿着电焊枪开始工作了,还别说,焊的有板有眼的,这样子就算那个人形怪物来了,也应该能阻挡的住吧。

  每天柏子安和老张就会轮流待在小区内一最高的一栋公寓上用狙击枪向四周警戒,有事的话就靠手里的对讲机与我们联系。陆正则和花脸组建了一只七个人的队伍,负责外出寻找食物和其他用品,而其他的人责在一位叫彩凤的大姐的带领下,在小区的花园里种起了蔬菜粮食等。相比较而言,我和安雅反倒是最清闲的一个人,我和她没事就帮着陆正他们外出寻找食物。其他的时间就是用在了加强自身锻炼上面了。现在的我已经勉强能跟上安雅的速度了。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大概是中午的时候,对讲机里传来的柏子安的声音,他说他看见街头有两个身穿黑色大衣的人正向我们这边走过来。问我怎么办,是否要开枪。

  我想了一会叫柏子安给我形容下两个人的体貌特征,过了一会柏子安说:“两个人都是身穿黑色大衣,其中一个人廋廋高高的,而另一个人身材跟我差不多,但更加壮实,脸上还有一个十字架的纹身,两个人好像都没有带武器。”

  我听完柏子安的形容,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是当初在实验室外面遇见的那两个黑衣人。我叫柏子安继续保持监视,我出去会会他们,叫其他人别轻举妄动。说完就独自一人向小区外面走去。陆正、老张和安雅放心不下我,也跟了出来。我们四人就站在小区门口等着他们。

  两个黑衣人在离我们十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显然他们看见安雅的尾巴的时候也吃了一惊,但神情很快恢复了原样。瘦高个脸上依旧是挂着那邪邪的笑容朝我走了过来,我也迎了上去。

  瘦高个对我说:“小朋友,我们又见面了,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呢?”

  我面无表情的回答说:“我叫张强,我又该怎么称呼你?你这次来找我是干嘛的?有事?”

  瘦高个见我视乎不待见他,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那个,你可以叫我舒修平,也可以叫我平叔,旁边这位叫飞光。这次来找你主要是为了熊老大工厂的事情,是你们做的把,嗯?”

  我回答:“是,怎样?你当初叫我们别碰实验室,可没叫我也不能碰熊老大啊。再说我们也只想救回自己的朋友,并没有和你们作对的意思。”

  瘦高个听了我的话后,想了想说:“也对,怪我,怪我当初没有跟你们说清楚,那现在我们来做个交易怎么样?我用比给熊老大还优渥的条件换取你手下的那些人,另外保证不会有任何人来找你们的麻烦。”

  我听了瘦高个的话愤怒的说:“你们怎么能把人命当做草芥呢?人命是可以拿东西去换的吗?这里每个人的生命都和你们一样宝贵。”

  瘦高个听了我的话,哈哈大笑起来:“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睁开眼睛看看现在是个什么世界,人吃人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上你跟我说什么人人平等,说什么生命宝贵,真是天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