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休息

  陆正看着黑衣人逐渐远去,挣扎着向我这边爬过来,用手探了探我的鼻孔,还有气息,真是谢天谢地。陆正心想这条巷子里虽然目前没有丧尸,但难保刚才的枪声没有把附近的丧尸吸引过来,还是先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吧,等我醒来再做打算。此时莫说陆正也受了伤,就算没有受伤,要把已经昏迷的我独自一人弄到别墅去也是不太现实的。

  陆正往巷子四周望了望,发现在巷子里面有一个小屋子,像是在丧尸病毒爆发之前就已经被废弃了一样,门窗都是烂的,上面结满了蜘蛛网。没办法,眼下的情况也只能在这里面先避避了。

  陆正一边把我艰难的扶了起来,一边由于自己的腰上传来的剧痛大叫该死,就这样,百来米的距离,陆正扶着我走走停停用了半个多小时。陆正把我扶进了小屋,让我平躺在满是灰尘的床上面,虽说是床,可就是一块床板。把我放下后,他又走到门边关上了那扇到处都是破洞的大门,用他能移动的所有的东西堵住了门口。做完这一切,陆正走到我身边,给我检查了一遍,没有大碍以后,他也因为疼痛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掀开自己的上衣,自己的腰部被踢的位置全是淤血,这一脚可真狠啊......陆正在小屋子里休息到第二天早上才缓过劲来,看着还是昏迷不醒的我,他决定先回去,找到柏子安他们然后再来接我。

  他拿着地图,捡起被瘦高个丢掉的枪,就往别墅方向走去,当他找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陆正还没走近别墅,就看见一个身影从别墅的大门里飞快的向自己跑来,他定眼一看,原来是安雅。

  安雅跑到陆正身前就忙问我我在哪,怎么就他一个人回来了。陆正忙告诉她我没事,详细的经过进屋再说吧,柏子安他们听安雅说陆正回来了也站在门口迎接。大家刚把陆正迎到客厅沙发上坐下,安雅就吵着问他我的下落,陆正拿起桌子上的水杯猛灌一口水后就开始给他们讲事情的经过。听到我被黑衣人打的昏迷不醒的时候,安雅发出一声尖叫然后就准备往外冲,被柏子安一把拉住。

  柏子安对她说:“安雅你先等等,我们大家心里也都着急,再说你也不知道张强具体的位置啊。”

  安雅带点哭声的说:“他现在一个人在那里昏迷不醒,万一遇见个丧尸什么的那可怎么办啊。”

  陆正说他走之前用东西挡住了门口,应该没事,等会他把具体地址在地图上标出来,让柏子安带着老警察老张去把我背回来。不一会柏子安和老张就带着地图和基本的医疗用品就出发了,安雅说什么也要跟着去,安雅的身手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就答应了她,只留下柏雅雯在别墅照顾陆正。

  一路无话,在他们找到我在的那个小屋子时已经到了晚上了。

  安雅见到我满身是血的躺在那里的时候眼泪都出来了,她摇了摇我的身体,拼命的叫我的名字,可我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

  老张以前学过中医,他随手从旁边搬了一个椅子在我旁边坐下,抓着我的手为我诊脉。见我脉象平稳,长长的舒了口气,叫安雅和柏子安别担心。然后又为我检查外伤,我身上最严重的地方就是右手手指骨折,他小心翼翼的把我手指骨头接上,涂上药油,然后找来一根木棍,用小刀切成小木条的形状用绷带固定我的手指。忙完这一切,安雅又给我嘴里灌了点水。

  由于天色已晚,柏子安和老张决定明天再动身,于是两个人决定轮班站岗,而安雅却一晚上都没有睡,就坐在旁边看着我。

  第二天一大早,柏子安就和老张用找来的木棍和布条做了一个简易的担架,把我轻轻放在了担架上面,就这样两人一前一后的抬着我往别墅方向走去。这一路上多亏了安雅,安雅走在他们前面,每每见到有丧尸,她都会把它们提前引走,让柏子安和老张能顺顺利利的把我抬到别墅。

  到了别墅,众人把我放到床上,由柏雅雯照顾我,安雅由于昨天晚上一宿没睡,今天又耗费很多体力帮忙引走丧尸,所以刚进门就倒下睡着了。

  这一切,我自然是不知道的。此时的我像身处于一团迷雾中,周围除了一片雾以外什么都没有,我在雾中摸索着前进,周围安静的可怕,安静的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慢慢的,心跳声越来越大,大的就像有人正用铁锤狠狠的砸一块钢板。伴随着这样急促的心跳声,我的心也越跳越快,越跳越快,终于,在我感觉心脏要爆炸的时候,身后不知道被谁用力一推,我跌进了大海里,在大海里我的身子不断的往下沉,而大海就像一个无底洞一样,看不见底。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丝光亮,我像抓住了一根稻草一样拼命朝光亮处游去,有了很久,在光亮离我触手可及的时候,我伸出手用力一抓。“咦?这光亮怎么软绵绵的?”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听见一个熟悉的女声传到我耳里:“傻小强,你干啥呢,还没醒就耍流氓了。”接着一声清脆的耳光就把我打醒了。

  睁开眼睛,见大家都围在我的床边,柏子安和陆正还有老张都似笑非笑的望着我,而柏雅雯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脸上红的跟什么似得,而一旁的安雅则怒气冲冲的朝我呲牙,看那架势还想给我几巴掌。吓得我忙把头往被子里缩。后面听陆正给我说,原来是今天我迷迷糊糊中说起了梦话,大家就围了过来,就在这时我竟然把手伸向了柏雅雯的胸部。然后就有了我被安雅打耳光的事情了。

  听了之后,我才知道柏雅雯的脸为什么那么红了,我连忙下床找柏雅雯道歉,说自己真不是故意的,在梦里是抓一个光球去的云云,但柏雅雯的脸被我越说越红,最后跑到自己的房间里就没出来了。柏子安见到顺势打了我几下,不过一点劲都没使,然后他抱了抱我,对我说:“兄弟,看见你没事就好了,你不知道你都昏迷一个多星期,可吓坏我们了。”

  陆正走了过来把我拉到沙发上,把那天我昏迷后的事情都跟我说了一遍。

  我听了陆正的话问道:“那个黑衣人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了我们,又叫我好好练练,是叫我把身手练好了等着他再来找我打么?真是怪人。”

  陆正说应该是这样,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就是那个实验室背后的势力是不好惹的。

  这时柏子安也走过来说:“是啊兄弟,听陆哥说,那个黑衣人的身手好的不得了啊,竟然在那么近的距离之下躲过了陆哥枪里的子弹。”

  陆正最后说:“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把伤养好,然后再从长计议。”看着缠着纱布的手臂,我无奈的笑了笑,也只有这么办了。

  见我和陆正他们商量完之后,安雅找准机会又把我抓到厨房里去了。

  “你这个色小强,怎么能对人家雅雯妹妹做出这种事情来了,你该怎么对她负责啊?”安雅一边教训我,一边拿勺子敲我的头。

  我连忙解释道:“哪有,那时候我在做梦了,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这种事情过一段时间大家就会忘记的吧,哪有那么严重要负什么则啊。对了,你比雅雯大吗?我没听谁说起过啊。”

  当然,回答我的是那个勺子。

  “好啦好啦,别打了,我伤还没好了。”我一边说一边躲闪安雅手中的铁勺子。

  安雅气生生的说道:“别拿伤来说事,连张叔都说你的伤口好的出奇的快,再过几天都能拆掉纱布了。还有,我前些阵子给你留的抓痕怎么好的这么快,不行,再补一个。”

  说完又用她那尖锐的指甲在我脖子上狠狠的来了一下,然后又逼我答应多欠她一箱猫罐头,这才满意的离开。虽然经常会被安雅莫名其妙的欺负,可能在末世每天看到这张充满笑容又非常可爱的小脸,也算是一件不幸中的大幸了吧。

  这几天我就呆在别墅里休息,当手好的差不多的时候,我向陆正他们请教格斗的技巧。陆正说他们在警校学格斗技巧主要是擒拿和散打,擒拿属于武术技法之一,源于技击。利用人体穴位,关节和要害部位的弱点,运用杠杆原理和经络学,采用反关节动作和集中力量攻击对方身体的薄弱部位,从而做到拿一处而擒全身的作用。而散打也叫散手,古时候称之为相搏、手搏、技击等。简而言之就是两个人面对面徒手打斗。以武术中的踢、打、摔、拿四大技法为主要进攻手段,另外还有防守、步伐等技巧。陆正他们也只是学的皮毛,所以能教我的不多。自从那次入定以后,我学东西,领悟东西的速度非常快,没几天就把陆正他们能教我的都学会了,并且能举一反三,灵活运用。到了后来,陆正,老张和柏子安一起上最后都被我一一制服了。

  安雅由于身体变异,加上本身就是舞蹈演员,所以身体素质非常的好,身体柔韧度、灵活性上面连我都望尘莫及。只见她身体略往下蹲,然后猛的起跳,就真像一只猫一样,四五米高的墙壁一下子就跃上去了。

  向陆正他们学习格斗技巧之余,我还叫安雅帮忙训练我的反应速度,于是叫陆正用一根绳子把我的双手反绑起来,另一头绑在院子里的一棵大树上,来限制我移动的空间。然后叫安雅朝我身上快速的挥拳,我就在这块范围内进行躲闪。

  6酷;匠2网e…永久I|免费S看K◇小V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