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头一副黑帮大哥的做派,脖子上戴着粗粗的金项链,脸上满是横肉,一脸的凶相,头顶有一条长长的刀疤,手下的人都叫他熊老大。

  熊老大把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说:“小伙子,我们这里可以给你提供庇护,住处、食物,但这不是白给你的,你要为我们做事情来换取这种待遇。”我为了在这里把情况摸清楚,答应了他。于是光头叫小混混把我带下去,找个地方先休息一晚,明天给我任务。

  那个叫花脸的小混混把我领到角落里的一个小帐篷里,叫我今天晚上先住在这,明天再来找我,说完就走了。

  我走进帐篷,发现里面还躺着一个人,竟是个警察,他见到我进来,就把身子往旁边挪了挪,我朝他道了声谢,然后就坐在他旁边。

  “你是新来的?”他问我。

  我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通过交谈,我知道他叫陆正,是广安市警察局的警察队长。这个地方原本是他和十几个同事一起建设起来的,用来抵御丧尸的袭击,保护平民。但是有一天,那个叫做熊老大的人带着手下二三十个手下来这里要求庇护,陆正没有想太多,就让他们进来了。

  可谁知道竟然放进来的是一群狼,熊老大带领他的那些手下,在深夜趁着守卫力量薄弱的时候抢走了他们的武器,并用平民的生命相要挟,逼迫剩下的守卫丢枪认俘,熊老大那帮人就正式的接管了这里。

  我问陆正:“你们难道就没想过反抗么?再夺回这儿的控制权。”

  陆正无奈的说:“怎么没想过,可一直没机会啊,所有的枪和武器都被他们掌控住的,我们平常连碰的机会都没有。再说,这些人都是疯子,万一和他们硬拼,这里其他的平民都会受到无妄之灾。这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

  “那怎么,刚才我在门口看见一个身穿警服的还拿着枪啊?”我疑惑的问陆正。

  陆正跟我说那个叫柏子安,是他们警队的神枪手,熊老大就是看中了他这一手,才给他枪要他守在门口警戒的。就一杆枪,熊老大也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柏子安的妹妹柏雅雯还在他手上,就更有恃无恐了。熊老大一直没有碰柏雅雯,就是以此为要挟来换取和他们之间暂时的和平。

  工厂里的人,除了女人以外,男人都要分批出去寻找物资,每一批大概十几人,虽然有很大的风险,可没办法,这总比一个人在外面要强,尤其是最近广安市里出现了一种变异的丧尸,体格强壮,力大无穷,普通人在外面被盯上了,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上个星期一队人马出去找食物,回来的时候就剩一个人了,后面就追着这种怪物。当时怪物把几道铁栅栏都撞断了,几个人对着他开枪扫射都没能让它倒下,最后还是靠着柏子安用狙击步枪在怪物的头上连开四五枪才把怪物打死。听着陆正的描述,我觉得他口中的怪物就是那时我们遇到的那种。从陆正口中得知了这儿的基本情况后,我打算出去转转,看看有没有胖子他们的踪迹。

  工厂里守卫算是严密的,每个出入口都有熊老大的人守着,他们都配着枪,没有熊老大的同意,任何人都不能出去。除了这点以外,其他还算自由。我见有的人正在三五个围坐在一起打牌,赌注就是香烟或者饼干。有的人在看书,有的人在聊天,还有一部分就是躺在帐篷里睡觉,也许他们觉得睡觉就是打发时间的最好方式了,我在人群里转了一圈,可惜的是没有见到胖子他们。不知道他们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没找到胖子,我准备回帐篷里找陆正询问更多关于这儿的事情。这时背后一个声音叫住了我,“兄弟,等一下。”我回头看去,是那个叫柏子安的神枪手,他旁边还跟着一个小姑娘,应该就是他的妹妹柏雅雯了。

  光从外面上看,柏子安清新俊逸,柏雅雯皎若秋月,倒还真像一对兄妹。柏子安一上来又为刚才的事情道歉,我连说不必。得知我和陆正是住一块的时候,说正好,他要去找陆正商量点事,于是我们三人就来到了我住的那个帐篷。

  进了帐篷后,刚坐下,柏子安的神色就变得紧张了起来,他小声的说:“陆哥,我感觉不对劲,最近几天出去找物资的队伍,每次都只有熊老大的那几个手下回来,而且带回来的食物也比平常多的多。其中会不会有问题啊。”

  …?更p新最*#快K(上eB酷匠9u网z*

  陆正听了柏子安的话皱了皱眉说:“听你这样说,我也想起来了,一个星期前我看见姓熊的在办公室里和几个神秘人在商量什么事,最后还是他亲自把那几个神秘人送走的,这里面一定有名堂。”

  柏子安又对陆正说:“对了陆哥,还有一件事,就在刚才花脸来找我,说不用我在门口警戒了,还把我的枪给下了,说今天要我好好的休息一个晚上,明天要和你们一起去外面找物资。”

  “和我们?”我问柏子安。

  柏子安回答说:“对,这次出去的人,全是我们这边还剩下的兄弟和最近加入的新人,随行的还有包括花脸在内的几个熊老大的心腹。”

  听了这话,我扭头就对陆正说:“陆哥,他们这是要对你们下手了。”

  陆正听了我的话后咬了咬牙:“这群狗日的,终于忍不住了。不过现在不好动手,这里他们人多枪多,硬拼的话,我们和平民的伤亡会很重。等明天出去了先解决掉花脸他们,再想办法夺回这里。”

  眼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陆正又嘱咐柏子安几句,柏子安答应后便带着柏雅雯出去了。我看着柏雅雯的背影想起了张婉彤,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陆正见我望着柏雅雯的背影出神,笑着对我说:“雅雯这丫头啊,长的水灵水灵的很招人喜欢,以前在我们警局有很多优秀的男孩子追求她了。”

  我见陆正误会我了,尴尬的笑了笑:“陆哥,我只是看着雅雯妹妹的背影想起了一位朋友罢了。”

  陆正觉得我是在掩饰,笑的更大声了。一阵笑声过后,陆正的脸色又变得悲痛下来,他用拳头狠狠的锤了一下旁边的箱子说:“世界末日偏偏来的那么突然,雅雯那丫头亲眼看见自己的父母被丧尸咬死在自己面前,然后又看着他们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像她咬过来,如果不是子安出现的及时的话......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她笑过,也没听她说过话了,真是作孽啊......”

  晚饭我就领到了一块饼干,吃完后早早就躺下来了。明天,看来又是忙碌的一天啊......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一行十三个人就被叫到工厂前面集合,包含陆正、柏子安在内的警察一共有八名,其余的跟我一样是最近才加入的新人。这时熊老大,花脸他们也来了,熊老大皮笑肉不笑的说:“各位今天出去,兄弟我在这里给大家送行,希望各位能平安归来。”

  我们看着他那副嘴脸,都没有理他。这时柏子安站了出来对熊老大说:“熊老大,我希望能带上我妹妹雅雯。我不管走到哪里都要带上她的。也只有她在我身边我才能安心。”

  旁边的陆正等人也纷纷嚷道,说如果不带上雅雯,就哪都不去了。我看见熊老大脸上露出狠毒之色,但一瞬间又恢复了正常。最终熊老大捱不过众人,同意我们带上雅雯,同时一再叮嘱花脸,要他一定得好的看着柏雅雯,如果柏雅雯有任何闪失,他也别想活了。花脸连忙点头答应。

  花脸简单的把这次的任务跟我们讲了一遍,说附近的物资已经在前面几次行动中拿的差不多了,这次要去远一点的地方,所以需要体力好一点的人,所以才会选上陆正他们这些警察的,而我们这些新来的,由于还没有贡献,所以这次一并去了。当然我们谁也不信他的鬼话。

  准备妥当后,一行人就出发了,花脸把一张地图丢在我手上,叫我按照上面事先画好的路线带路,跟在我后面的是陆正他们,走在最后面的是花脸和他的四个手下,手上都拿着自动步枪,如果我们在前面稍有异动,他们是不会吝啬枪里的子弹的。不过陆正跟我说一般很少有人会逃跑,因为熊老大从来不给其他出去的人分发武器,连刀都没有,所以逃跑的下场不是被枪打死,就是被丧尸杀死。而花脸他们也很少开枪,毕竟枪声发出的响动太大了,一个不好就有可能被四面八方涌过来的丧尸给困死。这一点我可是深有体会。

  我们的目的地从地图上看是位于广安市中心地带,离我们现在的位置大约有三十里路。但由于路上的丧尸数量的原因,我们经常绕道。所以也就变相的拉长了我们离目的地的距离。一路上我们除了躲避丧尸的围堵外,都在找机会脱身,可一来我们人数众多,目标太大,无法保证每个人都能安全逃掉。二来花脸他们也不傻,一直和我们保持着一段安全距离,使手无寸铁的我们无法对他们造成威胁。

  大约走了二分之一的路程,此时我们正躲在一个小巷子里休息。我们围坐在一起,而花脸他们就在不远的地方盯着。我对陆正说:“陆哥,你看他们到现在还不向我们下手,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啊。还是说等到了目的地才下手?那完全没必要啊。”陆正也一脸疑惑的望着我。旁边的柏子安说:“会不会他们的任务就是把我们送到目的地,而且很确定我们到了目的地就会一个都活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