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大家往前走近了些,张大队长打开强光手电朝他们身上照去,有很多小拇指大小的蚂蚁在他们身上爬进爬出。张大队长赶忙指挥剩下的特警帮忙解开他们的衣服,把身上的蚂蚁抓下来踩死。

  胖子好玩,从地上抓了只落单的蚂蚁,蚂蚁身体呈棕褐色,嘴上那对巨大的颚四处乱动着,活像一把锋利的剪刀。旁边有个人看见胖子手上的蚂蚁后,惊讶的叫了出来:“我的天,这是军蚁,怎么会这么大?”

  军蚁我也在电视上看到过,它们破坏力极大,经常是几千万乃至上亿的数量进行活动,嘴上的巨颚和分泌的蚁酸,一瞬间可以把动物变成白骨,被称为陆地上的食人鱼。“你说什么?什么几千万,什么上亿?”胖子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我说的数字代表什么。“我说军蚁是靠数量取胜,通常几千万,上亿的数量进行活动的啊。”我又跟胖子说了一遍。胖子结结巴巴的说:“那我们......现在......周围有几千万......甚至上亿的......这种东西?”顿时我和胖子两人身上冷汗直冒。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接下来视线中就出现了黑压压的军蚁大军。“快跑,快叫列车上所有的人都下来。”说话的是张大队长。

  我和胖子在张大队长发号施令之前就开始往回跑了,跑到我们座位旁边的窗户底下大声叫喊,我简单的把情况跟小婉她们说了,要她们立即从窗户上跳下来。有我和胖子在下面接着,小婉和王医生先后从窗户上跳了下来,小二则在最后,一个侧翻就下来了。

  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用火,可已经来不及了,黑色的洪流速度极快,转眼间就已经越过了车头。

  车内外都炸锅了,有的人纷纷往外跑,有的人觉得车内才是安全的,还有的人爬到了车顶上去。枪声,呼救声响成一片,场面混乱极了。

  我们顺着铁轨往后跑,但是由于天色太黑,跑着跑着,我们就被人流给冲散了。我大叫胖子他们的名字,可没有人回应我。我继续往前跑了一段距离,突然踩到一块石头上,脚一崴,就顺着旁边的土坡往下滚去。土坡很陡一路我越滚越快,最后终于狠狠的撞到一根粗树干上停了下来。地上的石头渣滓,还有低矮的树枝,把我全身上下刮的全是血痕。

  我想爬上去,可已经来不及了,一大股军蚁像似发现了我,正向我这边爬来,我来不及多想,继续往坡下面跑去,越跑越远,最后跑进了树林子里。林子里的树木生长茂盛,数量繁多,而我竟然在这个时候迷路了,我朝四周望去,都一个样,除了树还是树,根本没有一个可供参考的物件。

  我只有随便选了个方向,硬着头皮往前走了,幸运的是一路走来,没有遇见军蚁大军,但这也预示着我此时离胖子他们越来越远了。又往前走了不一会听见了水流的声音,我顺着声音寻去,找到了一条小溪,小溪的水面上倒映着月光,竟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我走到溪流旁边,随手在衣服上撕下一小块布,就着溪水把伤口上的泥土什么的擦拭干净。

  小溪中间有块一块大石头,一米见方,上面还算平整。我爬了上去,打算在上面呆到天亮再找出路。我躺在石头上,双腿自然的悬在石头外,偶尔会有阵微风拂过我的面颊,舒服极了,不知不觉的我就睡着了。

  我醒来的时候刚好太阳出来,我站在石头上向远处眺望。发现前面一座大山山腰处有个像寺庙一样的建筑,我像看见救命稻草了一样,兴奋不已,我跳下石头出了小溪就开始朝大山处进发。大概用了半天的时间我才爬到山腰,此时的我已经是累的不行了,山路比我想象的还要崎岖陡峭,路上还要注意会冷不丁出现在你面前的蛇和其他动物。

  寺庙不大,外墙的油漆已经全部掉落,露出了里面的青砖,门口正上方挂着一块匾,匾上龙飞凤舞的写了个心字。走进庙门,只见一个老僧背对着我,坐在布垫之上正在诵经念佛。我正待开口说话,只见那个老僧伸出右手指了指旁边的那个布垫,示意我坐下。难道他算准了我会来?那个布垫是为我准备的?虽然心里有万般疑问,我还是依老僧的话,盘腿坐在他旁边的布垫之上。老僧此时也转过来面朝着我而坐。

  我看着眼前的老僧,脸很瘦,额头上深深的皱纹,两边的脸皮有点往下垮,但慈眉善目的,让人看了心里竟会有种莫名的欢喜感。

  我用恭敬的语气对老僧道:“老师傅,你面前石桌上怎么没有佛像,我见人家寺庙里,大大小小都会有尊佛像的啊。”

  老僧听了我的话哈哈大笑起来:“小友不知,这佛太大,莫说眼前这石桌,就是再大万万倍的桌子也放不下呀。”

  我听了老僧的话不解的问:“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地方装的下了吗?”

  $最oH新~^章%(节B上W酷~匠网

  老僧又是一笑,伸出手轻轻的点在了我的胸口。“心?”我疑惑的说。“正是,心中有道,可容万物,心中有道,可容万佛。”老僧说的话处处都是禅机法理,可我一句都听不懂。

  老僧叫我闭上眼,用心去感受万物,用心去悟道。老僧说:“所谓悟道,就是悟眼不可见,悟耳不可听,悟鼻不可闻,悟口不可辩之道。初祖达摩说:‘不谋期前,不虑其后,不念当今’。当你真正悟出这句话的道理后,就已经在自己的道上了。”我闭上眼,听着老僧说的话,竟进入一种很玄妙的境界,身体仿佛和这个世界断掉了联系一样,什么都感觉不到。

  看着我入定,老僧脸上的笑意更浓:“小友,你我相遇既是缘,缘起缘灭三千劫。劫难才刚刚开始,以后的路还很长。一定要坚守自己的道啊。”说完老僧又是一声大笑,然后朝寺庙外缓缓走去。

  我就这样在老僧的引到下,进入了佛家所说的入定状态,一动也不动,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后来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再次遇见那名老僧,从他空中得知,他当年被带入道的时候,整整入定了八个月......在这一个月之中,世界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总人口锐减了百分之九十五。而剩下的人又在自己的国家建立了大大小小的武装力量。世界上最黑暗的时期到来了。

  我从入定中醒来,刚睁开眼,对周围的一切还很陌生,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大概用了一个小时,我慢慢的我把入定前所有的事都想起来了。我看见身上满是灰尘不经疑惑起来——我到底睡了多久啊?当然没有人回答我。我在寺庙内外找了一圈,没看见老僧的影子,我也懒得管了,一般这种人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跑到山下的小溪里好好的洗了个澡,洗澡的时候发现我身上的伤痕全部好了,一点疤都没有留下,不但这样,整个人像瘦了一圈,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肌肉也比以前紧绷多了。

  太阳很毒,不一会我的衣服就干了。我穿上衣服就开始去找胖子他们。对于我这个方向感极差的人来说,树林就是噩梦,我好不容易的找到了铁轨,我顺着铁轨来到了火车当时停靠的地方,只见火车两旁,车厢里面,连车厢顶上都是森森的白骨,我找遍整列火车没有看见幸存者。我打算继续往前行,因为如果胖子和张大队长他们没死的话,一定会去原来计划去的那个地方,所以我只要找到了那个地方,就有很大的希望遇见胖子他们。

  我在火车上第一节车厢里找到一份地图,地图上用黑色记号笔在广安市那里画了一个圈,底下还写了“目的地”三个字。我在地上捡起一把死去特警遗留下来的国产97式突击步枪和国产NP22式手枪,打了十几发之后渐渐掌握了要领。用一个背包装了十几个弹夹还有水之后,沿着铁轨继续前行。

  走了两天,终于走出了这片山区,前面就是广安市了。刚出山区就开始陆续出现丧尸的影子了,他们还是那么的有精神,不过现在的我身手比以前要好了很多,虽然离小二那怪物还有段很大的差距,但应付一般的丧尸还是搓搓有余了,当然,大部分时间还是用在了跑路上面。能不动手咱尽量不动手,因为完全没必要,你打他,他又不疼,但他只要抓你咬你一下,他就赢了,根本不划算。更何况,我可不希望身上沾满丧尸的血到处跑,恶心死了。

  我很少用枪,只要枪声一响,整条街的丧尸就都会被你引来,别问我为什么知道,因为现在我背后那一街的丧尸就是这样被我引来的......被丧尸追的走投无路的我,爬上了一棵直径有五十公分左右的大树。下面丧尸里三层外三层的把我围的严严实实,双手向上对我不断地做抓挠姿势,好像这样就能抓到我一样。我看了一下下面的丧尸,不禁感叹道:“幸好丧尸不会爬树啊。”

  我坐在树杈上,从背包里拿出水瓶猛灌了几口,然后思考该怎么逃出去。大树种植在离对面大楼五米远的绿化带上,离大楼最近的一棵树枝就在我头顶上,树枝末端离大楼二楼窗户大概两米的距离,对我来说跳过去应该没有问题。我爬上那棵树枝,深深吸一口气,然后开始助跑,起跳,一切都是那么完美,按照我的设想,接下来我应该撞破玻璃,然后一个前滚翻,最后完美起身。可惜幻想始终是幻想,我在撞倒玻璃的那一刻竟然被弹了回来,“卧槽,质量这么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