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大家正在为里面离世的老者默默的哀悼的时候,窗外传来阵阵的枪声,我们几个跑下楼去见到医院外正缓缓驶过几辆J-T100型防暴警车,每辆车上站着四五个特警,每个特警拿着7.62mm通用机枪对着靠近的丧尸进行扫射。

  除了小二以外的所有人都对着那些特警大声叫着,希望能引起他们的注意。终于,一个面对着医院的特警发现了我们,朝胸前的对讲机里说了几句,车队就停了下来,我们几个赶忙穿过被怪物在围墙上轰开的大洞向车队跑去。

  刚走近,三个特警就用枪指着我们,其他的人继续保持对丧尸的射击。一个看上去官职挺高的中年人从中间的那辆防暴车内走了下来,中年人皮肤黝黑,合身的警服完美的衬托出里面那爆炸性的肌肉。中年人浓眉大眼,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他上下打量着我们说到:“你们是干什么的,你们中有没有人被感染?”

  王医生反应快,急忙说到:“我是这医院里的医生,他们是病患的家属,我们一直躲在房间里,没有人被感染,警官,能不能救救我们,把我们也带走。”

  中年答应了,但为了以防万一,示意两个特警给我们每个人都戴上了手铐,然后带到了最后面的那辆车上。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给小二戴手铐的时候,小二没有任何抵抗。按照我对他的了解,他不一拳打的那个特警吐血就是好事了,怎么会这么安静,不对劲。

  等我们一行五人全部上车了以后,车队出发了。从前面司机的口中我们得知他们就是长辉市警察总部的。那个中年人便是他们特警大队的张大队长,他们接到上峰的命令全体撤离长辉市。副局长王振远心里放不下长辉市的市民,便要求全体特警出去进行大规模的搜救行动,尽可能的挽救更多的市民。而这就是最后一躺出来搜救的队伍,因为撤离的火车就要在一个小时后整点驶出常辉市了。

  车队朝市火车站方向驶去,由于有重火力的掩护,几乎没有丧尸能靠近的。二十分钟后,车队在离火车站还有一公里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特警叫我们全部下车,我见除了我们五个以外,前面车上也下来了十几个普通市民,忙用眼睛在人群中寻找刘涛的影子,寻找无果后。一个特警用铁锹扒开了一个下水道的铁盖子,然后叫我们顺着旁边的梯子爬下去,从下水道进入火车站的内部。我往火车站方向看,火车站被无数只丧尸包围的水泄不通。丧尸一个紧挨一个,组成了尸海,丧尸的低吼声夹杂在一起,震人心脾。

  我们在一个特警的带领下在在交叉往复的下水道里穿行了十几分钟,终于从火车站内的一个下水道口出来了。刚出来,我们的手铐就被打开了,然后守在一旁的警卫把我们带到厕所进行检查,看有没有抓伤咬伤。当然男女分开的,让胖子好一阵失望。我们就穿着一条裤衩,小二就站在我旁边,他背上纹了个大大的卍字,除此之外从左胸前的锁骨到肚脐,有一条巨大的疤痕,让人看的触目惊心。我没想到的是胖子竟然也有纹身,他胸前纹了一条龙,可由于浑身的肥肉,这条龙也跟着变成了胖龙,原本威武的神物到了胖子身上竟然变的这么搞笑起来。真是污人眼球啊。

  很快检查完毕,我们刚穿上衣服就被催促着上了火车,由于全市停电,所以高铁动车组这些需要电力支持的列车就没用了,反而是这种老式的燃气机车(烧油)成为了我们的生命方舟。

  我们一行人被安排在八号车厢。我喜欢坐在靠窗的窗户,胖子就坐在我旁边。胖子过于丰满的身材,使得原本的三人座,刚好只容得下我和他。而小二那面瘫就坐在我对面靠窗的位置,旁边依次坐着王医生和小彤。说实话,我在见到小二以后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表情叫做没有表情。我不愿意一直看着小二那像面瘫了一样的脸,虽然我不得不承认那张脸确实很帅,但我还是把脸转向了窗外。窗外已经没有平民的影子了,车站里的警察在各个队长的指挥下快速地集结准备上车。

  胖子的嘴巴从上车就一直说个不停,而且越说越起劲,越说越忘我,最后竟去惹小二,他说:“小二兄弟,你的身手真是了得,你怎么不去拍电影呢,一定会迷倒一大片小姑娘的。对了,你爷爷在病房里最后给你说了什么啊,听说还是很重要的事,给兄弟我说说,满足下我的好奇心。”真是——阎王嘴上拔胡子,找死啊。我听胖子连这种不着边际的话都说出来了,连忙想说点什么转移小二的注意力,不然他发起飙来,我们都得玩完。

  我还没说出口了,小二就说话了:“你想知道?可以,爷最后交代我两件事,先杀一个人,再去找一个人。”妈呀。我们怎么都想不到老爷子最后竟会说出这样的遗言,都吓了一跳。

  我指着胖子:“胖子,你是不是在病房里对老爷子不敬,惹的他不痛快。”

  胖子反驳道:“我才没有,我在病房里忙前忙后的给老爷子又是揉手又是锤腿的,老爷子不知道多喜欢了。”......就在我和胖子喋喋不休的时候,小二冷不丁的说:“我要杀的是个警察。”

  “警察?”我和胖子异口同声的叫到。胖子发现我们叫的太大声了,引的周围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们身上,于是站起来圆场:“没事,没事,我和我兄弟都说多亏了警察,我们才保住了一条命。”他们听了胖子的话信以为真,就又各忙各的去了。

  听了小二的话,我的好奇心被勾上来了,于是我问他:“警察,哪个警察,他现在在哪?”

  小二望了望窗外已经集合完毕的警察,说:“不知道,爷只说他是警察,右手臂上有一个红色的胎记。不过,我会找到他的。”

  “你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啊?”胖子问到。

  !8酷匠!H网~正版首◎!发

  小二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邪邪的笑容,对胖子说“你真想知道?”我们第一次见到小二的脸上出现表情,但小二这个表情处女秀也太吓人了吧。胖子额头上斗大的汗直往下滴。见我们不说话,小二的脸又恢复到正常的面瘫状态,头往后一靠,闭目养神了起来。

  接下来我们谁都没有提到和刚才有关的事情,我也收起了我的好奇心,毕竟命是自己的,而且只有一条。

  过了会外面的警察也悉数进入了车厢。这列火车一共有十节车厢,警察集中在前五个车厢,而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就在后五个车厢,每个车厢门口都有特警把手,确保安全。

  火车随着一声长鸣缓缓驶离月台。这时胖子问我:“这火车站外面那么多丧尸?难道我们撞过去吗?”我没好气的对胖子说:“你有点常识行不行,简单的说火车站七号月台这一个方向原来是座大山,所以我们接下来会在直接由人工开凿的隧道里行驶,隧道长有五公里,而那些丧尸的规模虽然庞大,但也不可能把五公里以外的出口给堵了把。”我的话还没说完,火车就驶进了一片漆黑。

  我看着车厢里的挂钟,晚上七点一刻。广播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大概内容就是让我们别放弃希望,说什么情况已经得到控制,前面有大部队增援等等。对我们而言这段话最重要的一句就是结尾时说的,有需要的乘客可以到三号车厢来用餐。

  不说小二和王医生,反正我们三个是快一天没吃东西了,我和胖子赶忙朝三号车厢跑去,生怕去得晚了,连汤都没得喝。结果所谓的用餐就是一人发了块面包和一瓶水,我和胖子抱了五块面包和五瓶水回来,每人分了一份,现在这情况有的吃就不错了,哪管的了口味如何。小二没有吃面包,就喝了几口水,我们也懒得理他,胖子见小二不吃,也不客气,拿过来几口就给吃下肚了。

  我们几个今天也都累的够呛,吃完面包后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当我被小彤叫醒的时候是凌晨两点半了,我看了看旁边的胖子,睡眼惺忪的样子,显然也是刚被叫醒。我问小彤车怎么停了,小彤说不知道,听人说好像是前面山体滑坡,大石头滑下来把路给堵了。我从窗户伸出头向车头方向看去,外面一片漆黑,看不清,只能隐隐约约的看见前面站了很多人,于是我叫小彤和王医生待在小二身边别走开,自己和胖子下车去瞧瞧。

  列车现在停靠的地方,四面环山,向铁路两旁望去全是树林子,林子里不时传来虫兽的叫声。我和胖子往车头方向走去,车头边一群人站在那里,其中有一个我认识,就是带我们回来的那个特警部队的张大队长,站在他旁边的那位戴着眼镜穿着西装的就是警察总部的副局长——王振远,还有一些政府要员,都是新闻报纸上常看见的面孔。

  我和胖子走到了车头旁,发现离车头二十米远的地方,二十几个特警正在清理从铁路两边的山上滚落的石块泥土。本来还算顺利,在清理了一大半后,在最里面的一位特警突然发出了痛苦唉嚎声。其他特警立刻持枪戒备,但除了那位特警之外并没有看到任何丧尸或者野兽。就在大家疑惑不解的时候,这时又有几名特警同样的发出哀嚎来,只见他们丢下枪,两只手伸进自己的衣服裤子里面拼命的抓饶,好像有什么小虫子跑进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