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靠近五号病房,我心里越觉得不安,没准五号病房里的东西比外面那怪物还要恐怖。当我们走到五号房间门口的时候,我背上已经全湿透了,我伸出右手准备开门,胖子拉了拉我的衣服说:“要不就算了吧,我总觉得这里让人瘆得慌。”听了胖子的话我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就在这一瞬间,银光一闪,只见门上已经深深的插着一把小刀,刀柄还在微微的颤抖着。

  小刀几乎是贴着我的脸飞过来的。这一下把我们三人吓了一跳,我们转过身去,只见一个银灰色短发的年轻人背着个包正站在对面房间的窗户上看着我们。

  年轻人没等我们反映过来就一个飘逸的前空翻从窗台跃下,慢慢的朝我们走来。

  胖子后来对我说,当时小二朝我们走来的时候。如果只看外表,绝对是受女生疯狂追捧的男神,那颜值,那身材,即使他出车祸被撞成白痴了,日子也绝对会过的比我俩好。但如果你和他的眼神对视,去感受他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气质,你会觉得他全身上下都透露出无与伦比的危险和压迫感。这就是小二,谜一样的男人。我听他把小二说的那么神,就问胖子他第一眼看见我的时候呢?胖子说他当时无论是从我的长相还是气质来看,怎么看怎么像二逼青年。

  闲话少说。

  年轻人经过我们径直的走向五号病房,仿佛我们就像空气一样,他拔下了插在门上的小刀,收到了腰间的刀鞘里。然后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此时的我们还呆呆的楞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胖子说:“进去?人家可没叫我们进去诶。”

  我说:“进去。人家也没让我们别进去啊。”

  于是胖子先试着把一只脚踏了进去,等了半天发现没异常,于是整个人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我和张婉彤也跟了进去,顺手关上了门。五号病房里非常干净,和外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病床上躺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闭着眼,脸上瘦的一点肉都没有,右手正在输液。旁边一位女医生正给他把脉,眉头紧锁,看来情况不是很乐观。

  怎么样?”年轻人对那位女医生说,女医生摇了摇头。年轻人又对那老头说:“爷?”只见病床上的老者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声音沙哑的说:“小二回来了啊。”

  那个叫小二的年轻人没有回答,把自己背上的包拿了下来,放在了桌子上,然后从里面拿出来一根烟杆。老者见到那烟杆的时候脸上精神多了。老者的手颤颤巍巍从小二手里接过烟杆,把它抱在了怀里,激动的对小二说:“我这辈子就两个宝贝,一个是这陪了我大半辈子的老烟杆。另一个啊,就是你了,看着你就像看见我年轻时的模样。像我这种十恶不赦的人能这个死法,老天待我不薄啊,不薄。”说完就剧烈的咳嗽起来,弄的旁边的女医生好一顿手忙脚乱。

  我发现这个小二似乎不喜欢说话,一般像这种场面,爷孙俩就算不抱头痛哭,也会流几滴泪把。可他脸上依然什么表情都没有,也没有一句安慰的话。

  胖子见老者情况暂时稳定了下来,就陪着笑脸上去老爷子前老爷子后的讨好去了,我知道胖子是想搞好关系,毕竟我们都看的出这个叫小二的不好惹,别一发飙把我们都结果了,那就悲剧了。张婉彤也自愿去帮那个女医生打下手。而我就急忙的去向女医生打听起刘涛的下落来。

  那个女医生在我的追问下渐渐的回忆了起来:“噢,对,对,昨天下午是有个记者来这采访了,就在我们这层楼。不过走了没走我不知道,后来一部分病人发疯了似得到处咬人,被咬的隔会也变的跟他们一样了,真恐怖,还好我当时就在这个病房给老爷子输液,这个年轻人一个人就挡在门口杀光了他们,不然我也早就死了,不知道我的儿子和父母怎么样了,我的儿呀......”女医生说着说着想起了家里的儿子,痛哭不已,胖子和张婉彤连忙去安慰。

  我听完女医生的话,心情瞬间跌到谷底,此时的我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我想起刚才听女医生说是小二把所有的丧尸杀死的,对,一定是他把刘涛杀死了。想到这里我突然大吼大叫的朝小二走去:“说,是不是你把刘涛杀死的,是不是你把刘涛杀死的。”

  小二依旧面无表情的对我说:“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有区别吗?”

  我听他说这话眼睛一红就朝小二扑去,此时的我就想用手把他狠狠的掐死。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我甚至都还没看见他是怎么出手,就被打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墙上,胸口出奇的疼,我挣扎着站了起来,还想往前冲。这时候胖子跑过来一把抱住了我“强子,别犯浑,刘涛死没死还说不定了,刘涛如果没死,你杀了他,你这叫故意杀人,是要掉脑袋的。如果刘涛是变成丧尸被杀死的,那小二也属于正当防卫,说严重点防卫过当,咱们口头教育一下也就行了,干嘛要弄的你死我活的。你看他从来没有笑过,估计从小被那老头虐待,多可怜,咱不和他一般见识。人类现在都是珍惜物种了,得保护啊。听哥的话,想开点啊。”听了胖子的话,我就想笑,心中那股无名火也渐渐消退。

  胖子见我心态平稳了下来后,转过身去对小二说:“让你见笑了,我这位兄弟从小脑子有问题,经常会短路,我在这里替他向你道歉了。”小二直接无视胖子的话,眼睛盯着我,让我感觉自己像掉进冰窟里一样冷。我也不管自己的眼神有没有这种功效,也狠狠的回瞪着他。“再有下次,你就是具尸体了。”小二说完也没理我,转过身去把弄他那把小刀去了。这时我连忙叫那姓王的女医生帮忙看看我的胸口,疼的厉害,揭开衣服一个红色的巴掌印清晰可见,王医生给我检查了下说:“没有伤到骨头,就是有些淤血,我拿跌打药给你擦擦。”就在王医生给我擦药的时候,外面传来怪物恐怖的咆哮声。对了,我们怎么把它忘记了。小二神色微微一变就直接往病房外走去。我嘱咐张婉彤她们留在这里别乱跑后就和胖子也跟了出去。

  我和胖子追到一楼刚准备提醒小二这个怪物的厉害时,就看见他已经和破门而入的怪物对上了。

  怪物朝小二走去,嘴里还不断的发出咆哮声。我和胖子看见小二一动也不动,被吓傻了吗?我和胖子面面相觑。怪物已经走到小二的面前,抬起那粗壮的手臂就朝小二打去。就在我和胖子想象小二的头和身体分家的时候,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我和胖子眼睛都看暴了。只见小二一个旱地拔葱,不高不低正好落在了怪物的手臂上。怪物也像吓了一跳,愣在那里几秒钟,然后怪物开始左右不停的挥动手臂,想把小二甩落下来,可小二的脚像在上面生了根,纹丝不动。怪物又用另外一只手狠狠的像小二砸去,小二又跳到那只手上。就这样,小二在怪物的身上不停的跳跃腾挪,怪物硬是没碰到他一下。小二一个后空翻,落到了地上,小二冷冷的对怪物说:“速度不行,让我见识下你的力量吧。”怪物像听懂了他的话一样,用右臂狠狠的向小二砸去。再看小二,后脚猛蹬地面,稍微向外拧了下腰,右手握掌为拳,以利箭离弦之势向怪物的拳头迎去。胜负立见,小二站在原地,脸色稍稍发红,而怪物往后踉跄退了五六步终于失去重心摔倒了。“力量还可以。”说完小二右手反握小刀向爬起来的怪物慢慢走去。

  怪物是不会感觉到疼痛的,当然,也不会感到害怕。怪物爬了起来,抬起手臂又向小二挥去。这下小二没有和他硬碰硬,而是往旁边侧了下身,躲了过去,然后一个起跳,右手就把小刀整个插入了怪物的眉心。似乎和丧尸一样,怪物的弱点也是头部,只见怪物的身体抖动了两下后就没动静了。

  整个过程我和胖子的嘴巴张的大大的,吃惊的程度不语而表。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强子,你命真大,如果他当时没有手下留情,估计你连骨头渣都被打没了。”听了胖子的话我也是一阵后怕,不停的冒着冷汗。

  张婉彤这时急匆匆的从楼上跑了下来,朝着小二说:“小二哥,老爷爷快不行了,叫你快去见他,他说有很重要的话跟你说。”小二从怪物头上抽出小刀就往楼上走去,我们连忙也跟在后面。小二走进了病房,接着王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并把门关上,示意我们在门外等着。

  y酷G匠网$唯v一}7正版#s,☆~其yd他都☆是☆Z盗{版@O

  闲聊之际我们得知,里面那位老者是昨天下午被小二送过来的,当医生给他做完全身检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胃癌晚期了,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全身。他们能做的只是尽量让老人家舒服点罢了。在下午大概五点的时候,病房里一部分病人就开始了咬人的疯狂行为,当时这个病房里就他们三个人,小二就一个人站在门口,没有让一个只丧尸跑进来,我想最后肯定是整个医院大楼的人都变成丧尸了朝五号病房涌来,结果全被这个小二杀死。于是就有了我们刚开始看到的一幕,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所有的丧尸都是死在五楼的。

  就在我们闲聊了大概二十分钟的样子,小二从里面走了出来,并关上了门,手上的刀还在往下滴血。我们都明白发生了什么,神情不由得黯淡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