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恐怖的传染病

  王叔的摊位在街角的那片空地里,他用四根竹竿和一张很大的防水布搭了个简易的屋棚,屋棚外面用铁条搭了个炒饭的灶台,里面零散的放着四五张塑料桌子,现在基本每张桌子旁边都坐满了人,而我这一桌除了我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穿着一眼就知道是假名牌的小青年和一个光着膀子的大叔。

  小青年一边吃饭一边给他女朋友打电话,说出的话连我都酸的牙疼,先说什么宝贝啊,对你天地可鉴,海枯石烂的,然后又带点哭腔的说自己现在混的多么多么不好,老母亲又住院了,变着法找她要钱呢。对这种人我一贯是呲之以鼻的,我往地下吐了口唾沫来表示我对他深深的鄙视。光着膀子的大叔正大口大口的扒着饭,没事再猛灌一口啤酒。看到这,我肚子又开始叫唤起来,我赶忙催了下王叔。

  大概等了十分钟,我的饭也端上来了,正当我掰开筷子准备开吃的时候,我旁边的小青年闷声不吭的就趴在了桌子上,脸趴到了面前那份还没吃完的炒饭里,手上的手机也掉在了地上,周围的人也发现了不对,纷纷围了过来,王叔更是连锅铲都没来的及放下就跑了过来,我和旁边大叔合力将小青年抬起来放到旁边的空地上,小青年双目紧闭,用手探了探鼻孔,已经感觉不到呼吸。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王叔在旁边焦急的直叫天。“是不是中毒了?”旁边有人说,“放屁,我每天自己吃的也是这些,怎么没事?”王叔最怕听到的话还是被人说了出来,连忙反驳道,最后竟然带点哭腔,看来他是真的急了,本来就小本买卖,这下好了,弄不好要吃人命官司。

  我最先想到的就是打120,可手机显示没有信号,真是奇怪了,半个钟头前刚和刘涛通过电话啊。这时周围有着和我一样想法的人也发现了这一问题,纷纷议论了起来。顾不得那么多了,我眼见周围人都没有个合适的办法,就学着以前单位培训过的急救知识给小青年做胸外按压和人工呼吸,在左胸按压点上按了大概十五下,然后准备给他做人工呼吸,结果嘴刚下到一半,有点犹豫了,看着他满脸的炒饭和油污,这时不知道人群中谁叫了一句:“你倒是快吹啊。”让我一下子火了,不过怎么说人命关天,我好不容易克服了强烈的恶心感低头准备做人工呼吸的时候,噩梦开始了。

  小青年突然睁开了双眼,正当我暗自庆幸可以不用恶心自己了的时候,我发现有点不对劲,可到底哪不对劲我也说不上来,不过这可高兴坏了王叔,他赶忙把小青年扶坐在一边的板凳上,问他哪不舒服之类的话,可小青年没有搭理他,一双眼睛就那么大大的睁着,一眨也不眨。这时小青年的喉咙里似乎发出了什么声音,“咕噜”“咕噜”的,像是楼下大狗低吠的声音。

  对了,我发现哪里不对劲了,眼睛,他的眼睛没有瞳孔,这是怎么回事?

  正当我疑惑不解的时候,只见小青年一张口就往旁边的王叔咬去,王叔躲散不急,被狠狠的咬住了脖子,顿时血流如柱,王叔大叫起来,面孔都因为痛苦而扭曲变形了,这可吓坏了周围的人,人群瞬间散开,叫救命的,叫杀人的什么都有。而我因为离他们最近,所以不少血喷溅到了我的脸上和身上,我整个人瞬间蒙了,这不是电影小说里才会出现的镜头么?为什么,为什么会在我身边真真实实的发生?我想站起来,想立刻逃离这个噩梦,可身体不听使唤,一点都动弹不了,只能眼铮铮的看着这一幕惨剧的发生。

  有的人拿起王叔炒饭的锅就往小青年的背部和后脑勺砸,每砸一下,就会有更多的血飞溅到我身上,每砸一下,我的身体就会不自觉的抖动一下。一连砸了十几下,直到小青年的后脑勺被砸凹进去,流出红红白白的脑浆,这才松开了口。王叔此时已经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脖子的伤口深可见骨,依旧在大量的出血,嘴巴,鼻子不停的冒着血泡,已经没有救了。

  这时我被人扶了起来,身体也渐渐的恢复了知觉,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像过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不断的重放,终于我忍不住低头呕吐了起来。周围的人也多数是在呕吐的,甚至有的女生在这血腥的一幕一开始就晕死过去。

  现在怎么办?看着渐渐散去的人群,我拿出手机看了下,还是没有信号,不过已经快八点了,上班是没指望了,出这么大的事,不抓你去警局录一晚上的口供就算好事了,现在我只想快点回家洗个澡,换身干净衣服。

  v酷,匠网K首发

  就当我转身想离开的时候,我又隐约的听见“咕噜”“咕噜”的声音,我头一下子炸开来了,我又望向那堆血泊之中,小青年还是面朝下静静的在那躺着,可是王叔竟然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这可吓坏了周围的人群,大家争相恐后的往后跑去,我看着这个王叔和那小青年一样,眼睛里也没有瞳孔,他先是四处望了望跑开的人群,然后把头转向这个离他最近的我,我离王叔最多两米的距离,我都能很清楚的看见王叔脖子上挂的碎肉,王叔静止了几秒,然后突然张开了嘴巴猛的向我扑来,我也早有准备,往后一跳,让他扑了个空,我没工夫去看他爬起来没,拼命的往自己的出租房方向跑去。

  刚才的事已经差不过传到了不少人的耳里,现在王叔又复活了,顿时让整条街炸开了锅,大家纷纷躲进临近的店铺和旅馆,也有不少人向警察局跑去。

  我径直跑回了自己的出租屋,把门反锁,看着这扇小木门,我第一次抱怨那个房东太抠门了,一点都不为自己租客的安全考虑。为了安全我还是把家里唯一的一个衣柜挡在了门口,“他”应该进不来了吧,我这样安慰自己。我不知道像小青年或者被咬后的王叔是什么,总之不会是人了。

  难道这就是刘涛给我打电话说的传染病?那他去市中心的阳光医院不是很危险?不知道他那边发生这种事了没,我要赶快去通知他才行。

  窗外的嘈杂声一直没有断过,小孩的啼哭声,老人的哀嚎声,男人的怒吼声,女人的尖叫声,还有那种独特的“咕噜”声,交织在一起就像一场来自地狱的交响曲。

  我走进浴室用最快的速度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坐在椅子上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是留在这里等待警察的救援还是出去找刘涛。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眼前一黑,“妈的,又停电了。”我暗骂一句打开手机照明。

  “砰”的一声,不知道是谁在撞我家的门,我神经瞬间紧绷了起来,我试探的问道:“是谁?”没有人回答我,对方听见我说话的声音后撞门的力度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急。我知道肯定是王叔那“活祖宗”追来了,他鼻子比狗还灵?

  “王叔王叔,你是见我刚才看你被咬没救你,还是刚吃炒饭我没给钱啊。”我又急又气的朝门口说道。不过说归说,逃命要紧。我这时想到上个月有一次忘记带钥匙了,自己就从后面院子里顺着下水道水管爬上来了,于是我决定故技重施,赶忙跑到了厕所,打开了窗户,爬上了窗沿,一只脚慢慢的踩在固定水管的管卡上,是铁制镰刀勾的那种,然后双手紧紧抱住管身,最后另外一只脚也缓缓的移到了管卡上面,做完这一套动作后就开始往下爬,这时房门终于顶不住了,随着房门和衣柜倒塌的声音,我听见了重重的脚步声正向我这边靠近,我连忙向下滑了一点,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时一只手猛的向我伸过来,就在离我头顶一公分的距离不停的做着抓挠动作,真是好险,在慢半拍怕不是被那东西抓上去咬死就是被甩下去摔死了。

  抬头望去,只见那只手臂上充满了脓疮,依稀还能看见有黑色的东西在里面游动,再往上看,果然是王叔那活祖宗,王叔整张脸大了一圈,脸上全是口子,嘴巴里不停的流出恶心的黑色液体。我忍着呕吐的冲动继续往下爬,就在我往下爬的过程中,王叔的身子也不断的往窗户外面挪,想用手勾到旁边的水管,看来对我是相当执着。可不管是怎样的怪物,还是要遵守物理定律的,过分前倾的身体使他重心不稳,从四楼的窗台上跌落了下去。我在水管上观察了几分钟,确定王叔不再动弹以后,我才继续往下爬。落地后,急忙朝院门口走去。还没出院门,我突然发现,外面街道上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安静了,这和前面的喧闹形成了强烈对比,这让我感到莫名的紧张。

  我慢慢的推开院门,生怕发出一丝声响,院门刚打开,就闻到一股很浓的血腥味,我悄悄的把头伸了出去,虽说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借着月光,映入眼帘的是一具具支离破碎的尸体,身体的各个器官和内脏四处散落着,路面上已经积了厚厚一层的血,而墙壁上大大小小的广告都被血染成了红色,到处都是血。街上除了这些尸体,暂时没有发现像王叔这样的怪物,我靠着围墙慢慢的往警察局的方向走去,现在我只有指望他们了,真希望当我走到警局门口的时候,会有一大队警察出来迎接我,然后他们告诉我一切已经在他们的掌控之中,等过上一段时间,我的生活又恢复到往常的平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