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辉市中环街十八号,在整条卖古玩的街道里并不打眼,店内就一个老头,整天就坐在柜台前拿着烟杆抽烟,平常人进来看看也懒得搭理,加上展示柜上的瓷器玛瑙什么的,稍微懂点行的人一眼就知道是假的,所以每天越发没有顾客进门了,可让人奇怪的是尽管这样冷清,但老头的店经常关门关的很晚,所以周围的人暗地里叫他“怪老头”。

  这天深夜,一辆车驶进了中环街,停在了十八号门口。从车上下来两个人,两个人都是一身黑西装,走在前面的是一个胖子,肥肠脑满的,满身的肥肉走一步都要抖三抖。

  后面一个是个彪形大汉,身材魁梧,满脸横肉,右边脸上从眼角到下巴有一条长长的刀疤让他看起来不怒自威,手上还拿着一个公文包,看起来是胖子的保镖。

  看着胖子两人走了进来,老头依旧是那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只是到柜子里摸出一把写着二号的钥匙放在了柜台上,然后用烟杆在身后的墙上有敲了3下,然后打开了屋内的一扇木门。胖子也不多说,连忙走过去,拿起钥匙,从保镖手上接过公文包一个人就走进了屋内的木门。

  木门内有一条走廊,走廊中间就吊着几盏白炽灯,散发着微弱的灯光。走廊两边有序的分布着从一到十的房间,胖子拿着钥匙打开了二号房的房门。二号房内布置非常简单,就一张桌子,两张椅子,而其中一张椅子上已经坐了一个人。

  房间里的灯光很昏暗,但这足以让胖子看清这个人,胖子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眼前这个不会比自己儿子还大的年轻人就是“夜天”组织排名第二的杀手?

  “你是二号?”胖子试探着问,对面的年轻人没有回答,低头把弄着自己手上的小刀,小刀在年轻人手上就像一条小鱼一样自由穿梭在手指间。胖子也从未见过有人像他那样把刀控制的这么完美。

  酷q匠G网QC永久免rW费@看R¤小说V

  “放下东西,你可以走了”年轻人说话了,声音不带有一丝的感情。

  “可是你能完成......”胖子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年轻人手中的小刀“嗖”的一下向自己飞来,胖子哪会料到突然来这一手,楞在那里根本无法做出反应,眼看小刀就要刺穿自己的喉咙了,这时年轻人如鬼魅一般挪闪又用食指和中指夹住了刀柄,仅一眨眼的功夫就做出了这般动作,胖子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衣服已被汗浸湿了,肥胖的肚子因为小腿的抖动不断的颤抖着。

  胖子顺着这只手望过去,最终和年轻人四目相对,银灰色短发下面是一张白的几乎看不见血丝的脸,就像死人一样,那双眼睛,如秋水,如寒霜,让他好像跌入了寒潭,冷的让他窒息。

  “怀疑我的人都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懂了么?”年轻人面无表情的说,此时的胖子已经紧张的说不出话,只能勉强点头,年轻人放下了刀,又坐回了原位。

  “三天,看新闻,然后,忘了我。”此时年轻人又开始把玩那把刀,他的世界好像就只有那把刀。

  胖子半天才缓过劲来,只见他轻轻的把公文包放在桌子上,生怕再次惊动了他,惊动了那把刀,然后慢慢的贴着墙一步一步的挪到门边出去了,此时的他只想快点远离这个“死神”。

  胖子走后不久,那老头走了进来:“小二啊,你又把客户吓到了,上头责怪下来你要我怎么交差?”老头话中虽然责怪年轻人,但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平时浑浊的眼睛里也多了一分明亮,就像一个雕塑家看着自己人生中最完美的作品一样。那个叫小二的年轻人这时也放下了手中的刀,望着老头,语气依旧不带一点感情:“我喜欢直接。”

  我叫张强,孤儿,住在古牛街。古牛街是长辉市的外围街道了,离市中心很远,中间隔着一大片荒地,据说要过两年才会开发,古牛街房屋都是破楼烂瓦,街道污水满地,整条街基本上都是出租房,在里面租住的多是外来务工人员,每个月房租两三百,不定时停水停电,这还算好的,一到了晚上什么母亲打孩子的,两口子干架的,楼下发廊妹拉客的声音都来了,让你睡觉都不得安宁。所以我经常和值班室的老张换班,值夜班。

  下午五点,在第五个闹钟的音乐声中我终于受不了从床上爬了起来。我发现闹钟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它能用最短的时间把你所有爱听的歌都变成你最讨厌听见的声音。

  我洗漱完毕,看着镜子里的我,摸着自己的脸,觉得自己应该去剧组跑跑龙套,没准也能火一把,就在我幻想着当上大明星的样子时,从起床开始就一直在“咕咕”的肚子把我拉回了现实,正准备出门,手机响了,是我在孤儿院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哥们刘涛打来的,他是报社的记者,一张嘴巴能说会道,鼻子像狗一样灵,哪有大事发生总是比其他报社的先到一步,深得老板的重用。我也托他的福经常听到本市发生的第一手新闻

  “喂,强子啊,在干嘛呢?今天上什么班啊?晚上要不要出来聚聚?”刘涛说话声中充满了兴奋。

  我没好气的答:“你不废话么,这两个月你见我上过白班么?有事说事,没事我先挂了,肚子饿的慌。”

  刘涛急忙说道:“别别别,搞诉你一件大事,最近闹的沸沸扬扬的走私国宝案知道么,那个主犯朱显元今天上午在警察总部的关押室被杀了,警方现在连歹徒从什么地方进来的都没查出来,看押他的五个警卫连人影都没看见就被打晕了,你说这不是活见鬼了么?”

  “这种人早晚都要死,死谁手上不一样”我话虽这样说,但心里仍然暗暗吃惊,长辉市的警察总部,以前听刘涛说过,常规警察,后勤部门,和特种部队加起来有好几百号人了,说连蚊子都飞不进去,还真不是大话,怎么今天就出了这档子事了。

  刘涛看我许久不说话,沾沾自喜道:“怎么样,猛料吧,不过你别跟别人说,这些目前还见不得光的。还有啊,今天下午好多人都生病去医院了,没准是什么传染病,我现在正去阳光医院采访了,你自己多注意点,别每天去街边吃什么炒饭,先这样,以后在说。”说完刘涛就把电话挂了。我苦笑着收起手机,就出门了。

  上班的地方在市中心,坐车大概四十分钟,我每次都会在街头王叔那里炒个蛋炒饭,现在七月,天气热了起来,加瓶冰啤酒,再好不过了。王叔那生意很好,味道倒是其次,主要的是量多,价格又便宜。我挑了个还算干净的位置坐下,示意王叔照旧,王叔点头算是知道了。

  我没想到,那所谓的末日,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来到了我们每一个人身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六阳说:

各位读者大大不要以为这只是个单纯的末日题材的小说哦。小六子是一个水瓶座的男生,没事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发呆进入自己天马行空般的幻想世界。尤其拜读大小神们各种类型的书以后,就想着能不能用把它们全集中在一部小说之中呢?既要符合情理之中,又要出乎意料之外。嘿嘿,小六子新手一枚,但是我会非常用心的写这本小说的,如果书中有考虑不周的地方以后还请各位读者大大们多多指教。小六子在这里先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