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炽烈蛇身上的气息在不断的往上攀升,很快就突破了大成下等的实力,到达了大成中等;这才是炽烈蛇真正的实力,森林的霸主,整个森林第一位大成中等的兽神。

  z酷/&匠V网唯一?H正‘:版¤,6;其/{他=D都是"…盗《r版K

这一刻众人看着天空中的炽烈蛇,心中不由产生了崇拜之意,可惜魔兽吸收不了人族的信仰,不然此刻的信仰之力足以再让他的实力无比接近大成上等了!

炽烈蛇全身都散发着若有若无的火焰,在周围的人看来就好像刚刚经过涅槃重生一样!它的双眸中透漏着火焰,一双火眸蔑视的看下孔家众人,就好像在看蝼蚁一般。

大成境界里面差一个等级已经是一个填一个地了,要是说孔家可以和大成下等的炽烈蛇打个平手的话,那么和大成中等的炽烈蛇打,那就只有被秒杀的份了!

孔家众人被这一眼看下来,全身就好像火烧一样的难受,有些实力不济的直接全身着起火来,很快就变成了一干尸,众人看了倒吸一口气,这就是大成中等的威力吗?现在空中的炽烈蛇在他们眼中不再是一头魔兽,而是可以随意夺走他们性命的死神!

孔岳也是受不了这种强大的威亚,吐出一口鲜血,但是小成上等的修为不是盖的,因为这样才不至于受过重的伤害;前面的两位长老在很久以前就已经踏入小成上等的境界,在这个境界巩固了很久,修为就比孔岳要精深好多,可是在这大成中等的威压之下,他们不敢使用肉身去硬撑,而且发现身后越来越多的弟子死在它的手下,他们不得不挤出自己的信仰之力,形成防御,保护身后的弟子们。

现在他们能做的只有防御,防到其他三大家族的到来。两大长老一手撑起了防御罩,可这强大的威亚一下子全部落在了他们两个身上,他们感到身体一沉;他们知道他们不能倒下,也不能放手,现在他们就是整个孔家的主心骨,要是他们倒下了,孔家也必定倒下!

所以他们死撑着,大长老还比较轻松,只是脸色有一点点的微红,可是二长老就比较糟糕了,手上面已经有青筋浮现,他没有展现在任何人的面前,和大长老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众人的前方。

在孔家弟子看来,眼前的两位长老就好像山一样不可动摇;这一刻,一条条白色的线条从他们的身上飞出,一点一点的聚集在两位长老的头顶之上,这就和庞龙当时的情形一样,这就是纯净的信仰之力。

这些信仰之力远远超过直接输出的信仰之力,一条就代表一个武者的信仰,而一个武者的信仰到底有多少信仰,谁都说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就是,超过普通的信仰之力太多!

大长老和二长老突然感到体力充盈了信仰之力,随后看着身后的一群孔家弟子,他们眼神中满是崇拜之色,两位长老摇了摇头,笑道:“想不到这帮兔崽子平时那么的掉链子,如今却是我们的一大主力,二弟,我们现在可是一群屁孩眼中的男神了,可给我撑住了!”大长老不忘开玩笑,拍了拍二长老的后背。

二长老感到身上的压力一轻,可以运动的信仰之力更多了,长吐一口污气,爽朗道:“有我们在,这群小兔崽子就不会有事!”

空中的炽烈蛇听着孔家众人的话,不由的讥讽道:“这单单是我释放的威亚而已,且还只是五成罢了!现在我给你们孔家一个机会,顺从我,你们就可以活下去,不然...”

它的巨尾随意一扫,孔家大院身后的巨山直接被削掉了一半,和无名剑灵使出的那一剑比起来已经差不了多少了!

这轻描淡写的一击被孔家众人和两位长老实实切切的看在眼中,两位长老脸色一下子铁青了,因为那是孔家后山,他们闭关就是在那里闭关的,那也被列为禁地,不被孔家弟子进入,里面有什么,和这座山到底有多坚硬,两位长老再清楚不过!

可是在炽烈蛇随意一尾下,他们居住的地方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他们心中已经绝望了,身后的众多孔家子弟也是崩溃的坐到在地上,信仰之力的输出一下子全部断掉了!

两位长老感觉不到信仰之力的运输,压力再一次重了起来,看向空中的炽烈蛇;炽烈蛇也还在看着他们,眼中的戏谑之色无疑彰显,它知道孔家现在是在拖延时间,在等其他三大家的到来,但它完全不慌,也没有一丝的恐慌,因为它有绝对的实力,横扫四大家的实力!

两位长老咬牙问道:“家主,你看现在怎么样?”虽然他们的地位极高,但终究还是孔家人,这种事情当然要过问孔家家主。

孔岳也是不停的摇头叹息,他的内心无比的犹豫,确实在大成中等的实力下,他们孔家就算和三大家合作也未必打得过,更不要说基本上没什么战斗力的孔家了。

防御罩内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一个人说话,孔岳也不再叹息。炽烈蛇淡道:“看来你们已经做出选择了!”它身上的威亚加大了几分。

两位长老猛吐一口鲜血,防御罩也开始布满了裂痕。孔岳艰难的站了起来,淡道:“孔家人,宁愿站着生,也不愿缩着活!”熊熊的斗志在他的眼中燃烧起来,他的一只手变拳,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坚定不移的说出了这番话!

身后的孔家子弟一听,也是从失神中回过神来,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站了起来,大吼道:“孔家人,站着死!”一声声怒吼彻底点燃了孔家人的血性,一个个怒目的看着空中的炽烈蛇。

他们没有退缩,因为在他们的身后是他们的家人,除了孔家弟子外,还有凡人也在孔家活着,不过这是在内城,所以众人的交战,里面的人完全不知道;可是此时众人的怒吼,好像被城中的众人听见了,孔家弟子身后的城门上传来一声声呐喊:“喂!孔天,不就是一条蛇吗?还不快点干掉,回来带孩子。”

“孔思,你家儿子又打架了,还不回来管管。”

“孔越,现在都已经吃饭了,还不快点打完那头恶心的蛇,回来吃饭!”一声声没心没肺的呐喊传入孔家子弟的耳中。

他们瞬间笑了:“真是的,这群臭娘们真烦,不知道眼前的这头丑蛇到底有多难对付吗?”可他们不再惧怕,也不会退缩了,因为后面是他们的家人,是他们生活的地方。

“杀”冲天的怒吼从一个个孔家弟子口中发出,响天动地。

孔岳手中的光剑再一次凝实,孔家长老和孔家五百号弟子这一刻完全一条心,信仰之力聚成了一条线,那一条旋转起来,交缠在金剑上面。

孔岳大笑道:“不知道兽神,你能不能接下我们孔家人的这一剑!”

孔岳一剑斩出,天地都为之变色,强大的余波,把周遭的地面全部震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