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长叹一下,继续道:“二少爷,想来你也清楚我们家族的实力;初入上等的包括我,则有十六个,九个跟随了大少爷!”

他顿了顿,再道:“而大少爷野心十足,打算把剩下的七个也招下,就给每人发出一封邀请函,里面的条件十分丰厚,让我们无法拒绝!”

于越就有点好奇了,问道:“什么样的条件能打动你们?”

  2最新{;章》/节u上C《酷#匠*网。

李玉自嘲道:“长老之位。”

李玉疑惑了:“一个长老之位有何吸引力?”

孔雨抢先道:“在一个家族最主要的三大样:家主、长老与镇族兽!”

“家主与长老可谓是一个家族的信仰,若一个家族的所有人倾心于他们,第一受益的是家族,其次就是长老;若是信仰越纯越多,那对他们境界的提升实力,却又不会有任何影响,这有何乐而不为呢?”

于越点了点头,随时道:“那镇族兽呢?”

孔雨摸了摸头道:“这是一些实力较强的家族才会有,亦或是传承悠久的家族;他们把抓来的野兽,通过仪式,若成功,则有了一个镇族兽;若不成功,则魔兽死去;仪式过后的它们绝对忠于本族,不会有叛逆之心,且镇族兽可以多只;我们孔家几次都失败了,是发现损失了不少人手,此后也不去抓魔兽来当镇族兽了。”

“李伯,你继续说下去吧!”孔雨叹息道。

李玉平复了一下心情,道:“我同意了,大少爷也知我与二少爷比较亲,所以家主才会听从大少爷所说,让我保护你的安全,让我与他们里应外合,一进森林就做掉你,故此,思雨的死与我脱不了干系”

他回忆时神情不断的发生变化,接下来,他温和的脸上浮现出了愤怒:“谁知大少爷竟如此不按协议,想把我也灭了,故此我只好反过来,保护二少爷的周全,让你不至于惨死与他手”

说完,他诚恳的看着孔雨,表明了现在的他一心向着孔雨;于越看了看纸张的内容:杀死二弟的同时,毒死我父。

这做得很绝,让于越不由得高看了孔天宇几分,心狠手辣,是个不择手段之人;这一下,所有的事都明朗了,孔雨心地本就善良,得知缘由后,看在没有造成太大问题的情况下,也不再计较什么,原谅了李玉。

时间很快过去,一下子就过了一天,算了一下,于越来这世界都有九天了;众人在森林中继续行走着,于越突然停了下来,一股危险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皱了皱眉,挡住了众人,凝重道:“停一下,我觉得这里有危险!”

“有什么危险?”孔雨也脸色严肃的看着。

“两股很强大的气息正在靠近,都是比你境界高之人。”于越脸色难看,想要躲开也是不可能的,毕竟自己身后那么多人,带走也会被人给追上。

“小成境界..大成是不可能的,所以来的肯定是小成境界。”孔雨颔首后继续问道:“于大哥,那你知道他们是谁吗?”

于越无奈道:“我只是感觉比较敏感,这么远是根本看不到人的。”

孔雨讪讪笑了笑,警示众人“准备一下,等会来者不知是敌还是友,要是敌人,毫不留情面的轰杀!”眼神肃穆的扫过孔家的众人。

李玉看在眼里,心中暗暗欣慰,二少爷长大了。

众人见到孔雨这般严肃,速度动起来了,身上的信仰之力汇成一条线,如涓涓细流涌入孔雨的体内,他的手上有着火光的闪烁,发着炽热的气息。

过没多久,前方的灌木丛中发出沙沙的声音,于越瞳孔一缩,拔出无名,淡淡道:“来了!”

众人也是秉着呼吸,随时准备出手,孔雨眼都不移的看着灌木丛,大气也不敢喘多一下。

一道身影狼狈地从灌木丛中飞出,黑发短及耳边,双眼流下两行血泪,但双眸中透着不明所以的猩红之色;身上穿着T-shirt和短及腿地牛仔裤已经破开一个个口,肌肤大片的裸露出来,脚上的回力已经擦破。

这般怪异的服装,雨众人的格格不入,让人甚是好奇。

他的手上提着一柄法杖,上面发着柔和的光芒滋润,修补着陌生男子的身上的伤口。

他一窜出头就看见站在身前的五十多号人,更看见孔雨身上的“孔”家,瞬间停下了步伐,无力道:“没想到甩掉身后之人,前面还有援兵,不过……”

瞬间锋芒一转,“要是我刘逸今日不死,必灭你们孔家!”

孔雨瞬间迷茫了,认为对方有什么误会的时候,突然两道破风声发出,一道道火球射出,直夺男子的性命。

男子面上的血痕已经干了,眼神坚毅无比的看着射出来的几道火球,手中的法杖一挥动,无形的烟雾从他的脚下溢出,周围的空间开始扭曲,树木在歪动,整个世界仿佛都在旋转着,让人找不到重心。

迷雾不断在男子面前缠绕成型,一声声鸟鸣发出,细小如麻雀的不知名小鸟飞出,同样带来刺耳的破空声。

嗖嗖

两者在空中直接交战了,火球燃烧着,瞬间点燃了飞冲的小鸟。

空中飞翔的鸟翅膀被烧起,一只只失去了重心,狠狠的掉落在地上,再次化为迷雾消失了;但是随着一只鸟的掉落,又一只鸟就会补上,一时间一群鸟飞出,如同飞蛾扑火般不要命的杀向射来的火球。

男子终于忍受不住了,吐出了一口血,身形再次退后几步,眼前的迷雾全部消失不见,扭曲的空间也停下来了。

男子靠着损耗自己体内生机的代价来对抗天空中的火球,不过也因为如此,火球竟数被破,天空中一时间空荡荡,没有了一开始冲天而来的多个火球。

随之从中走出两道人影,两人胸前都是绣着大大的孔字,不过那两道孔家看起来比孔雨的更加有气势一些。

两人慢悠悠的走出,仔细一看,一人为法师,一人则为战士。

战士扛着自己的大刀粗吼道:“小子,你要是识相,就乖乖的放下武器投降,本大爷会给你一个痛快!”

男子看着带刀壮汉,嘴角轻蔑,虽然全身无力,但是依旧不屈不饶,冷冷道:“放下武器是死,不放下武器也是死,反正老子都是要死,还不如轰轰烈烈的去死!”男子紧了紧自己手中的法杖,一脸平静的看着壮汉。

壮汉面色一呆,显然想不到对方这般倔强,不过这也只是垂死挣扎,悬梁小丑不值得一提;壮汉闷哼一声:“真是不知所谓,明明给了你机会,你却没有好好的珍惜,那这样子的话,就不要怪老子心狠手辣了!”壮汉的脸抽动起来,鼻子夸张的冒气,拿起大刀,插在地上,身体弯曲着,发出一声声炒豆般的清脆声!

男子无力的看着壮汉的热身运动,却什么都做不了,全身都像裂开了一样难受,动一下都可以带动伤口,撕裂开的口流出更多的鲜血,让他看起来更加的凄惨。

站在壮汉身后的法师,静静的站着,脸色有点阴沉,仔细去看,可以发现这名法师大概都有七八十岁的高龄了,算是一个比较老练的人物。

他一双小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男子的一举一动,手上的法杖时不时发出火红色光芒,十分骇人。

男子觉得很不舒服,老者看着自己的时候,他觉得有种全身都被看光的感觉。

“好,热身结束了,小子,安心上路吧!”壮汉一手拔起倒插在泥土中的大刀,直直的杀向男子,刀光闪人,很是锋利!

男子一咬牙,再次调动自己体内的生机杀向壮汉。

壮汉看着满天迷雾,突然停了下来,之前他们就是因为这一招所以才会被甩掉的,现在自然不敢大意。

一步一步的游动着,脚步拉的很小,大刀横侧在自己的脸上,一脸凝重的看着周围,就算场景在不停的旋转,也没有影响到他半分。

忽的,一只只小鸟飞出,冲杀向走动的壮汉。

壮汉大刀一挥,力劲大得惊人,迷雾都被破开一点,扭曲的空间都恢复了原样,但不过一瞬间的事情,所有都再次恢复平静,而那冲杀来的小鸟直接被拍碎,一点抵抗的能力都没有!

但一刀而落时,一只只鸟从四面八方而出,一时间让壮汉无计可施。

壮汉的杀伤力虽然大,但是解决群攻能力却是一般,可以说男子就是看中这一点来出招的。

壮汉的身体在不断的收到攻击,一打散一只鸟,周边就会冲杀出一群,再次扑飞而杀,给壮汉留下一点伤害。

壮汉怒了,可是力不从心,就算再怎么打也还是挡不住一群小鸟。

不过男子也是在崩溃边缘的了,体内的信仰之力已经空掉,战斗还是借助自己体内的生机;过了十几秒,漫天的迷雾消失不见,男子站在远处,法杖一挥,一头长达三丈的大鸟飞射而出,还是男子瞬发的!

老者也是立刻吟唱,足足吟唱了三四秒才发出自己的技能,一条条火蛇飞射而出,冲杀向空中的大鸟!

在一边看着的老者不由的心惊,对方与自己同样是法师,但是差别是如此的巨大,对方的技能好像是秒发出来的,可自己的一招技能是在白鸟出现的那一刻才吟唱完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