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鉴两人正准备到车站去买票,走到半道上徐鉴突然想到买票要身份证,这让得徐鉴非常苦恼,却又无可奈何。

  “诶~”徐鉴眼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种不需要身份证的交通工具,那就是——马车!

  “茜茜,我们坐马车去青岛好吗?”徐鉴轻声问道。

  “嗯!”叶茜茜答应道。

  想法是好的,可行动起来却是无比的困难:徐鉴不会骑马,也不知道去青岛的路。

  不过幸好徐鉴有程咬金和诸葛亮,这一切的困难都将土崩瓦解,于是程咬金成了车夫,诸葛亮成了指路人……

  一群人乘着马车浩浩荡荡的向着青岛方向而去,若是有人在一旁观看的话,便会发现马车行驶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竟如履平地般的走了过去,当真是令人称奇!

  看正cB版(s章节R上~酷%匠J0网w'

  “诸葛先生,还有几天能到青岛啊?”徐鉴坐在马车里问道。

  “据地图所示,若是不下雨的话,大概还有10天。”诸葛亮骑在马上看着地图答道。

  “啊……还有10天呀……”徐鉴无奈的说道。本来计划20天到青岛的,可这几天由于天下暴雨,行程几乎没动过,一下暴雨就只能坐在马车里,聆听风的呼啸声、雨的滴滴答答声、雷的轰隆轰隆声,实在是太无聊了。

  徐鉴原本以为坐马车是一件浪漫的事情,原本想着“饿了就吃点野果、打打野兽什么的,渴了就喝山泉水。”事实上在马车上的十几天里,吃的是馒头,喝的虽然是山泉水,却是农夫山泉,这一切都是因为该死的暴雨导致的。

  “茜茜,还有10天才到青岛!这十几天没让你吃些好东西,本来你可以呆在家里大鱼大肉,可你却跟了我,我徐鉴愧对你啊!”徐鉴望着叶茜茜那面黄肌瘦的脸庞抱歉道。

  “没事,权当减肥了!”叶茜茜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说道。

  “我……我对不起你呀!”徐鉴知道她这是让自己不这么内疚才这么说的。

  “没事儿。”叶茜茜的声音很小,却是非常的动听。

  “不行,今天一定要改善伙食,咬金!我们趁着天晴去找点吃的,诸葛先生留下来看好茜茜”徐鉴吩咐道。

  “我走了,很快就回来了!”徐鉴向叶茜茜告别。

  叶茜茜在马车里望着徐鉴的身影越走越远……直到消失为止。

  徐鉴跨着矫健的步伐行走在山间的小路上,雨后的山间是最美的,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芬芳,令人十分清爽!

  突然丛林里一阵“哼哼……”的声音传入徐鉴的耳朵里。

  “听声音好像是猪的声音,该不是有野猪吧?咬金你去看看。”徐鉴小声的说道,生怕吓走了野猪。

  程咬金走近一看,果然有一只黑毛野猪在睡觉,当即向着徐鉴点了点头,徐鉴以手为刀回了个“一刀砍”的手势,程咬金领意后,拿着大斧,一记“劈脑袋”,只劈得是脑浆四溅,白花花的液体四处乱飞,令人作呕。

  程咬金扛着野猪向着徐鉴走来,徐鉴看见野猪的头还在流着白花花的液体,十分恶心。“把头砍了不要了,这太恶心了,要是让茜茜看见了,哪还有食欲啊!?”程咬金闻言砍掉了猪头。

  叶茜茜在马车附近一直来回的徘徊,不时还望向远方,希望能看见熟悉的身影,而诸葛亮却显得悠闲许多,骑在马上吟诗作对,好不快活!

  “哎呀你别念了,念得我心烦。”叶茜茜烦躁的叫道。

  “静以修身!”诸葛亮只回了四个字就继续吟诗作对了。

  “……”叶茜茜一阵无语,虽然她知道这四个字的意思可还是静不下来,还是很烦躁,她想去找他却又不知从何找起……

  也不知道徘徊了多久,叶茜茜终于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叶茜茜高兴得小脸通红,大声的呼唤着“徐鉴——”,同时飞快的向着徐鉴跑去……

  徐鉴看见了熟悉的倩影,又何尝不高兴,也呼唤着“茜茜——”,飞快的向着叶茜茜跑去……

  两人相拥在一起许久没有说话……

  “我好想你!我再也不想和你分开了!”叶茜茜紧紧抱住徐鉴,口吐芬芳的在徐鉴的耳边柔声说道。

  “我也是!”徐鉴也抱得更紧了,时间仿佛静止在了这一刻……

  良久,双双松开了对方,这时才发现原来还有两个“电灯泡”,当下全都十分尴尬的看着对方。

  诸葛亮看出了两人的尴尬,当下解围道:“子曰:非礼勿视,亮什么也没看见呐。”程咬金也明白过来了:“哎呀,俺的眼睛刚刚咋啥也看不见了,准是患上眼疾啦!哪天找个郎中看看。”

  徐鉴二人一笑而过,再无尴尬之处。

  “茜茜,今天我摘了点桃子,咬金打了头野猪,可以改善伙食了。”

  “嗯!”

  徐鉴注意到叶茜茜闻声后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让得徐鉴心里非常不得劲儿。

  “茜茜,以后的伙食一定会越来越好”徐鉴保证道。

  “嗯!”

  当天晚上,徐鉴一行人就吃上了香喷喷的野猪肉,徐鉴永远也不会忘记叶茜茜吃到肉时脸上那洋溢着的幸福笑容,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温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