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你暂时控制我的身体能发挥出多少实力?”张益想了一会儿问。

  “我本身是没有魔力,我所使用的魔力都是卡兹克提供的,如果仅从魔力来看,我的实力大概是在青铜一左右”。

  “从楚影说的情况来看,恐怕她所遇到的麻烦不小啊,师傅,我有些担心”。

  哈哈哈哈,基兰突然大笑,随后说“风暴平原背靠战争学院,左边是巫毒之地,右边是恕瑞玛沙漠,前方是库莽古森林,它是三大凶险之地的接壤处,再加上战争学院包住它的后方,这里基本没有战乱,这里虽然安稳,但也造成了另外一个问题,这里的人忧患意识下降,由此强者的数量也下降了,根据记载,风暴平原已经千年没有出现过最强王者了,你不必担心,虽然从魔力上来讲我只是青铜一,但我的能力可不止于此”。

  “师傅,那我先出去问问楚影是怎么回事?”。

  这时卡兹克说“你们怎么这么麻烦,既然是好东西就直接抢啊,那一男一女你自己都能收拾了,杀了他们,把地图拿到手就可以了,也省得我去冲击封印”。

  张益看着卡兹克说“我已经答应过别人,而且她原先就想把残图交给我,说明她信任我,我不能辜负她的信任”。

  “婆婆妈妈的,你可以滚了”,卡兹克的语气带着一抹不屑。

  张益知道卡兹克的脾气,没在说什么,他向基兰鞠了个躬,然后退出了精神之海,张益走后,卡兹克嘀咕道“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轻松点事不干,偏要这么麻烦”,基兰听到卡兹克说的话,笑了笑,但却露出赞赏的目光。

  收回心神,张益起身向楚影走了过去,此时的楚影正靠着墙壁上睡觉,她蜷缩着,显得很冷,张益看了一下外面,天已经黑了,他从戒指里取出一件衣服,披到了楚影身上,看到楚影四肢自然舒展之后,他走出了山洞,在山洞门口捡了一些木材,然后返回山洞里把火升了起来,见楚影还没有醒来,他又开始调息养伤。

  楚影过了好久才醒了过来,当她醒过来时,就看到了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这件衣服8她很陌生,显然并不是她弟弟的,她看了一眼楚雄,他依然还在昏睡,随后她将目光转向正在调息的张益,心里感到暖洋洋的。

  过了不久,张益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然后睁开了眼睛,发现楚影醒了过来后,他起身坐到楚影对面,然后问“怎么样?好点了嘛”,看着张益关切的目光,楚影心里一阵甜蜜,随后说“好多了”,张益接着说“现在你把你遇到的事说一下吧,我也好做一些准备”。

  楚影有些悲伤的说“我们家族在前方的曦月城,我父亲是一位炼药师,同时也是族长,他研究了好久,终于研制出了一种新的治疗外伤的魔药,但也因此被一个组织盯上了,我父亲实力不强,但因为他是五级炼药师,所以他请了两名白银阶别的召唤师保护整个家族的安危,本来也不会有事的,但我的弟弟被他们蛊惑,还引狼入室,那两名白银的召唤师被下了魔药,实力大损,那个组织的人随后冲到我们家里”。

  说到这里,楚影眼泪就掉下来了,她哽咽的说“他们一到我家里面就杀人,是我父亲把我和弟弟藏起来,我们才能活下来,而那张地图也就是那个时候父亲给我的,他们走后,我和弟弟就跑了出来,我想找之前和我家关系好的替我报仇,但他们不仅不帮我们,还对我图谋不轨,我和弟弟费尽心思,好不容易才逃出了曦月城,但那些人竟然向那个组织告密,我们又遭到了追杀,我们在路上被他们劫住了,之后的事情就是你见到的那一幕”。

  “你是想要我替你报仇?”,张益问道。

  楚影摇摇头说“我希望你能救出我父亲,因为白天那些人说我父亲不愿意交出魔药的配方,所以打算将我们带回去要挟我父亲,这也是他们没有直接把我弟弟都杀了的原因”。

  张益想了想说“等我伤好了之后,我们就出发”,楚影感激的说“谢谢你,只要你能救出我父亲,我什么都愿意做”,这句话一说完,张益就想起了树林中楚影脱衣服的场景,张益深吸了一口气,随后说“我抓紧时间疗伤,你们也多休息一下吧”,正当张益想要再次疗伤时,楚影拿出了一瓶魔药,她说“这瓶复合剂对内伤效果很好,你可以试一下吗?”,张益这次没有拒绝,他接过魔药一咕噜就喝了下去,很快一股柔和的药力就开始在经脉流动,张益也沉下心来慢慢的去引导那股药力,他能感受到伤势恢复的更快了。

  两天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张益也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了巅峰,三人也开始向曦月城出发了,一路上他们没遇到任何事情,经过了一天的时间,他们就来到了曦月城,进城之后,他们先找了一家旅馆住下。

  夜幕快要降临的时候,张益问“你知道那个组织在哪个地方吗?”,楚影点点头说“他们地点是一家赌场”,张益说“带我去吧,快天黑了”,两人走出旅馆,在楚影的带领下,他很快来到了这家赌场,虽然此时已经天黑,但赌场里的依然人声鼎沸,张益从戒指里取出那套夜行衣,并且带上了一个斗篷,向赌场里走去。

  看张益走进赌场,楚影露出一丝担忧的神情,然后在附近找了一个地方躲了起来,张益一走进去,就有侍女来招呼他,张益没理她,而是径直往前走,走到赌场中心的时候,他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直接掀翻好几张桌子,正在赌博的那些人吓得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几个侍卫看有人来捣乱,拿着武器就冲了上来,‘张益’一抬手,手掌聚集的魔力向箭一样的射了出去,而那些侍卫也纷纷倒了下来。

  *N酷~匠e=网X:正2版/$首《发m

  紧接着,一个华服老者就走了出来,他看着张益说“不知我们哪里得罪了阁下,若只是来捣乱的,还请马上离去,我们可以既往不咎”,张益冷笑一声,他手向前一抓,那个老者竟直接被他抓了过来,他手掐住那老者的喉咙,然后用苍老的说“都出来吧”,接着阵阵风声响起,十几道不同的身影将‘张益’包围了。

  “好大的排场,一起上吧”,‘张益’掩饰语气里的不屑,说完,他手一捏,那老者就断气了,那十几个人立马释放出魔力,接着,一个个能量球向张益飞了过来,‘张益’依然不为所动,砰的一声,赌场传出巨大的爆炸声,外面的楚影听到这声音,心里也是一绺。

  此时赌场已经一片狼藉,在赌场的中心处浓烟滚滚,烟雾散后,那十几个人都露出了惊愕的神情,因为他们的攻击对张益好像根本没有影响,那可是十几个结晶期召唤师一起进行的攻击,虽然他们都是青铜,但是就算是白银阶别的召唤师也要暂闭锋芒,而他竟然如此轻描淡写的硬接这些攻击。

  下一秒,那十几个人感觉全身都动不了了,一股强大的杀气萦绕在整个赌场内,他们全身开始冒汗,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张益再次抬起了他的手,和上次的方式一样,那十几个人也瞬间被秒杀,全都倒了下来。

  随后张益又接着说“刚才老夫说的是让你们全部都出来,你没听懂老夫的话”,说完,张益往地上踏了一脚,那地板开始开裂,而后有一个人突然从地板里蹦了出来,他的表情显得很惊讶,刚才的战斗他自然感受到了,一动不动直接秒杀十几个青铜阶别的召唤师,他自问自己是做不到的。

  那个人有些胆怯的说“在下汤振华,若在下有得罪的阁下的地方,请阁下明示,我愿付出相应的赔偿”,张益没说什么,他轻轻的说了两个字,“瓶中”,然后他又抬起了他的手,而他手上魔力正在疯狂聚集,汤振华见他不依不饶,准备拼死一搏,他低吼一句“裂空斩”,随后空气中出现两把刀的虚影向张益斩去,张益见他发动了攻势,又轻声说了“时光”两个字,然后惊奇的一幕出现了。

  那两把刀的虚影不断的消失和出现,而汤振华也在一遍遍模仿他刚才的动作,仿佛时间就定格在了汤振华的攻击过程中,不断的重复着他刚才所做的一切,但汤振华好像根本没有意识到一样,依然不断的重复,下一刻,张益手中的能量球飞向了汤振华,同时张益也开始往回走,随后发生了剧烈的爆炸,而整个赌场也轰然倒下。

  楚影在外面看到整个赌场都坍塌了,吓得心惊胆战,她在心里默默的为张益祈祷着,这时,一个消瘦的身影从废墟里走了出来,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庞,楚影激动的走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