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益没走几步,基兰就告诉他刚才那对男女在跟踪他,虽然此刻他的状态很差,但他还是想先解决这个问题,他取出几枚樱蓝果直接吞下,感受到身体的情况有些缓和之后,他躲进了一处草丛,然后开始注意四周的状况。

  才过一会儿,他就看到那一男一女走了过来,那对男女的状态也很差,脸色都很苍白当他们走近之后,张益从草丛里直接冲了出来,那对男女显得十分措手不及,张益一抬手,就掐住了那个男的脖子,随后恶狠狠的说“你们两个跟着我干嘛?”。

  见到来人是张益,那女的马上回过神来,急切的说“这位少侠,求求你不要伤害我弟弟”,张益没有松开掐住脖子的手,他依然恶狠狠的说“我问的是你们为什么要跟着我,你最好说实话,不然我随时都可以让他死”。

  说完,张益加大了一点手臂上的力度,紧接着,那男的就急切的呼吸起来,那女的见状,立马拿出了一个装有蓝色液体的瓶子,她递给张益,然后说“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想感谢一下你的救命之恩,这瓶是两级魔药复合剂,对你的伤很有效果,我们只是想报答一下你,给你送瓶魔药而已,真的没有别的什么意思”。

  张益没有去接那瓶魔药,他说“我有疗伤药,你们自己留着用吧,待会儿我离开的时候,我不希望你们在跟着我”,张益这么一说,那女的就陷入了沉默,并且也面露难色,张益冷哼了一句,然后说“我就知道没这么简单,如果你再不说实话,或许我真的会杀了他”。

  那女的大叫一声不要,然后跪在地上哭着说“求求你帮帮我”,看着这个女孩这副样子,张益有些于心不忍,他叹了口气,然后松开了掐住那个男的手,随后说“你们走吧,别跟着我,我帮不了你”。

  那个男的没被掐住之后,他立马咳了几声,然后去扶她姐姐,说“姐,我们走吧,他不会帮我们的”,那女孩推开他弟弟的手,然后气愤的说“你闭嘴,要不是因为你,我们家会变成这样”,一说完,他弟弟就愧疚的低下了头。

  那个女孩继续看着张益说“求求你了,只要你能帮我,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张益摇了摇头说“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任何事情,你走吧”,说完,张益转过身打算离开,那个女孩见张益要走,竟直接扑了过了,抓住了张益的裤脚,急切的说“求求你了”,接着,她竟然直接吐出几口血来,随后昏倒在了地上。

  她弟弟立马冲过来将她扶起来,然后哭喊着姐姐,张益这一刻真的有了帮他们想法,但一想到这个世界的险恶,还有自己实力的低微,他不想因为自己一个冲动的决定拖累卡兹克和师傅,他狠下心来,继续往前走。

  才走几步,他又听到了那个女孩虚弱的声音,“不要……走,帮帮我好吗”,张益此刻心里极为复杂,他转过头问道“风暴平原这么大,强者数不胜数,为什么你这么执着的让我帮你,我的实力并没有想的那么强大”。

  那个女孩绝望的说“我们家族没落,根本请不动结晶期的强者,你是我逃出来以后见过的唯一一名结晶期的强者,求你帮帮我们,只要是我有的我全都可以给你,就算你让我做牛做马都行”。

  张益叹了口气,然后说“我还没有到结晶期,我只是有办法暂时能到达那个境界,对不起,我真的帮不了你”,那女孩面露出一丝挣扎,然后突然出手打昏了他弟弟,张益惊讶的看着这一幕,随后说“你干嘛?”。

  那女孩没有说话,而是当着张益的面解开了裙子上丝带,她的脸有些羞红,她低着头,慢慢的脱下自己的裙子,露出了她白色的胸衣和亵裤,她依然没有停下来,张益看的有些呆住了,当她用手去解胸衣的时候,张益马上转过了身,但张益的余光依然看到了她胸衣掉下来的那一幕,那雪白的双峰跳脱出来,傲立在空气中,同时也有一块布掉落了出来。

  张益感到自己呼吸有些急促,他还从来没见过如此香艳的画面,他有些慌张的说“别别别,你别这样,我……,你先把衣服穿上吧”,接着他就听到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听到这声音,张益也松了口气,但心里却感到有些遗憾,毕竟那雪白的娇躯对于张益来讲是无尽的诱惑。

  那个女孩感到有些沮丧,虽然自己算不上倾国倾城,但也算白净可人了,以前很多人都以一种欲求的眼光看着自己,当她脱衣服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哪怕是发生什么,她也在所不惜,但眼前的这个人竟然直接转身,还让自己穿上衣服,“难道我不够美,身材也不够好吗?”,她心里这样想着。

  想着想着,她的脸更红了,她刚才做这些也是有目地的,就是为了确定张益的为人,当然就算张益真的对她做了什么,她也不会去反抗,因为在她心里,张益已经是最后的希望了,而张益的表现让她确信他是个正人君子,她也越加迫切希望张益能帮自己。

  因此,她打算将她家传的一样东西给他,希望他能帮自己,刚才那块布就是他们家一直流传下来的东西,那是一份地图,准确的说是一份残图,她也不知道这份残图是什么东西,但传下来的遗训只有一条,那就是不能让任何人看到,她身上已经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自己的身体也吸引不了他,所以她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这份残图上。

  穿上衣服后,她捡起那份残图,轻轻走到张益身后,害羞的说“对不起,是我唐突了,你能转过来吗?”,张益听完,心里感到有些愧疚,明明是他占了便宜,别人却向他道歉,他用余光瞄了她一眼,见她已经穿好衣服,于是把身体转了过来。

  转过来之后,那个女孩捧着一块布说“这是我家传之物,虽然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但它肯定很珍贵,这是我身上剩下的最有价值的东西了,我把它给你,希望你能帮帮我”,张益刚想再次拒绝,基兰用颤抖的声音说“张益,答应他,这块布的价值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张益有些惊讶了,自己的师傅以前可是最强王者,什么东西没见过,但他却听到了基兰颤抖的声音,他问道“师傅,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基兰回答说“现在不是说的时候,你先答应她,到了安全点的地方,我会告诉你”。

  见张益呆在原地,那个女孩感到很紧张,如果他依然拒绝自己,她真的不知该怎么办了,正当她打算再次询问的时候,张益突然开口说“我答应你”,听到这句话,她欣喜的看着张益,然后递上那张布,张益摆了摆说“你先收着吧,等我帮完你,你在给我”,说完后,那个女孩有些羞涩的说“你能先把头转过去吗?”。

  张益立马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一幕,那块布是从她胸衣里掉下来的,他有些尴尬的转过头,回想刚才那傲人的双峰,他的某处开始起了反应,他稳了稳心神,不让自己再想刚才的那一幕,没过多久,那个女孩说“可以了”,张益转过身体,看着那个女孩说“我叫张益,你叫什么名字”,女孩轻轻的说“我叫楚影,我弟弟叫楚雄”,张益点了点头,随后说“我们先找个地方疗伤,你也顺便将你的情况告诉我”。

  楚影也点点头,随后张益背起她的弟弟,继续往森林里面走,没过多久,张益就找到了一个山洞,到了山洞里,张益放下楚雄,对楚影说,我先疗伤,你们也先把伤养好,有什么等伤好了再商量,随后张益就找了一处干燥的地方开始运转能量梳理起樱蓝果的药力,他感觉自己的伤势正在逐渐好转。

  到了傍晚的时候,张益感觉伤势好了大半,他没在继续调息,而是心神一动,来到了自己的精神之海,见到基兰后,他恭敬的叫了声师傅,基兰应了他一声,随后说“你是为了那块布的来历才来的吧”,张益点点头说“请师傅明示”。

  基兰捋了捋胡子,说“你应该还记得那四件神器吧,灭世之帽,无尽之刃,饮血剑,三项之力,三项之力是我炼出来的,但在四件神器中,有一件是最神秘,也是最强的,那就是灭世之帽,因为它在历史中只出现过一次,但那一次却掀起了腥风血雨”。

  “在千年前,大陆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最强王者,当时的人们很吃惊,因为这个最强王者以前从未听到他的名号,就仿佛是一夜间崛起了,但他穷奢极欲,弄的大陆一片混乱,终于,符文之地的最强王者看不下去了,因为他们感觉这个人根本就没有王者风范,那一次,直接有三名最强王者准备去剿灭他,虽然他最后被斩杀,但却造成那三个最强王者一死,两个重伤,而原因就是因为那个人手中的灭世之帽”。

  “那个人被斩杀以后,这件神器被带到了符文之地的,随后为了它,符文之地发生了争吵,有的人认为应该封印它,因为它的威力实在太大了,但有的人不同意,想能留住这东西,为符文之地服务,最后,赞成封印的成为多数派,而灭世之帽也因此被封印了,封印后留下了一张地图,地图被分为四份,被当时四个最强王者保管着,千年过后,当初的那些人早已陨落,而那张地图则成了最后的线索”。

  “我之所以能认出那张残图,是因为我已经收集到了两份,一张是我师傅留给我的,一张是我自己收集的,加上这张就是第三张,如果凑齐,就能得到灭世之帽,这对你未来的有无限的好处,也能让你在对抗那个神秘人的时候多几分胜算,明白了吗?”。

  张益听完,他点了点头,然后陷入了沉思……

  酷匠-Y网le永》N久5?免V‘费F,看小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